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伊士運河交通於「長賜輪」脫困後近一星期紓解完畢,埃及擬索賠台幣288億元

蘇伊士運河交通於「長賜輪」脫困後近一星期紓解完畢,埃及擬索賠台幣288億元
圖為擱淺埃及蘇伊士運河6天的長榮海運貨櫃輪長賜輪(Ever Given)|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昨(3)日表示,近一週運河交通堵塞的船隻目前皆已紓解完畢。然而事故衍生的巨額費用,未來恐演成長榮、日本船東與埃及的訴訟。

長榮海運長賜輪(Ever Given)在埃及當地時間3月23日上午於蘇伊士運河擱淺,3月29日才重新浮起脫困,讓運河恢復開放。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昨(3)日表示,近一週運河交通堵塞的船隻目前皆已紓解完畢。然而事故衍生的巨額費用,未來恐演成長榮、日本船東與埃及的訴訟。

蘇伊士運河交通昨日紓解完畢,巨額損失恐面臨訴訟

(中央社)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昨日表示,長榮海運長賜輪擱淺造成的近一週運河交通堵塞,目前已紓解完畢。而事故衍生的巨額費用,未來恐演成長榮、日本船東與埃及的訴訟,各界都在注意。

在巴拿馬註冊的長榮海運巨型貨櫃輪「長賜輪」原從中國出發前往荷蘭港市鹿特丹,上個月23日行經蘇伊士運河時遭遇沙塵暴擱淺,船身打斜阻斷運河交通。

在國際拖曳救援專家的協助下,全長400公尺、排水量20萬噸的長賜輪3月29日總算脫困。當天晚間,這條占世界貿易總量約10%的通道開始恢復航運。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雷比(Osama Rabie)在聲明中表示,因長賜輪擱淺而滯留運河的船隻,目前都已通行完畢。

長賜輪擱淺造成運河南來北往總計420艘船隻、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貨運受阻。《法新社》引述分析家說法指出,長賜輪擱淺事件後續衍生的巨額賠償問題,有可能走上訴訟一途,而長賜輪所屬的日本船東、營運方台灣長榮,以及埃及本身,都將被放大檢視。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矢言增加投資,以確保類似事故不會重演。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則呼籲增設新的拖曳船和挖土機。

全球航運權威媒體《勞氏日報》(Lloyd's List)推估,蘇伊士運河這次交通癱瘓,在歐亞之間海運延遲衍生金額損失,每天約達96億美元。

蘇伊士運河也是埃及重要經濟命脈,運河當局表示,河道關閉期間,每天營收損失約1200萬至1500萬美元之間。

當局說,2020年間,蘇伊士運河有近1萬9000艘航次,平均每天約50艘航次。

塞西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都排除在長賜輪這次擱淺的運河南段進行拓寬工程的可能性。

這是因為塞西曾於2014年、2015年曾下令擴建運河北段,並加設一條與運河平行、長35公里的水道。但這項耗資超過80億美元的工程,在增加運河營收上卻無明顯效果。

蘇伊士運河2019至2020年為埃及賺進約57億美元,與前一年不相上下,也和2014年的53億美元營收相差無幾。

塞西在本週稱,運河拓寬工程並沒有經濟上的實質效益。

長賜輪放在台北市v3修正
長賜輪全長400公尺,寬度為59公尺,排水量20萬噸。若將長賜輪擺到台北市的敦化南路,船頭停放在仁愛圓環,船尾會落在忠孝東路和敦化南路交叉口

長賜輪卡蘇伊士運河,埃及擬索賠台幣288億

長榮海運長賜輪堵塞蘇伊士運河狀況雖已排除,但運河管理局主席4月初曾表示,埃及預料將索賠10億美元(約新台幣288億元),並警告若求償一事走上法庭,將不會放行長賜輪和船上貨物。

雷比透過電話接受電視節目訪問時表示,這筆10億美元的賠償費用包含救援作業、河運交通停滯的費用,以及長賜輪堵塞蘇伊士運河這一星期來讓埃及損失的船舶過路費。

雷比表示「這是我國的權利」,不過並未說明應該由誰來負擔這筆賠償金。他還說,運河管理當局和長賜輪船東過去一直維持良好關係。

巨型貨櫃輪長賜輪目前停泊在大苦湖(Bitter Lake),當局和長賜輪管理業者表示調查正在進行中。

長賜輪的技術管理業者「貝仕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透過電子郵件向《美聯社》表示,長賜輪船上人員正在和當局合作,調查導致船隻擱淺的原因。

貝仕表示,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調查人員已獲得讀取俗稱船舶黑盒子的「船載航程資料記錄儀」(Voyage Data Recorder)權限。

雷比對節目主持人說,若調查順利進行,且涉事各方同意這筆賠償金額,那麼長賜輪就可以繼續上路,沒有問題。

然而雷比指出,倘若賠償問題走上打官司一途,那麼長賜輪和其載運價值約35億美元的貨物將不得離開埃及。

鑑於長賜輪為日本正榮汽船所有、由台灣長榮海運租用,又在巴拿馬註冊,長賜輪賠償金的訴訟問題可能會相當複雜。

貝仕曾表示,長賜輪擱淺當下,船上有2名埃及運河領航員;這樣的安排是船舶通過狹窄的蘇伊士運河的慣例,不過根據專家說法,長賜輪的船長依舊擁有最終決定權。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