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這世界實在沒有空間,讓我們吃飽太閒去傷春悲秋

《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這世界實在沒有空間,讓我們吃飽太閒去傷春悲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過幾天前還充滿七情六慾的人,卻失去了人類延續生命所不可或缺的呼吸,看著那被剝個精光躺在手術台上的樣子,任誰都會感到衝擊,都會產生許多思考。

文:朴午下

你這樣成天只會工作,會變成笨蛋

洗乾淨的大體放在手術台上,每個部位拍好照片之後,就會開始驗屍。首先會在身體正面劃下直直的一刀,接著用鉗子把肋骨夾碎,將肺臟、肝臟、心臟、腎臟等主要臟器拿出來,接著拿出大腦,隨意將頭髮剪下之後,再將頭皮剝開,用鋸子把包覆大腦的堅硬頭蓋骨鋸開。

我去觀摩了驗屍的過程。

走進見習生觀摩室,越過玻璃窗觀看忙碌的驗屍過程,進來之前的緊張感竟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一切看起來都像例行公事。

驗屍通常是一名法醫、兩名偵查員、一名攝影師,這樣四人一組行動。那天,隸屬警察單位的新任驗屍官們前來實習,驗屍間一下子湧入十幾個人,眾人的手腳一下子忙碌了起來。

有人忙著切開、敲碎,有人忙著把看到的東西抄寫下來,原本流暢的工作流程漸漸變調,眾人忙得不可開交。

大體共有11具。屍體其實就像啞彈,有些沒有發射出去,有些則是已發射但卻沒有爆開來,同時也像一首流暢的歌曲,屍體的臉孔看上去相當平靜。


20歲出頭時閱讀的自我啟發書裡,經常會出現這樣
一句話:若感到人生了無生趣,那就在清晨四點起床去水產市場;如果不明白人生的目的為何,那就到醫院附設的告別式會場去;瞬間對一切都感到空虛時,就到新生兒室去聽聽嬰兒的哭聲。

不過幾天前還充滿七情六慾的人,卻失去了人類延續生命所不可或缺的呼吸,看著那被剝個精光躺在手術台上的樣子,任誰都會感到衝擊,都會產生許多思考。

不過這天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與指導檢察官的對話。

身材魁梧的檢察官表示驗屍室太小,要我們到走廊盡頭的錄影室觀看,他的背影有些陰沉,那時他用有些發紅的雙眼看著自己的鼻尖,小小聲地說,自己從來沒有在午夜之前回家過,被逮捕歸案的嫌疑犯都只會胡說八道,讓他真的非常疲憊。

他的臉上帶著虛弱的微笑,還說要是他不小心跟錯誤的人一起吃飯,很可能就會導致謠言四起。我看著他空虛的側臉,聽他嘴裡唸著這個世界究竟有多麼可怕。

他的殘影,提醒了還在思考死亡與生命的我,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實在沒有空間讓我們因吃飽太閒而去傷春悲秋。我感覺自己就像在為檢察官這個工作驗屍,
他的死與生,就像在夜間的小路上,不斷閃爍的老舊
路燈。

我不斷想起電影〈鬼店〉裡的一句台詞:「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你這樣成天只會工作,會變成笨蛋。

相關書摘 ▶《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我的低級樂趣,就是在無人的閱覽室裡散步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給高敏感族的你、我,以及我們,擁抱與生俱來的天賦,找到不在乎的勇氣》,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朴午下
譯者:陳品芳

老是被說心思太細膩、玻璃心、想太多……
啊,那又怎樣啦!
你們眼中的小事,對我來說都是大事啊!

★韓國YES24讀者評價五顆星
★20、30、50歲讀者讀後感想回饋9.4分

在韓國,我是個一點都不特別的普通男人,不過我還可以再為自己加上一個形容詞,那就是「高敏感的」。在這裡所謂的敏感,是指在他人眼裡像是異類的意思,不過對我來說,是非常感性的意思。

我反而不太喜歡「像個男人」這句話,這一點也不吸引我。
因為「像個男人」就像在說自己無法更細心,不懂得如何深入同理他人的故事一樣。

我選擇了比較不一樣的路線───接受自己的獨特。
我就是具備心思細膩、懂得察言觀色、容易專注於在每一件小事上的高敏感族。
希望這本書能帶領讀者看見高敏感族的國度,也讓高敏感族看見夢想與希望。

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立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