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共生流浪》導演李亦軒:英國老爺爺獨居高雄,他需要貓,似乎比貓需要他來得更多

【TIDF專訪】《共生流浪》導演李亦軒:英國老爺爺獨居高雄,他需要貓,似乎比貓需要他來得更多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李亦軒以《共生流浪》帶領觀眾看進爺爺的日常,細緻動人的生命切片,有如一首短的影像詩篇。

採訪:陳佳妤、王湘緹|撰文:阮淑容

73歲的馬爺爺來自英國,流浪了大半輩子、旅行過許多國家,最終落腳高雄林園的偏遠鄉下獨居,生活的唯一重心,就是餵養住家附近的一群流浪貓。年老的他沒有積蓄,有時連貓罐頭都需要他人資助,但看似窮困孤獨的生活中,卻流露出恬淡平和的生命觀。

導演李亦軒以《共生流浪》帶領觀眾看進爺爺的日常,細緻動人的生命切片,有如一首短的影像詩篇。年輕的導演說,他與爺爺的相遇始於當年對未來感到迷茫的時期,希望透過這部片的拍攝為生活做些改變。究竟導演如何帶著攝影機走進爺爺的生命?兩人的交會又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且聽導演娓娓道出,那些影像背後的故事。

_MG_5110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2017年,李亦軒正要離開台北至高雄林園居住,便在當地搜尋拍攝對象,一開始即鎖定他掛心已久的流浪動物議題。也因過去曾有相關影片的拍攝經驗,李亦軒很快的就在愛爸愛媽圈中,找到附近小有名氣的英國老爺爺Jerry。

Jerry爺爺來台已有30幾年,過去曾是英文老師,現已退休,獨居高雄林園。Jerry爺爺愛貓、養貓,幾乎將所有生活花費都用在購買貓罐頭上,全盛時期一共餵養將近七十隻貓,家中隨處可見貓咪悠閒嬉戲,舒適的蜷伏在各個角落。對於不會說中文、朋友不多的Jerry爺爺來說,貓就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生活的重心。縱使多次被鄰居抗議、被房東要求搬離,他依然放不下貓咪們,盡力爭取空間,借用附近朋友的倉庫養貓,多顧一隻算一隻。

盡量減少介入,真實記錄爺爺與貓的日常

李亦軒從固定去找Jerry爺爺閒聊開始,逐步走進他的生活,除了要得到爺爺的信任、答應拍攝之外,同時也必須讓警戒性高的流浪貓適應拍攝者與攝影機的存在。於是,導演固定在凌晨四點跟傍晚四、五點(爺爺餵貓的時間),帶些罐頭到他家餵貓兼聊天。大約經過一個月,和爺爺與貓都漸漸熟識之後,才開始將近半年的密集拍攝。

李亦軒說他希望盡量不影響爺爺的生活,也不介入造成過多的刺激,每次拍攝都是一人到場,攝影機架好就去跟爺爺顧貓、閒聊。「我攝影機就架著,會拍到什麼我也不知道,就是去follow他的生活。」導演選擇真實記錄爺爺與貓的每一天,反而得到不少意外的素材。全片刻意安排的訪談只有一段,「當時問了蠻多問題,可後來剪出來的都不是問題的內容」,最後留下來的,是爺爺講著講著,話題愈繞愈遠,想起故友忍不住哭了起來的畫面。

共生流浪-劇照004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共生流浪》

以鏡頭見證爺爺平靜豁達的生命觀

爺爺養的貓,有時會莫名不見蹤影,或被狗或蛇咬傷。當貓失蹤時,爺爺都會非常擔心,但令導演驚訝的是,每次遇上貓兒的死亡,爺爺就只是「把貓包一包,直接丟垃圾車」。對貓咪那麼有感情,卻以這樣簡單的方式為愛貓處理後事,李亦軒於是好奇起爺爺和貓離別的場景,想以鏡頭捕捉在那當下,他究竟是否會表露傷心?然而,導演總是恰好與這些時刻擦身而過,事發後再去看爺爺,他總是沒有太多情緒波動,「知道貓死掉了,他也覺得算了。沒辦法,生命就是這樣。」如同片中爺爺所說,「你什麼都沒辦法做,該走的就是會走,你沒有選擇。」只能照顧好還活著的。

片中,爺爺反覆哼的一首歌是這樣唱的:「你知道有些時候,我曾背負不能承受之重,但自始至終,就算充滿疑惑,我還是克服困難戰勝了它,我挺直身軀勇敢面對。」面對鏡頭,爺爺自述年輕時對未來從無大志向,也無法想像30年後自己會獨居台灣鄉間,每日生活被貓圍繞,但他做了所有想做的事,也對自己的生命感到開心。

看著爺爺平淡的生活,導演也曾懷疑,真的有人可以這麼坦然面對生命嗎?有些觀眾甚至跟向他反應,覺得爺爺好可憐。然而,回憶起拍攝過程,李亦軒從他身上感受到「here in now」的概念:爺爺不強求任何事,不覺得自己可憐,也對生活的狀態感到滿意,活在當下,不對過去有任何質疑。「他對自己的生命不後悔,我覺得這是真的。雖然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但爺爺是真的在實踐的那一位。」

共生流浪-劇照002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共生流浪》

《共生流浪》告一段落,拍攝仍在持續中

聊完爺爺與貓互相依存的生活,談及片名為何取做「共生」和「流浪」,導演表示「共生」的概念是互利,他認為很多愛爸愛媽是單純在救狗,不見得需要從狗身上獲得什麼,「但從Jerry身上感覺到的是他需要貓,比貓需要他來得更多。」而「流浪」,則融合了爺爺和貓的經歷,爺爺18歲就離開英國在世界各地跑,後來才來到台灣定居。「我定義了他流浪人生的概念,而貓也是流浪的,所以把共生和流浪放在一起。」

和爺爺相處了大半年,他開始稱導演為他的young friend,甚至有次還突然說導演有點像家人。對此,李亦軒坦承稍感壓力,怕自己太輕易進入了爺爺的生活,突然抽開會造成爺爺很大的傷害,所以即使《共生流浪》完成了,他依舊會固定去拜訪爺爺、持續拍攝他的生活。畢竟,導演對生命的疑問也尚未解開,他說他「真正想做的其實是,把自己也丟進這部影片中,展開一些對話」,藉由爺爺的生命觀,「討論『做自己』與社會框架的衝突。」

「目前《共生流浪》算是對爺爺生命狀態的總結。」,攝影機繼續在roll,導演與爺爺的互動仍在持續。且讓我們耐心等候導演的續集,屆時,或許他已找到他想找的答案。

活動資訊

  • 名稱:2021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日期:4月30日至5月09日
  •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 欲知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