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簽訂《海巡工作小組備忘錄》,恰恰是拜登展現軟弱的訊號

台美簽訂《海巡工作小組備忘錄》,恰恰是拜登展現軟弱的訊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政府展現出來的閃躲、軟弱,目前的國際社會已經出現了各種令人憂心的訊號。連美國內部,中高階的官員也開始為即將到來的更多中共挑釁預先準備,和台灣所簽訂的《設立海巡工作小組瞭解備忘錄》,要從這個脈絡去看,才會得到比較準確的理解。

台灣外交部在3月26日舉行《設立海巡工作小組瞭解備忘錄》的茶會,由外交部長、海委會主任委員、海巡署署長和美國在台協會處長等人參加。這份備忘錄是前一天在華府簽署,確認台美雙方在保護海洋資源、減少「非法、未報到及不受規範」之漁業行為,並參與海上聯合搜救及海洋環境汙染應變活動上的合作關係。

這些內容除了海上聯合搜救之外,其他都和軍事安全無關,但事實上,成立這個工作小組明顯是劍指中共,就和剛結束的美日2+2外長、防長高峰會聯合聲明中,將中共剛通過的《海警法》視為區域內讓人擔心的破壞性新事態一樣。

中共新的《海警法》讓人擔心的部分在於,其海警是隸屬於直接由解放軍中央軍委會指揮的武警部隊,而修正後的新法允許海警經警告無效後,可以使用手持武器,這相當程度上增加了中共在海上和他國發生衝突的機率,威脅到區域穩定。

因此日本在本法剛通過沒有多久,便直接告知美國,日本不能接受該法,並在雙方東京會談後的聯合聲明中再度重申一次憂心。當然同樣的威脅對台灣也存在。而且除了正式的海警,中共也常用民船為掩護,遂行其海上野心,在2012的中菲黃岩島衝突和2014的中越南海衝突,都可見大量民船變身為海上民兵。去(2020)年台灣海巡署船隻也曾三次遭到中共籍的漁船衝撞。

在眼前可能有強度更高威脅的情況下,台美雙方此時簽訂海巡工作備忘錄是非常即時的應對。

而且雖然美台這個新合作項目,毫無疑問對守護台灣周邊海域安全有助益,但恐怕並不能如某些中文世界評論者樂觀地認為,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對抗中共政策的新一環。這反而比較接近美國負責印太區域的中高階外交、國防官員,為了收拾最高層捅出的爛攤子而開始進行的避險措施,因為他們已經預期到在阿拉斯加氣勢大振的中共,會開始進一步挑釁美國。

美國在阿拉斯加2+2會談中慘遭堪稱外交史上空前羞辱之前,已經犯下三個錯誤:

  1. 輕率答應舉行公開會談,還加派國家安全顧問赴會,打破美中外交史的紀錄;
  2. 天真的以為公開表達對中共行為的憂心能讓中共退防,因此會前白宮官員信心滿滿和媒體放話表示,會談氣氛會很緊繃;
  3. 會前一週,美方在印太各種外交上聯合盟友的動作成果薄弱。

會前臨陣磨槍並不太亮,當場遇到史無前例的羞辱又愣在那邊。事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接受訪問時,對受辱還是不敢反擊,美國政府隨後也只是在新疆問題上,做了和會前對香港一樣軟弱無力的制裁,加上發布沒有實質嚇阻力的五眼聯盟聯合聲明,譴責中共迫害新疆人權。

這一串的互動模式,完全符合前一篇對近期內美中互動模式的預測,就是中共追打、美國閃躲。

這也是鼓舞中共進一步加碼,來逼迫美國考慮撤除關稅和對華為等公司的科技制裁,兩個中共最急切想要達成的目標。對其他獨裁者惡棍來說,阿拉斯加會談在他們所見,也是一個大大的行動綠燈。所以果然會談完後沒有多久,北韓就進行睽違一年之久的飛彈試射,這被《華爾街日報》直接定位成對拜登政府的測試。3月26日伊朗也對以色列貨輪發射飛彈。

AP_2107665696032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拜登在26日的首場獨自面對媒體的記者會被問到外交事務時,竟先拿出小抄軟弱無力的唸出美國對北韓的態度,在這類的記者會上偷偷拿稿照唸是非常罕見的。

之後被問到中共問題時,一開始是再度重複他是全世界和習近平獨處最久的外國元首的老調,然後把習近平的骨子裡沒有民主的DNA、美中兩國的價值不同,這些已經在其他場合講過的話又再說一次。最後把美中關係放在很抽象的民主、威權體制相互競爭框架中,講了一堆美國要先強本的空話,但對於中共近來的種種惡行完全隻字不提。

這對於一個曾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待了36年,8年副總統任期內也被歐巴馬(Barack Obama)委任處理各種外交事務的現任總統來說,實在令人搖頭,也不幸再次在全世界面前表現了美國總統和政府的軟弱。

果然在這場記者會的隔天,為了反制台美簽訂這份備忘錄,中共派出了數量龐大的單日20架次共機擾台,是去(2020)年9月以來的最高紀錄,還有部分共機進入我東部空域。

而再前幾天,才是在歐盟宣布制裁四名新疆迫害人權的官員後,中共馬上加倍奉還,先半夜由外交部二號人物秦剛召見歐盟駐中共大使,又制裁了包括歐洲議會議員、3國國會議員、學者共10人和四個歐洲的機構,其中還有27國外長組成的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

但其實在歐盟宣布制裁後不久,美國也幾乎是同步,由財政部宣布制裁了兩位新疆的官員,還和五眼聯盟成員一起發布聲明,譴責新疆的人權迫害,這兩個動作還被不少媒體視為美國對阿拉斯加中共無理的反擊。可惜很明顯的,中共根本不在乎,美國首次終於做到了聯合盟邦一起對中共的行為表態和制裁,一樣惡狠狠的反擊。

其實在26日,中共商務部還宣布了對澳洲紅酒達五年的反傾銷稅,稅率最高達218.4%。這個動作看似突兀但一樣也是向美國發出蠻不在乎的訊號:因為在阿拉斯加會談之前,美國國家安全會議的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才公開表示,中共若想要和美國改善關係,首先應該停止對澳洲的經濟脅迫。

最後要補充說明的是,歐盟對新疆發動的制裁其實是自主決定的,美國只是被動配合,而不是這波制裁的發起國,會在這時候出手,和上週中共駐法大使館用和阿拉斯加類似的流氓口吻,批評一位法國的年輕中共研究者波恩達茲(Antoine Bondaz),說他是「小混混」、「瘋鬣犬」,連對此非常不滿的法國外交部要召見中共駐法大使盧沙野,盧都耍賴表示要先確定議程才能應召赴會。如此的極端無禮,對於歐盟決定此時出手制裁應有很大的催化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