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導演黃邦銓:隨著綿延的鐵軌,展開一場漫漫追溯之旅

【TIDF專訪】《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導演黃邦銓:隨著綿延的鐵軌,展開一場漫漫追溯之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將鏡頭轉回台灣,同樣以旅行、底片、回憶為基調,表面上記錄的是一幀幀台灣鄉間風情,實則延續其影像創作中對於時間的深刻思考。

採訪:宋明珊、陳璿如、簡妤瑄、王映婕|撰文:陳璿如、宋明珊

《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記錄的是黃邦銓的一趟旅程,當年他坐火車時以底片相機拍下窗外掠過眼前的房舍,隔年再拿著照片一一登門拜訪,尋找這些房子的主人,與他們開啟對話:「去年我搭火車經過你家時拍了這張照片,那時的你在做什麼呢?」簡單的問句與相片勾起回憶,隨著綿延的鐵軌,展開一場漫漫追溯之旅。

上部作品《回程列車》的旅途橫跨歐亞大陸,這次《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將鏡頭轉回台灣,同樣以旅行、底片、回憶為基調,表面上記錄的是一幀幀台灣鄉間風情,實則延續其影像創作中對於時間的深刻思考。本片曾榮獲法國克萊蒙費宏短片影展實驗競賽首獎、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並入圍多項國際影展,更於本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同時入圍台灣與國際兩項競賽,一路上的收穫可謂十分豐碩。

Last_year_when_the_train_passed_by_img_0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

搭火車錯過的風景,成為靈感來源

連兩部作品都以火車作為重要元素,不禁令人好奇:黃邦銓對於這個交通工具是否帶有執著?對此,他表示一切其實都是剛好,火車與他想呈現的題目最貼近。若這部片選擇以汽車展開旅途就不對了,因為車子可以自己操控、想停就停,但「火車沒辦法自己控制,過了就是過了,有種殘酷的感覺。」就像時間一樣,是一直在往前的。

談起本片的靈感來源,黃邦銓憶起過去在歐洲搭火車的經歷,除了好奇田野中一棟棟小房舍的主人之外,也對搭車途中風景的消逝感到有趣。當你坐火車看到一個很心儀的風景,「有片雲剛好飄過來,同時有道光灑下成為完美構圖,正要拍照,可下一個瞬間火車往前移,就再也無法回頭。」風景錯過就沒了,他卻抓住了這種感覺,在心中埋下創作的雛型。

對於旅居法國的黃邦銓來說,之所以選擇在台灣完成本片,是因為當時恰好回台進行前一部片的後製,有個空檔就順便將想法實現。他為自己的火車之旅設計了繁瑣工序,每拍一張照片就以手機的GPS記下經緯度座標和時間,同時注意行進方向是南下還是北上;由於底片機拍攝不會有檔案編號,還需留意每張照片的順序,以免洗出來之後全部亂掉。最後,他環島兩三圈,拍了快三百張照片,回去再把記下的經緯度全標上Google Map,與照片交互對照。留下來的紀錄之細緻,他笑稱「可以把那個地圖給你,你跟著點跑,就連搭火車要坐左邊還是右邊都能知道。」

Last_year_when_the_train_passed_by_img_0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

每個東西都有它該有的樣子

談及「時間」何以成為創作核心,黃邦銓的答案便不再是剛好或恰巧,而是十分肯定的敘述:「在所有藝術中,影片跟音樂是最能表達時間的藝術形式,所以我覺得當你使用這門藝術時,就要考慮到時間。」他認為現在大部分的創作者或觀眾,大多傾向討論影片的內容,著重劇情和議題,很少探討「時間」。但對他來說,「時間」在影片創作中至關重要,「不然如果你想講故事可以寫小說,想報導議題可以寫文章,不一定要拍片。」

他接著解釋,自己的作品常與旅行相關,是因為很喜歡「初次性」的東西,也因此不太被按劇本走的劇情片所吸引,「我做任何創作都不想有任何彩排,希望保留和人當下第一次接觸的感覺。」他說,影片的力量很強大,的確可以用來講故事,但「不是一定要這樣做,且這樣做其實會令這門藝術喪失很多特質,這很可惜。」他確信,如果《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先勘過景再拍,最後的成品一定會大不相同。

黃邦銓的作品通常予人偏向感性層面、開放式的感受,但有趣的是,導演曾在其他訪談中提及,自己在創作時大多是以理性的方式在思考。「理性不是指我一定要思考到鉅細靡遺,或是非常符合形式、有稜有角,我覺得理性思考是指『每個東西都有它該有的樣子』。該有的樣子出來後,就會覺得對了。」藉由創作,讓事物回歸它們該有的模樣,這也仰賴創作者基於直覺的判斷。那一年,列車沿著回憶行進,底片記錄下旅行,開展出關於時間的風景。

Last_year_when_the_train_passed_by_img_0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在創作的路上,我不是導演

對於紀錄片導演這個稱號,黃邦銓也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導演必須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必須指導演戲或團隊,但我並沒有指導任何人。對我來講,我比較像是創作者,而不是導演。」撇下了導演頭銜,他繼續點出現今影像創作常有很重的包袱,因為商業的考量,導致劇情片通常必須要有一個公式,例如每部片通常是一個半到兩小時、對話鏡頭不能超過180度線等等限制;而紀錄片也同樣有它的包袱,可能是報導議題的使命,或要肩負社會責任。

但自稱創作者的黃邦銓,顯然希望避開這些包袱,以藝術創作來看待自己的作品。他進一步解釋,不管是劇情、紀錄或是其他類型的片子,回推到最原點還是影片,而影片屬於藝術創作。「要判斷一個東西是不是藝術創作,就是去想:它會不會影響人類的生存條件?像現在武漢肺炎,你沒有紀錄片不會死,所以紀錄片算是藝術創作。」

在《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之後,黃邦銓已完成了另一部作品《天亮前的戀愛故事》,和林君昵導演共同創作,拍攝日治時期的台灣作家翁鬧的故事,在克萊蒙費宏短片影展首映,並於2020年台北電影節與台灣觀眾見面。再接下來的行程,原本準備拍攝東京奧運,卻因疫情而延期,但他仍舊看得很開,覺得延期也能成為影片的一部份,「就放進去吧!我沒有一定要怎麼樣,它怎麼發展就怎麼拍,就當在順便學日文!」談起行程的變動,語氣依然輕鬆隨意。看來,即使是面對人生,黃邦銓還真的一樣頗能享受這些不按劇本走的各式小意外。

活動資訊

  • 名稱:2021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日期:4月30日至5月09日
  •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 欲知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