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正義社會不該是下一代社會的集體渴望:從「阿帕契案」看人生易犯的「三類強敵」

追求正義社會不該是下一代社會的集體渴望:從「阿帕契案」看人生易犯的「三類強敵」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其說是她長期炫耀引起圍剿,不如說正是由於她的「俗眾增上慢」而導致,因無知無智還執著於自己的想法,而在關鍵時刻釀下終毀一生聲譽的大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猶記得台灣第一個音樂頻道MTV開播時,我仍是一位懵懵懂懂的青少年。追趕潮流文化,崇拜螢幕偶像,可說是專屬這個年紀的小小特權。「封神榜」、「新掀貨」都是學生忙碌課業之餘,吸收流行音樂資訊必定收看的當紅節目。

而當年才17歲就成為頭牌VJ主持人的李蒨蓉,以實力得到了許多青少年稱羨的工作,人氣受歡迎的她就像一位指標性的前衛大姐姐,無形中引領年輕人穿什麼、用什麼、想什麼,甚至成為大眾爭相模仿的對象。演藝圈總有這份感染魔力,透過主持、歌唱、演戲的專業作品,來收服觀眾的心,做為年輕世代追隨的榜樣,甚至有機會成為廣告代言人選。

嚴格地說,演藝工作者是一份身兼藝術和教育結合重任的工作,但許多人卻輕蔑了這份價值。在發光發熱後,便沈迷於紙醉金迷的浮華中,仗著自己的明星光環,反倒把粉絲作為傳播炫耀來達成自我滿足的工具,讓演藝圈玷污了糜爛的臭名,成為一個墮落的天堂。

如此傲慢的心態,並非演藝圈裡的特有現象,而是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每個專業領域裡,阻礙著社會的進步和國家的安定。在佛法中描述其中一種黑暗勢力稱為「三類強敵」,第一類是「俗眾增上慢」,第二類是「道門增上慢」,第三類則稱「僭聖增上慢」。所謂的「增上慢」是指一個人自己尚未悟得,卻認為已悟得而產生的慢心,覺得自己勝過他人。

近日藝人李蒨蓉登上阿帕契直升機炫照之所以引起公憤,與其說是她長期炫耀引起圍剿,不如說正是由於她的「俗眾增上慢」而導致,因無知無智還執著於自己的想法,而在關鍵時刻釀下終毀一生聲譽的大禍。

這次集體違法參訪阿帕契攻擊直升機的其他成年人,分別是在不同企業領域裡的高階主管,擁有著雄厚的財富和權利,也可以算是菁英分子。明明可以對社會產生巨大善的力量,但卻「道門增上慢」的邪智心生諂曲,認為自己很了不起,仗著在社會累積的人脈管道,私闖桃園陸軍航601旅參觀軍機,藐視國家法律的存在,目空一切。

最令人感到失望和氣憤是「僭聖增上慢」的人,也就是如勞乃成這種表面上佯裝聖者獲得尊敬,但內心卻執著利欲、懷有惡心,貪圖自己的利益,而利用自己掌權的力量,迫害屬下他人就範,或向上位者進讒言。此種人往往也最為惡劣與難辨。

其實一個人事業成功,功成名就變成權貴並不會是社會問題,而是愛炫富、耍特權的人格偏差從一個人,物以類聚變成一群人,最後繁衍滲入到整個社會體系,才會引起撻伐。靠關係做事,而非照合約辦事的文化,不論從政府官員一直到私人企業的新聞事件,幾乎是天天上演,也或許早已發生在一般人的生活經驗裡,只是我們選擇視而不見,或頂多對朋友抒發抱怨。阿帕契案件絕對只是被媒體披露的冰山一角。

被尊敬的權貴,會拿他的權為大眾謀利,用他的貴濟苦憐貧。而真正一流的人物,也不是因為成為權貴,而是擁有一流的思想,一流的人格。很可惜身為公眾人物二十年,且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李蒨蓉,現在並沒有為追崇她的粉絲樹立一流的典範,還以身教對後輩和自己孩子做了一個相當不當的示範。

如今當年我輩的青少年都已經成為社會棟樑,或許整體社會並沒有留下一個好的環境讓我們學習,但我們能靠自己的信念自立自強,重新改造。若我們仍沿襲用──要識相、求人情、搞人脈──這套前輩教我們「人情味」的扭曲思想在職場做事,在全球競爭化的世代生存,大惡將勢不罷休。有一日我們也會不知不覺名列為這三類自己眼中最厭惡的增上慢之人,犯下人生後悔莫及的錯誤。摧毀只要一瞬間,重建需要一輩子。

從阿帕契案件再次顯現了臺灣社會的荒謬和人民的愚昧。有一個很弔詭的現象:儘管被網友怒嗆抵制的李蒨蓉,臉書粉絲人數從事發至今不減反增(在李蒨蓉臉書關閉前,4/2~4/6間)。數據是市場裡最有力的數據,顯然「說一套,做一套」的包括了一般民眾。

憑一個人小蝦米的力量不能對抗大鯨魚,但是團結起來就能決定市場和國家未來的方向。每一個願意閱讀此篇文章的您,只有靠我們每個人生命境涯的變革,不斷反省自己,警戒自己的慢心態度,並看透生活周遭三類強敵的存在方式,勇敢地在該拒絕的時候說不,台灣才有機會真正進步,邁向社會和諧,走向至善。

否則追求正義社會的理想又將變成為下一個世代的集體渴望。你我都明白那對他們的青春年華來說會有多麼不公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劉子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