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必備知識,從總經角度了解央行數位貨幣(CBDC)

三個必備知識,從總經角度了解央行數位貨幣(CBDC)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的發展,可能會強化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的效益,並有機會在電子支付大量普及後,從消費、企業投資、政府稅基及支出增加三大面向,給予經濟成長動能。

後疫情時代,電子支付、大型科技業以及各國貨幣國際地位之爭,讓全球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發展勢在必行。這裡有你需要理解的基礎知識,也有M平方從總經角度出發,解析CBDC與經濟的關係。

​​

本文重點

  1. 什麼是CBDC?雖然短期高機率為各國法幣(現金)的數位形式,不會去改變過去的貨幣政策傳導路徑,但隨著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監管規範的推出,有望進一步增加電子支付普及率以及合規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將強化各國貨幣、財政政策效力以及經濟成長。
  2. 為什麼要CBDC?當前現金使用量的降低,已經削弱央行貨幣政策主導權。另外,跨國大型科技公司,容易利用龐大用戶群,滲透他國金融體系,如Facebook曾經的天秤幣(Libra)計劃,各國為了應對貨幣替代、洗錢、反恐資金控管等問題,加速CBDC研究以及全球穩定幣監管的進程。
  3. 總經上的運用?電子支付普及率除了能從消費、投資以及政府支出三大面向給予經濟動能外,未來各國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監管推出後,過去不容易在實體經濟活動中普及的區塊鏈技術應用,有機會廣泛地運用到個別企業、傳統國際貿易上,有助於經濟生產力的增加,長線推動生產力循環
​​

2019年6月Facebook天秤幣(Libra)計劃提出,打算創造全球穩定幣,讓跨境支付變得像傳送messenger一樣簡單。計劃公布後立刻遭到多國政府封殺,美國聯準會也強調在監管疑慮未解決前,Libra計劃不能繼續。

而後央行數位貨幣(CBDC)討論熱度快速上升,甚至BIS(國際清算銀行)、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G20等國際組織,也陸續發表對於CBDC看法以及全球穩定幣監管計劃。似乎各國推出CBDC,並創建全球穩定幣規範,成為一種長線趨勢。

M平方將以三個問題,告訴您有關CBDC必須知道的事。

Q1:什麼是央行數位貨幣(CBDC)?

CBDC全稱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也就是央行的數位貨幣。雖然目前多數國家央行對於CBDC的發行架構、方式仍在研究試驗階段,但是根據2020年10月9日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BIS)與全球7家主要央行(美國、加拿大、英國、歐洲、日本、瑞士以及瑞典),共同發表央行數位貨幣三大基本原則與14項核心特徵(CoreCBDCfeatures),可以看出CBDC未來的發行已經勢在必行。

一、三大基本原則:不傷害現行體系(Do no harm)、與現行體系共存(Coexistence)、持續創新與增進效率(Innovation and efficiency)。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二、14項核心特徵:七大央行認為CBDC需要具備14項核心特徵(CoreCBDCfeatures),包括如同現金方便使用(離線)、低成本、安全性以及同現金的監管標準等。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我們可以發現普遍央行認為CBDC主要目的,為滿足更多創新和私人競爭的應用,作為現在貨幣生態系統的補充,而非取代現行的現金。因此CBDC在短期高機率只是各國法幣(現金)的數位形式,並不會去改變過去的貨幣政策傳導路徑。

中央銀行發行的CBDC仍將圍繞在各國信任基礎上,並透過中介機構銀行、非銀行機構或科技業者,提供給民眾,維持中央銀行、中介機構的雙層架構。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Q2:為什麼全球央行都在討論CBDC?

