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家父論辨「太魯閣號事故」:公家機關與承包商的責任該如何釐清?

與家父論辨「太魯閣號事故」:公家機關與承包商的責任該如何釐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鐵太魯閣號出軌意外發生之後,許多新聞進行了責任釐清與歸咎的相關報導,但到底是「誰」的責任?以下是我與在公家單位擔任管理職的家父,討論本事件和「政府」到底有沒有關聯的過程。

文:Leon Chen

雖然很遺憾的在2021年4月2日發生了如此讓人悲痛的事件,也先在此願逝者安息、傷者痊癒,但這也讓我意識到確實有需要更多關於整起事件的討論與思考「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與可能性。

我在此強調真正解決的用意,在於雖然確實在每一次事件中,賠償跟責任歸屬都有明確的作為跟處理方式,但在這些處理結束之後是不是就解決了問題本身?我自己的答案是「並沒有」。以下會從家父跟我的談話中,去談論我們彼此對於整起事件的看法跟觀點。

我很慶幸我與父母那一代之間是能夠在不影響彼此的親情狀況下,去談論政治、平權跟每一起新聞事件的,因為我也知道對於我們較為年輕一輩的世代,並不是每一名學子或是青年,都能跟自己的長輩對於上面的主題侃侃而談,表述彼此的觀點、對問題本身進行思考與探究。

這篇文章的用意除了如主題所言,站在一些邏輯與假設的立場,想去帶出關於太魯閣出軌事件的問題本身以及解決(或是說實踐)方法的可能性。另外,就是給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們,一個對於與不同世代溝通之間的可能性以及例子。

當然,站在我自己的立場而言,盡量也是不影響到彼此之間的感情為主,如果溝通本身就已經是「無效溝通」,並會大量影響到彼此的和諧與生活,那我認為需要停止溝通,或是嘗試換種溝通方式的可能性。這對於某些家庭而言可能難度很高,但我希望彼此之間能夠理性,不以偏激或是情緒化的方式來達到有效溝通的對話方式。

期許不同世代之間能夠擁有更多有效溝通的對話,帶出更多元的觀點來去思考每一個事件或問題本身。

新聞常做責任釐清與歸咎的相關報導,但到底是「誰」的責任?

家父是一名公務人員,在政府公家單位擔任管理職,也有負責過外包廠商案子的經驗。對話開始之前,容我先引用兩段新聞報導的內容做為開場:

台鐵太魯閣號火車出軌造成重大傷亡,普悠瑪自救會長董小羚今天人在高雄,受訪時哽咽說「不可思議、心痛不已」,並質疑「包商有沒有在對的時間點施工」,台鐵應負起監督責任,不能置身事外。

2021-04-02 18:49 聯合報 / 記者劉學聖、徐白櫻/高雄即時報導

台鐵工務處長陳仲俊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配合清明連假疏運,早已行文各單位,在疏運期停止各項工程施工,不解為何今天花蓮明隧道工地還卻有工程車在移動。事故地點附近的明隧道工程已完成99%,已到了收尾階段,今天工地也沒有工人施作,但工地負責人卻到現場巡視,而工地走動距離只有200至300公尺,走路就可巡視,為何還要移動原本停在平地,用來吊運材料的吊卡車,而且車輛也沒停好,令人想不透。

2021-04-02關鍵評論網 / 責任編輯:黃筱歡

不知大家看完這一段新聞內容後有什麼看法?以下就我跟家父的對話來帶出我們之間的觀點:

家父:「這整件事情台鐵確實也有責任。」

我:「但在台鐵的聲明中也有表示,台鐵已經發文給各單位在疏運期間停止施工,那今天等於說外包商的工地負責人在非上班期間移動吊卡車到現場巡視,並發生意外,整起事件的責任來說,不是外包商的工地負責人應負最大責任嗎?」

家父:「確實就法律上責任釐清而言,外包商和工地負責人會負主要的責任歸咎,但在公家機關外包的責任當中,不論今天是因為天然災害(例如颱風天)或是因為連續假期而發了關於停止施工的公文聲明,對於負責跟外包商接洽與溝通的公家機關部門單位(或是負責人),他仍然有需要監督在這段時間確保外包商確實有停止工程的監督之責,只是在法律上並沒有刑罰上的懲處,而是所謂的行政過失。」

我:「對不起,我想打岔確認一個問題。所以這樣的行政過失處分或者是外包商就算是停工也該監督的相關事宜,是有被寫進公務人員的規範明文之中嗎?確定所有公務人員機關在對於接洽承包商的相關SOP中,對於上述的處理方式都有這樣一個共識存在?」

家父:「在相關法律條文上並沒有明文規範,但對於公家單位承接外包商時,都應該要有這樣的處理能力與認知存在。舉例來說,如果是颱風天公家機關發文要求外包商當天停工,結果當天施工的牆倒了壓傷人,你覺得公家單位有沒有責任懲處問題?」

下載_(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也就是基本Sense的部分,按照家父所言,對公家機關負責與外包商接洽的相關單位或人而言,這是一個只要負責處理這個職位的人都應該要有這樣的能力與認知,我自己則是在思考另一個可能,有沒有可能公家機關負責人與外包商,說好這樣的停工監督之責由外包商這邊的負責人來做確認就好?(也就是以當時溝通所達成的共識而言)

當然,這個假設下我所認為的前提,是並非每個負責外包機關的公家單位或負責人都有所謂這個基本Sense,在這個假設之下,我打個比方,在職場上也不是每個主管都有在這個職位應有的Sense,尤其是還是沒有被寫在明文規範中的,而在交接或是新官上任時,所交代的內容我自己對於都會明確提到。即使發文停工仍要到現場確認這件事,我持保留態度。

家父:「而且公務人員在處理外包相關事務時,一定也有所謂的風險評估相關報告(或是檢核表),尤其是像在鐵路旁邊還沒有圍欄擋住的外包工程更一定有,只是在於說因為全台外包工程之多,採取抽樣的方式可能無法在每個時間點顧及所有的外包工程。」

我自己在這部分滿想知道這起事件的風險評估表上面的詳細內容寫了什麼,也許在媒體問責或是政府機關質詢的時候能夠留意這一部份的詳細內容。

圖片2
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風險管理及危機處理作業手冊 - 風險評估及處理彙總表-風險項目(示例)
圖片3
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風險管理及危機處理作業手冊 -機關風險處理流程圖(2021年3月10日)

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發聲明稿的部門與負責接洽外包商的部門,彼此對於監工責任沒有達成共識?」

家父:「也有這個可能,所以台鐵內部本身各部門的溝通狀況或是陳年規章也是需要做調整的,但在找到一個可以宣洩的負責人以及賠償金發放完畢之後,除了對於罹難者家庭的報導與追蹤之外,有多少主流媒體是有對口頭或書面呈現的檢討措施與解決方法做後續的追蹤去確認到底有沒有實踐並解決問題的?

以2018年的普悠瑪事件來說,到現在ATP系統的問題有解決了嗎?就算在檢討報告中已用文字表明ATP已全數檢驗完成沒有安全疑慮的問題,但真正實際確認過目前實踐狀況的執行程度,又有多少媒體去追查這些實際上的測試結果?有多少非相關單位之外的民眾知道這些檢討報告文字出來之後,對於實踐的實際情況如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