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導人相信「專制是未來的潮流」,拯救民主的使命落在拜登政府身上

中國領導人相信「專制是未來的潮流」,拯救民主的使命落在拜登政府身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上任60天的首場記者會毫無例外地談到了美中競爭,直言「這是21世紀的民主與專制的較量」,面對中國帶來的挑戰,「我們必須證明民主是可行的」。政論家鄧聿文認為,美中競爭的結局關乎全球民主未來。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當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前不久在演講中,把中國看作美國21世紀最大地緣政治考驗,說明美國決策層意識到美中競爭不是一個短期就能決出勝負的事情,它甚至可能長達一個世紀。

如今拜登(Joe Biden)進一步把美中競爭界定為「21世紀的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且美國必須在這個長達近百年的過程中證明「民主是可行的」,說明拜登政府已清醒認知,民主在和專制進行較量時,並不像人們過去認為的那樣,可以輕易戰勝專制,這意味著如果民主不能修正自身的內在缺陷,也有可能落敗。

這種對民主必勝的審慎評估,正是中國衝擊帶來的結果。美中的競爭,無疑是一場全面、且在全球層面進行的競爭,其中既有所謂老大對老二的「修昔底德陷阱」,即地緣政治的衝突;更有制度和意識形態的較量。也正是後者,讓西方第一次認識到,全球民主有可能被中國反向「和平演變」。

美中今日的民主和專制之戰,並非人類第一次,上世紀兩大陣營長達半個世紀的冷戰,也是制度戰爭,最後民主打敗了專制,蘇東垮台,世界社會主義陣營崩潰。那是民主最輝煌的時刻,所以福山才作出了歷史終結於民主的最樂觀預言。

然而,很少人料到,中國40年不到經濟就成功崛起,中共挾經濟崛起將自己這套統治術,打扮成一套精緻的所謂中國模式,形成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習近平的新型極權體制,衝擊和挑戰西方民主。

我曾從政策的角度,把習的新極權體制稱為「回應式極權政體」。這個極權政體,並非如一些人認為的完全僵化,在外部壓力和內部不滿增強的背景下,它會去回應外界或民眾的關切,在不危及中共統治的前提下,在一些非核心的問題上,作出某些調整和改變,仍具一定的適應性。美國和西方現在遇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利維坦」。

不管中國是否對外輸出自己的發展模式和價值觀,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此,而是以中國的人口和體量,假如在中共統治下,實現了習近平所說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如像西方一些經濟研究機構預測的那樣,在未來10年左右經濟總量超美,那麼中國這套低人權和低福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的治理模式,將會對世界其他的威權和獨裁國家或者有這種傾向的領導人,甚至某些處於民主轉型的國家產生吸引力,具有某種示範效應,使它們學習和模仿中國的做法。

如果很多國家從中國的成功中相信「專制是未來的潮流,民主無法發揮作用」,將對民主構成強有力挑戰,削弱民主的影響力。

「民主」依然值得效仿?

因此,西方特別是美國,必須向一個對民主抱有懷疑的世界重新證明,美國民主及其民主資本主義模式仍然有效,它比中國的專制制度及其國家資本主義模式更能促進經濟發展,同時改善包括人權在內的大眾福利,故而值得世界去效仿。

這個拯救民主的使命落在了拜登政府頭上。美國已聯合盟友,在人權和民主方面同中國展開了激烈的制度對抗。儘管民主世界已經覺醒,然而也切忌盲目樂觀。拜登之所以在記者會上要談論美中民主與專制的較量問題,是因為美國的民主在川普(Donald Trump)四年受到很大傷害,拜登時代如果美國民主再這樣被傷害下去,就真的有點岌岌可危。

這當然不是說美國的民主在以前就沒問題。

然而正如布林肯當著楊潔篪的面所言,美國民主有很強的修復能力,所以過去當美國民主在國內遭遇麻煩時,總能克服困難,這是美國強大的制度原因。但是,川普四年對美國民主的傷害,即使能夠修復,也要一個較長時期,在拜登四年恐難見到明顯效果。

比如美國的種族問題在過去四年進一步惡化,惡果在今天顯現,這就是對亞裔的歧視加重;再如黨派極化和兩黨惡鬥還在繼續,前不久拜登1.9兆美元的紓困法案在參議院就遇到共和黨的全面阻擊。將黨派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是如今美國兩黨政治的特點。

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不是光有領導人的決心可見勝負的,還須依託國家實力。

國家實力既包括存量實力也包括增量實力,後者甚至更重要。而增量實力取決經濟、產業和科技的競爭。拜登政府提出了3兆美元的基礎設施和供應鏈計劃,以改善國內老舊的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同時確保西方國家不依賴中國的技術和供應鏈。

但這個計劃是否能在國會通過,有著很大的不確定性。美國已經實施了多輪量化寬鬆,最新的3兆將會使原來龐大的債務規模進一步承壓。此外,共和黨小政府觀念根深蒂固,當涉及兩黨利益時,勢必不願輕易讓這個計劃在國會過關。之前的美國總統也提出過類似計劃,但都胎死腹中。

民主制度的執行力「軟肋」

就職於清華大學的知名國際關係學者閻學通教授,前幾年提出過一個觀點,一個國家實行什麼樣的政治制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該制度的執行力。

他以此來論證中國崛起的「奧秘」,是因為中國的體制執行力強、效率高,只要作出決策,馬上就執行,不像民主制度,受各種利益集團的制約,陷入無休止的辯論。

福山近年來也非常重視國家能力的建設。可以把制度執行力看作一種國家能力。當然,閻的觀點是否正確可以討論,但民主制度的執行力比不上專制制度似乎符合多數人的觀感。

美國現在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由於兩黨和全民高度一致,能夠迅速出台政策,執行力也很強,但除此之外的幾乎所有其他議題,尤其涉及兩黨根本分歧的議題,如移民等,要達成共識就非常困難,曠日持久。

因此,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強化民主制度的執行力,將很可能導致美國在和中國競爭時處於不利局面。因為美中的競爭不僅僅表現在直接針對中國的圍堵和對抗上,也表現在同中國沒有直接聯繫的更廣泛的方面。所有的這些方面組成美國的綜合實力,假如拜登政府在國內問題上受到嚴重拖累,在和中國競爭時就有可能顯得力不從心。

故能否以美中競爭為軸心,系統性地去檢視和除去美國民主的積弊,將關乎美國在競爭中在多大程度上戰勝中國,從而也關乎全球民主未來的問題。拜登政府和美國兩黨必須看到這點。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