為何在多數已開發國家(美國、日本等),國內金融體系、現金運作普遍良好的情況下,全球央行仍積極開始CBDC的研究呢?M平方認為有兩個主要的原因:

1. 跨國Big Techs企業崛起,威脅全球央行貨幣主導地位

電子支付本就逐年增長,疫情成為最強催化劑:根據BIS統計,全球不論是先進國家或是新興市場,使用非現金支付的交易數量自2012年以來快速增加,整體每年人均使用非現金支付的交易次數自176,大幅增加到2019年的303次。

另外,根據Worldpay的2020年全球支付報告,全球銷售點(POS)使用現金量在疫情後,有可能從2019年的 30.2%,加速下降到2023年的18.7%,央行僅靠發行現金,掌控力將進一步下降。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Facebook全球穩定幣計劃,引發各國監管擔憂:不過真正讓各國央行擔心的,是跨國的大型科技公司想要涉及跨境支付領域,如Facebook於2019年6月正式提案的天秤幣(Libra),初始計劃為綁定一籃子主要國際貨幣作為儲備,並且目標對象直指全世界17億成年卻還沒有銀行帳戶的用戶。而這多數在金融基礎設施落後的新興、第三世界國家。

因此雖然普惠金融、減少貨幣流通摩擦成本的立意良好,並且確實能夠將跨境支付成本,由BIS統計的平均7~10%大幅下降(超過聯合國目標2倍),但在沒有法規監管、外匯進出限制的情況下,也延伸出洗錢、反恐資金,甚至政治經濟不穩定國家貨幣被替代的風險。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2. 大國強化自身貨幣國際地位,小國加緊防範貨幣替代

而由於Big Techs擁有全球各地龐大的用戶基礎,能夠輕鬆滲透各國金融體系,並且存在利用本業交叉補貼金融業務的潛在壟斷能力,延伸出的貨幣替代問題影響力巨大。因此各國加速推出CBDC的腳步,並開始討論相關監管法規成為未來的趨勢。

同時,若強勢經濟體國家推出CBDC,過去經濟體質較差、或是政治較不穩定的新興國家,本就有拋售本國貨幣,並大量兌換、囤積美元現鈔情況,有可能在跨國企業運營採用CBDC後,透過商業活動兌換、流出更加嚴重。因此建立本國的CBDC,並參與國際預計於2022年完成的全球穩定幣規範、監管計劃,也成為各國勢在必行的選項。

簡單來說,經濟強國加速進行CBDC能夠強化自身貨幣的國際地位,而弱勢國家也需要參與,以防範未來可能面對的資金流出、匯率波動問題。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通用型CBDC指民眾間小額零售支付;批發型CBDC則指金融機構間的大額支付。

Q3:總體經濟如何看待CBDC的推出?

M平方從總經宏觀角度來看,CBDC的推出有兩個值得研究的長線趨勢:

  1. 各國出現新型態的貨幣、財政政策
  2. 強化經濟、生產力循環的新動能

1. 貨幣與財政政策

CBDC為央行的直接負債,貨幣政策效力可直達民眾:由於目前多數央行討論CBDC時,均將其視為類現金,因此可以視為央行的直接負債(流通通貨)。在此情況下,過去央行貨幣政策工具,如升降息,就有管道可以直接針對民眾,不用再像過去貨幣政策傳導,透過中介銀行機構,間接影響企業、民間融資成本的方式。

甚至在CBDC大量取代現金之後,還有打破零利率、進一步直接對民眾施展負利率的可能性(現在只要持有現金,就能避免被負利率波及)。

除此之外,因CBDC擁有較低的交易成本,因此央行也可能在未來面臨通膨時,藉由給予CBDC利息,或是讓現鈔與CBDC有匯率等方式,直接使CBDC成為對抗通膨的工具。

財政政策施力將更為即時,增加政策有效性:而在財政政策部分,中國數位人民幣(DECP)紅包試點政策,就是很好的例子,直接發送紅包至人民手中。不過現行多數國家財政預算仍需要通過國會預算、立法等,因此CBDC對於財政政策的幫助更多在於效率的提升。

