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民不僅「看黨吃飯」,還要被黨當作最後一塊遮羞布

中國農民不僅「看黨吃飯」,還要被黨當作最後一塊遮羞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始終覺得農民是最值得深交的人,他們沒有小市民的圓滑市儈,也沒有大人物的空談理想,他們喜歡腳下結實的土地。中國制裁澳洲、臺灣農產品的後果,是讓一群原來「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耕屋外田」的農民們也被迫扛起鋤頭,衝上前線。

中國農民自古以來看天吃飯,瞅市場臉色,很多時候,豐產並不能豐收,穀賤反而傷農。唐代詩人白居易在〈賣炭翁〉中有言:「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每日面朝黃土背朝天,一斤菠菜能賣多少錢?最近河北一對夫婦用自己辛酸的經歷給出了答案。

近日,網路流傳一段視頻顯示,在河北邯鄲,一對農民夫妻辛苦忙活了幾個小時,用三輪車運著1300斤菠菜去市場賣,結果只賣出了15元(人民幣)。

據悉,這對夫妻天沒亮就起來幹活,忙活了一天,採了1300斤菠菜。第二天,二人騎著電三輪就往市場趕,但是沒想到自家的菠菜碰壁了。因為這批菠菜偏老,沒有菜販子肯收。

這時候有一個菜販子過來,開出了15元的價格。菜販給出的理由是:「他們的菜品質一般,沒有人願意收,如果我不收,他們只能丟掉,或者讓它爛在地裡。」

這對夫妻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苦著臉點了頭。

事後,有人認為菜販欺負老實人,因為刨去人工成本不算,15塊錢可能連菜籽和肥料的成本都不夠。有網友算了一筆賬,一個普通人,一天大約需要吃一斤左右蔬菜。一隻普通的豬,一天吃的飼料也不到10斤。哪怕賣給養殖場當飼料,這麼多也夠一百多隻豬改善伙食了。

也有人認為,菜販是在做好事,菠菜價格由市場行情決定,這對夫妻的菠菜品質不好,所以無人問津,如果沒有人收,這些菜的結局最後還是丟棄,可能一分錢也沒有。

據這名菜販子所言,這些菜他打算一捆賣一塊錢,擇出來一些好一點的,賣三塊一捆。一捆大概是三斤左右,因此這批菜如果全部賣出去,至少能賣400元左右。

這對夫婦的遭遇,不禁讓筆者想起一個經典的故事:有一個小孩問失業的父親:「為什麼不生火?」父親說:「因為買不起煤。」孩子繼續問:「為什麼買不起煤。」父親說:「因為失業了。」孩子接著問:「為什麼父親會失業?」父親無奈說:「因為煤太多了。」

農產品的供銷矛盾是全球性問題

這個故事揭示了市場的供需嚴重失衡後產生的經濟危機,農業因為有著諸多的不確定性,更容易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在賣方市場的時候,農產品供不應求,出現過令消費者頭疼的「薑你軍」、「蒜你玩」、「糖高宗」;而在買方市場的時候,農產品供過於求,就會出現往河裡倒牛奶,將菜爛在地裡的慘相。

農產品的供需矛盾,幾乎是令各國政府頭疼的問題,在這方面,歐美發達國家相對有一些成熟的經驗,而不少發展中國家經常受此困擾,尤其對於一些農業大國來說,更可能關乎國家政局的走向。

泰國前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因軍方政變下臺後,被泰國最高法院以大米瀆職案起訴。盈拉的大米補貼計劃是她競選時的基本政綱之一,該計劃旨在增加農民收入和解決農村貧困問題,它令政府向農民支付將近兩倍於市場價的價格購買大米。此舉為她贏得了大量的農民選票,她當選後,隨即兌現承諾。

但是,後來的發展也超出她的所料,農民們鑽研出一個政策漏洞,只要是泰國農民產的大米,根本不需要保證品質,只要是米就能夠在政府那裡換錢。結果政府收購了大量劣質大米囤在倉庫賣不出去,政府財政虧損數十億美元。

另一起關於農產品的全國性事件,發生在去(2020)年底的印度。起因是2020年9月印度議會通過了三項農業法案,據新法案,印度政府將允許大型私有企業進入農產品銷售市場,並允許商家囤積糧食。印度農民因擔心大型企業進入糧食市場會壓低糧食價格,使得印度政府不再以保證價格從農民手中收購糧食,最後掀起一場全國性的抗議運動,死傷一百多人。

這兩個案例反應的都是政府通過行政力量來干預農場品市場,保證農民的收益,這種政府收購糧食的做法近似於中國計劃經濟年代的統購統銷。它的優點是保障了農產品市場供求的穩定,缺點也很明顯,由於干擾了正常的市場規律,很多時候導致資源不能合理配置。

而歐美發達國家卻很少採取這種政府統購統銷的方式,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多採取農業補貼的形式,美國的農業法案裡面特別強調,要給農民提供一種收入的安全網,不僅要支援糧食生產,還要給農民提供收入支援。據悉,美國農民的收入40%來自農業補貼。此外,美國還有農業合作社和農業協會幫助農民來抱團爭取更強議價能力。

