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的兩種風格:《汪達與幻視》vs《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

暗黑的兩種風格:《汪達與幻視》vs《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
圖片來源:《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劇照(左)/《汪達與幻視》劇照(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部超級英雄題材作品的敘事及視覺風格大相逕庭,卻在「暗黑」這主題上有可比之處,只是《薩》主要是外在的黑,而《汪》探入了內心的暗。

我不是Marvel迷也不是DC迷,只是個影迷,在網上看到兩大漫畫改編系列新作,比較起來還是Marvel更勝一籌。雖然《汪達與幻視》(WandaVision)是劇集而《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Zack Snyder's Justice League)是電影,但後者長達四小時,又分了章節,而前者九集加起來(扣除片頭片尾)只是四個多小時,亦同樣在串流平台上收看,觀賞體驗差不多。兩部超級英雄題材作品的敘事及視覺風格大相逕庭,卻在「暗黑」這主題上有可比之處,只是《薩》主要是外在的黑,而《汪》探入了內心的暗。

(以下文章內容含有劇透)


《汪達與幻視》的前半段以處境喜劇形式向美國電視處境喜劇致敬,從1950年代開始,每集轉換一個年代,片頭和主題曲都按該年代的流行風格特別設計。演員的服飾和髮型、家居的裝潢與陳設,以及拍攝手法都是每集轉換一次。首兩集仍然是黑白的,第二集結束時開始轉為彩色,到第七集戲仿千禧年後的處境劇,便加插「主角接受訪問」等偽紀錄片手法。為了重拾昔日的處境劇氛圍,導演按傳統邀請現場觀眾到片廠觀看拍攝過程,記錄下他們的笑聲。

Screenshot_2021-03-31_at_4_38_05_PM
圖片來源:劇集《汪達與幻視》海報

於是《汪》成了一部電視懷舊嘉年華,懷舊對象從處境劇溢出到每個年代的日常生活和文化體驗,也是光纖及數碼年代對電波與模擬制式的懷緬。節目名《WandaVision》同時指向兩個層次的節目,一個是我們在網上看的這個Marvel劇集,另一個是故事裡汪達用魔法造出來的「電視劇世界」,由其他在「正常世界」的角色以舊式顯像管電視機收看。

然而我們也可以看出這個片名的第三個層次,就是「WandaVison」與「Television」之比擬。電視是用無線電波傳播視像,「WandaVision」中的「Vision」既可拆出來指男主角幻視,但兩個主角名連起來成為一個單字,而不是「Wanda and Vison」或「Wanda Vision」,由「Wanda-」取代「Tele-」接上「Vision」,便暗示了戲中這個節目的來源及傳播模式都是來自汪達,即這個「電視劇世界」全是她的個人幻象,以魔法而非電波作媒介。

劇集中段開始引入另一要角Monica Rambeau,靠她穿梭幻象世界內外兩邊,引出天劍局一方的劇情,從外部呈現汪達創造這個「電視劇世界」的來龍去脈,也帶著觀眾往返於各年代的「處境喜劇世界」和當代的「Marvel宇宙」世界。原來這是汪達歷盡喪親之痛後,在創傷中以處境喜劇的方式自我慰藉,享受正常人的家庭生活。她選擇處境喜劇,因為一家人齊看處境劇是她童年回憶中的溫馨時刻。另一方面,這劇情也帶出了汪達作為「緋紅女巫」的陰暗面,因為她為了自我療愈,使整個小鎮的居民成為了失去靈魂的處境劇角色。