例如美國2020年肺炎疫情爆發後,即便3月底就通過CARES Act法案,但最快的聯邦失業補貼交付至民眾帳戶,仍至少需經過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若未來CBDC加快財政傳遞效率,或是在政府融資層面,將過往美債初級市場由一級交易商拍賣,發展成公眾小額參與,都是CBDC推出後,財政政策的應用可能性。

簡單來說,雖然短期CBDC推出的首要目標,將是作為現行貨幣體系的補充,讓央行強化貨幣主導權;但CBDC的推出,確實增加未來貨幣、財政政策工具的多元應用,可以說是總經最密切關注的發展之一。

2. 經濟與生產力

電子支付使用率與長期經濟增長:實體經濟部份,雖然電子支付額在2014年後,就已經在傳統金融業、Fintech、第三方支付以及科技業等民間企業的大力推動下,全球以年成長率10%以上的速率在增長。但在2020年肺炎疫情後,民眾生活型態有望進一步加速改變。

而未來CBDC的推出,也會根本性的強化電子支付普及率,而不論是根據Zandi(2013,2016)、Hasan(2016 )、(Kearney and Schneider,2011,2013),電子支付普及率對於民間消費增加、企業運營成本下降、企業擴展業務及投資、政府稅收增加、財政改善增加支出等,均有利於長期經濟動能的增加。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國際貿易、個別企業的生產力增長:除了經濟動能的增加外,CBDC、企業虛擬貨幣以及區塊鏈技術等,還有望幫助推動M平方最關注的長線生產力循環

其中包括現行國際貿易,不但跨境支付成本高昂,且涉及貿易進出口商、銀行中介、中間物流、保險商以及政府海關監管單位等。行政程序繁瑣,又有買賣雙方信用問題需要銀行中介,因此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應用,若能在CBDC或是全球穩定幣順利推出後,廣泛地應用在傳統國際貿易上,就能大幅提升效率,也減少成本,增加經濟生產力。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另外,現行個別企業發行虛擬貨幣時,多數是利用鼓勵個別開發者貢獻,擺脫過去全部由企業承擔產品開發(生產力)的盈利模式。不過受到法規以及技術限制,多為封閉式,由自家使用者進行購買,並且規範轉讓行為以及匯出限制,導致企業在經營貨幣生態圈時,只能鼓勵到自家的使用者、開發者進行貢獻。

而未來隨著CBDC及全球穩定幣監管成熟,合規的藉由區塊鏈技術,有可能進一步擴大與外部平台及開發者互通,生態圈得以對外開放,企業也有可能獲得更多使用者及開發者的生產力貢獻。

簡單來說,電子支付普及除了能從消費、投資以及政府支出三大面向給予經濟動能外,未來各國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監管推出後,過去不容易普及的技術應用,有機會廣泛地運用到個別企業、傳統國際貿易上,有助於經濟生產力的增加,推動長線生產力循環

MM研究員分析

2020年肺炎疫情肆虐後,電子支付的普及、大型科技業的進一步崛起,讓全球央行推出CBDC掌握貨幣政策主導權成為必要。而當經濟強國CBDC發展順利,也將使得霸權貨幣替代弱勢貨幣的問題加劇,弱勢國家勢必需要積極參與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的發展,因此這將是未來3~5年的長線趨勢。

而CBDC以及全球穩定幣的發展,可能會強化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的效益,並有機會在電子支付大量普及後,從消費、企業投資、政府稅基及支出增加三大面向,給予經濟成長動能。

另外,隨著法規的成熟,個別企業合規地應用層面將能更加廣泛,同時區塊鏈技術,也能普惠應用在經濟活動上,讓傳統高成本的跨境支付、國際貿易更為便利,因此M平方認為CBDC的發展,長期有助於經濟生產力的增加,推動長線生產力循環的延續。

活動資訊

我們將在3月推出深入淺出的CBDC影音付費課程,更全面地解析全球CBDC進程。有興趣的人歡迎點入連結參考。

本文經MacroMicro 財經M平方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