「德英文」:不德不英不倫不類,還是語言進化?

「德英文」:不德不英不倫不類,還是語言進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說「影片」不應說「視頻」,要說「新年」不應說「春節」,要說「二世祖」不應說「富二代」?在網上不時都會看到這類罵戰。語言的使用習慣,很多時都會受地域的影響,而德文也面對類似的問題,特別是受英文的影響。

「兩文三語」是香港基礎教育奉行的政策。中英文通行一向都是香港的特色。香港街道名一般是中英文並行。外國旅客來香港旅行,即使不通中文,似乎都問題不大。有次,一位香港朋友來柏林旅行,抱怨為甚麼街道沒有英文翻譯。我都不知如何回答,沒有英文翻譯其實問題在哪裡?世界上不只是得英文一種外語。

不同語文互相影響,在全球化的時代似乎無可避免。近年,香港人常說,應該說自己習慣語言,排斥深圳河以北的用語,甚至直斥為「匪語」。網上有人整理詞彙列表,區分港中兩地的用語。例如,在香港應該要說「影片」,不應說「視頻」;應該說「新年」,不應該說「春節」;應該說「質素」,不說「素質」;應該說「二世祖」,不說「富二代」;應該說「改善」,不說「優化」等。在網上不時都會看到這類罵戰。語言的使用習慣,很多時都會受地域的影響,很難一概而論那個語言較為優越。當然,這不表示,不同語言在個別的表達上,可以有優劣之分。

RTS309B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事實上,德文也面對類似的問題,特別是受英文的影響。一些比較極端的,甚至認為德文受到了英文的污染。年輕一代,甚至電視新聞報道,經常出現英文詞彙,代替德文的情況。例如,德國的電視台在過去一年,用「Lockdown」取代原本德文的「Ausgangssperre」(禁足令或宵禁)。英文與德文可能有少許的差異。不過,有沒有必要用英文,取代德文原本可以表達的意思?這些情況在日常口語更為常見,特別是在柏林,德英兩語夾雜的情況經常出現。例如:Der Zug wurde gecancelt.(火車已被取消。)這裡用英文「cancel」來取代德文的「absagen」。一般正規德文可以寫成:Der Zug wurde abgesagt。德文完全有足夠的詞彙來表達,基本不用借用英文。又例如:

Ich habe die Lektüre gedownloadet. (我已經下載了閱讀材料。)

Joe hat an einem Workshop teilgenommen. (阿祖參加了一個工作坊。)

Heute ist das Wetter ganz nice. (今天天氣很好。)

以上句子在日常或公事上很常見。不過,這有對應的德文,根本不用借用英文。「Download」的德文是「herunterladen」;「workshop」的德文是「Arbeitsgruppe」;「nice」的德文則是「schön」。這種德英夾雜的情況,稱為「德英文」(Denglisch),有時候有貶義。從英文借來的詞彙,有時在德文語境下,會產生新的意思,與英文原來的意思不一定相同。例如,自2006年世界杯後,德文的「Public Viewing」意思是指在「公眾場所觀看大型螢幕直播的運動比賽」。不過,在英文指的卻是葬禮中的憑弔。

然而,「德英文」的現象是好是壞,近年在德國不斷有爭論。事實上,以上提到的所有例子,其實在德文根本可以找到一一對應的詞彙,並且可以表達同樣的意思。借用英文過來的意義又在?甚至有人會爭論,這些的借用只會令德文受到破壞。支持或排斥借用英文,各有理由。如果英文表達真的比起德文好,那麼似乎借用也不是壞事,更可以豐富自己本身的語言。例如,英文「multitask」這個動詞,意思是「同時間處理多樣事情」。德文如果要表達這個意思,則要寫成「mehrere Dinge gleichzeitig tun」,倒不如寫成「multitasken」,簡單直接得多。

AP_2107641467522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語言使用一直都在變化中,堅持語言的純淨性,似乎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特別一些網絡同語,例如Computer、Internet、online等,在德語中已經是通用詞彙。反過來,有些德文詞彙也已經進入了英文,是語言交流的結果。

雖然如此,這不表示德文應該無條件地借用英文,特別是一些日常用語,德語已經有足夠的詞彙,借用英文的後果反而令表達上更加混亂。情況與香港有點類似,如果本身語言已經有足夠詞彙,其實根本不需要借用其他外來用字,如果借用的結果是令溝通上更加混亂,意思更加不清楚。語言就是力量,要捍衛自己,首先學好自己的母語。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