Screenshot_2021-03-31_at_4_37_41_PM
圖片來源:劇集《汪達與幻視》劇照

漫畫原著中,汪達可說是一個亦正亦邪的角色,先後加盟正反派不同陣營,在情緒失控時會為世界帶來災難,因為她的混沌魔法有改變現實的能力。由此可見《汪》劇的跨年代處境劇設計不只是給觀眾的懷舊趣味,而是緊扣著人物設定及故事主題。汪達的超能力和她的創傷經歷關係密切;幻視本來是她在失去兄長「快銀」之後的救贖,是她唯一的親人,怎料在大戰中也消逝了,只剩下沒有心靈的殘驅。她無法承受現實中的孤單與傷痛,她的魔法就是改變現實的途徑。這也是影視世界的隱喻:處境喜劇這種大眾娛樂方式看似淺薄,戲裡的家居總是偌大舒適,氣氛總是樂也融融,但這個讓人逃避的糖衣虛幻世界,也是很多人在辛勞和殘酷的現實中所找到的慰藉。

另一邊廂,《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則是DC系超級英雄電影與Marvel競爭的希望;DC迷向電影公司爭取經年,終於盼到這個「更接近作者原意」的版本,彌補2017年版本的《正義聯盟》之不足。薩克薜達曾執導「反英雄」的《保衛奇俠》(Watchmen),在拍攝《正義聯盟》時因家事而辭任,而這次的重新剪輯版,有望貫徹其暗黑風格。《薩》片雖然比舊版的《正》有更完整的人物描寫和劇情鋪排,但能否靠「暗黑」這方面與Marvel一拼呢?與同期的《汪達與幻視》比較下,似乎還是略遜一籌。

Screenshot_2021-03-31_at_4_40_37_PM
圖片來源:劇集《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海報

《薩》的「暗黑風格」是外部的,主要呈現於視覺上,畫面大多深沉暗調。但在較深入的層面卻不見得怎樣暗黑。蝙蝠俠這個「黑暗騎士」應是正義聯盟中內心最幽暗的一員吧,但他在這個導演版中和舊版分別不大,主要功能是組成正義聯盟、提供科技支援及出謀獻策,戰鬥時繼續主力打嘍囉。和基斯杜化.路蘭及添布頓的蝙蝠俠比較,就其內心陰暗面的描寫遠遠不夠暗黑。另一個是超人,只是把服裝從藍色轉黑色,重生後的敵意依然源於「未瞓醒」的狀態。雖然片尾他在蝙蝠俠的夢中再次以敵人身分出現,但僅為伏線語焉不詳,暗黑之處只能待下回分解(如果有下回)。

這部導剪版《正義聯盟》篇幅這麼長,固然能補充原版人物設計的空白之處,但也有很多地方令人感到是拖沓冗長。例如片中有大量的慢動作及超級英雄們裝酷「擺甫士」的畫面,有些無甚必要。以閃電俠為例,初出場以世界萬物的超慢鏡反襯他的超高速,在同類電影中已成常見範例,但之後他飛馳的片段也多用慢鏡,加上他與超人相比在速度上也無優勢,還有反派嘍囉隨意舉槍亂射便擊中飛馳中的閃電俠(相比神奇女俠擋子彈)……角色描寫上便有點反效果,突顯了他的慢而不是快。

Screenshot_2021-03-31_at_4_43_38_PM
圖片來源:電影《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劇照

比較起來,《汪達與幻視》的跨類型遊戲不斷轉換場景、服裝和喜劇風格,在不同的世界之間跳出跳入,劇情推進節奏明快,懷舊卻不沉溺。以所謂「彩蛋」的伏線為例,猶如電視劇的下回預告,在《汪》裡點到即止,為Marvel宇宙第四階段的影視作品鋪路;《薩》在這方面的操作則「落重料」,或會令一些熟悉DC宇宙的擁躉興奮,但一般觀眾則可能感到納悶或疑惑。例如舊版只有Deathstroke和Lex Luthor遊艇會面一幕,導剪版則加插了蝙蝠俠在噩夢中與小丑聯手迎戰超人的情節,還有火星獵人「Hi and bye」。從決戰完結到影片結束,花了約二十分鐘的時間,對伏線或預告而言實在太長,不免畫蛇添足。四小時的篇幅,反而顯露了導演在取捨上的不足之處。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