RTX15BH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農民還要看黨吃飯

中國自從進行了市場化改革後,農產品的價格基本上實現了隨行就市,市場的波動也時刻影響到農民的收入。中國政府雖然自2004年開始了種糧補貼,但是平均到每個農民身上微乎其微。

此外,中國農業的組織化程度低,一直延續了以往的小農經濟特點,很難有強大的議價能力。而農產品的收購一方卻在不斷整合,幾個菜販聚在一起討論一番,基本上就決定了農產品的收購價格,有時價格再低,農民也只能含淚賣出。

近年來,中國農產品市場的另一個怪相是,一邊是農民以跳水價賣出,另一邊消費者卻沒有得到實惠。顯而易見地是,中間商在其中買低賣高,攫取了巨額的利潤,這當中自然少不了壟斷的巨頭。去年中國電商巨頭們紛紛轉戰社區賣菜業務,沒想到剛出師就遇到了來自官方的當頭棒喝,結果紛紛偃旗息鼓。後來,據分析是由於官方擔心電商巨頭壟斷農產品市場,損害小菜農和消費者的利益。

當年靠著發動廣大農民「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的中共深知其中的利害關係,今天中國的城市人口雖然不斷增加,但是農民依然是中共最重要的執政根基,農民的切身利益關乎中國的穩定和中共民心的向背。中共雖然早已不是憲法中所言是中國工農聯盟的先鋒隊,但是它依然拿農民充當自己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俗話說:「治大國如烹小鮮。」烹飪小鮮的食材自然也是國之大事。

1988年,中國農業部為緩解國內副食品供應不足的問題,提出了發展副食品生產保障城市供應的建議,簡稱「菜籃子工程」。此舉催生了一些今天聞名遐邇的蔬菜生產基地,比如山東壽光市。這些集聚型的生產基地有時決定了幾個城市的農產品供應情況,如果農戶們能夠實現專業化、組織化的分工,必定會對銷售管道和市場產生重要影響,也更能維護自身利益。

近些年,隨著手機的普及和電商平臺的下沉,中國農產品的供銷方式也出現了一些變化。一些農戶的農產品靠著電商平臺或是自己開直播根本不愁賣,由於縮短了流通的管道,農民的收益比直接買給菜販多。

農民是小角色,也是大人物

農民除了看天吃飯,瞅市場臉色,恐怕還要觀天下局勢。自從拜登(Joe Biden)上臺以來,美國一改川普(Donald Trump)的單邊主義,轉而集結價值同盟打群架,世界彷彿回到了「新冷戰」。

在這場對峙中,中美無疑是主角,最後贏家是誰還不得而知,但是輸家無疑是中美及其各自盟友的農民。自去年以來,中國拒絕了澳洲的大麥、紅酒、龍蝦、木材、乾草,受傷的無疑是澳洲農民,今年中國拒絕了臺灣的鳳梨,受傷的無疑是臺灣的果農。作為回報,美國聯合歐盟抵制新疆的棉花,受傷害的是誰?此舉可能拯救了那些被強迫勞動的奴工,但是還有那些自願的自耕農和新疆以外的棉農呢,他們是不是受害者呢?

各國政客間的紛爭之下焉有完卵?筆者始終覺得農民是最值得深交的人,他們沒有小市民的圓滑市儈,也沒有大人物的空談理想,他們喜歡腳下結實的土地,相信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付出就有回報,別人敬我一尺,我讓他三分。

中國制裁澳洲、臺灣農產品的後果,是讓一群原來「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耕屋外田」的農民們也被迫扛起鋤頭,衝上前線。

前幾天,中國駐南澳阿德萊德的新領事館落成開館,迎接它的不是鮮花和掌聲,而是一群抗議人士,這其中除了我們耳熟能詳的組織,還有一些新面孔。據澳洲ABC報導,澳大利亞農民與產業工人也加入了抗議,因為中國的貿易制裁也對他們造成了衝擊。

澳洲如今流通的10元紙幣上印著一位著名的詩人班喬・派特森(Banjo Paterson),他熱愛澳洲鄉村,喜歡結交普通的農民和牧羊人,他畢生都以寫作鄉村為志。他最著名的詩歌〈叢林流浪〉(Waltzing Matilda)還被譜成曲,差一點成為澳洲國歌。

這首詩歌講述了一位四處游走的流浪漢(swagman)在一個小河(billabong)邊露營時的故事。他先是煮了一杯茶,苦中作樂,然後抓了正好途經的一隻羊。但是不久,羊的主人,一位有錢有勢的地主和三位員警就來抓捕偷羊的流浪漢。無處可逃的流浪漢最終跳進湖中自我了結。

聽它譜成的歌,一股濃濃的鄉村風繞樑而來,悠閒中還帶著一絲輕快,似乎忘記了這是一個壯烈的悲劇。不禁又提醒自己:小人物也許任由世俗擺弄,但是你永遠不知道他們下一秒會不會撲通跳進湖中。

農民即是小角色,也是大人物,請永遠不忘記:善待他們,珍惜他們的勞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