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兩個月,危在旦夕的媒體人如何面對軍方的打壓?

緬甸政變兩個月,危在旦夕的媒體人如何面對軍方的打壓?
圖為一名緬甸司機在閱讀《Democracy Today》,目前該媒體已暫停出版。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軍方2月1日政變後,開始打壓異議媒體,直接已撤銷了DVB、7 Days、今日緬甸、Mizzima及Khitthit media等獨立媒體的執照。媒體處理擔心新聞自由空間受限,營運上也遭到了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

(中央社)緬甸軍方2月初政變後全面收緊新聞自由,獨立媒體危在旦夕。緬甸獨立媒體工作者認為,新聞自由很重要,面對當前危機,支持獨立的新聞報導對企業來說至關重要。

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之後成千上萬民眾上街抗議,軍政府以大規模武力血腥鎮壓示威者,透過新聞畫面傳遍全世界。

軍政府因此開始瞄準媒體,獨立媒體今日緬甸(Myanmar Now)的辦公室3月8日遭到搜索,軍政府隨後撤銷了5家獨立媒體包含DVB、7 Days、今日緬甸、Mizzima及Khitthit media的執照。

緬甸獨立媒體遭遇前所未有的艱困處境,「緬甸前線」(Frontier Myanmar)業務總監周浩霖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記者的人身安全是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獨立媒體要怎麼想辦法存活下來。

周浩霖說,如果要在這個這樣艱困的環境中繼續營運,獨立媒體需要更多的資源挹注,這樣記者才能養活自己和家人,新聞工作才能永續經營;緬甸媒體已受到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現在的狀況更是雪上加霜。

周浩霖在緬甸文人政府領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執政時期曾服務於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周浩霖說,當時的新聞自由多少還是受到限制,但記者仍然有空間持平報導,政變後軍方卻是全面收緊、打壓新聞自由。

軍方政變後以「刑法505a」(Section 505a)的散播謠言罪起訴11位記者,以「刑法505b」(Section 505b)的煽動罪起訴1位記者。

軍方更修改「電子通訊法」(Electronic Transactions Law),禁止網路使用者散播假訊息、修改與竊取個人資訊以及破壞外國與緬甸的關係,違法者將被判3年到7年有期徒刑。

媒體如要繼續進行不受干擾的報導,需要更多資金,但軍政府種種威嚇媒體的作為,恐怕讓投資人卻步。周浩霖說,已有投資人對他表示要重新考慮投資計畫。

但周浩霖認為,在這個危機下,支持獨立的新聞報導對企業來說至關重要,政治風險增加影響緬甸市場、對軍政府的新制裁以及駭人聽聞的暴行,都代表投資人必須加強對當地夥伴的盡職調查,對企業來說,專業的報導具有指引企業度過危機的高度價值。

周浩霖說,沒有新聞自由,公司的管理階層在尋找與投資有關的決定時會更加困難,負責任的企業和獨立作業的媒體彼此之間互相依存,並且同樣受惠於人權、法治和不受限制的資訊流通。

144618834_463795071313060_19416577428265
照片提供:周浩霖
《緬甸時報》首席記者兼副主編周浩霖

緬甸記者冒死傳遞訊息

中央社》報導,隨著軍方鎮壓力道加強,軍方看到正在報導的記者就抓,前線記者的處境和抗議者一樣危險,即使戴頭盔,也阻擋不了軍警的子彈,尤其,軍政府切斷手機網路,致使在前線的協調很困難,增加新聞工作難度。

報導中提到獨立媒體資深編輯Zeya表示,政變後約一週他們就躲起來不再進公司,大家四散在各地,定期確認彼此安全。此外由於手機網路沒有網路,第一線記者拍照後要想辦法找有網路的地方將照片傳出或用電話報稿。

即便現在情況危險,但Zeya說:「我們仍然要做好我們的工作,我們每個人都相信,做好新聞工作是我們的本分,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新聞報導」。

AP_2106827530862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圖為今年3月17日停刊的《 Standard Time Daily》。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