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社群平台說「新疆故事」?澳智庫:中國用西方社媒做「新疆大外宣」

誰在社群平台說「新疆故事」?澳智庫:中國用西方社媒做「新疆大外宣」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統計顯示,多個中國官媒的臉書帳號,都排在累積最多「按讚數」與「提到新疆」的臉書帳號的前十名。近期在Youtube與推特上出現一系列立場親近中共的影片非常正向描繪維吾爾人的家庭與田園生活。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3月30日發布了一項研究顯示,中國政府自2020年起,大幅運用美國的社群網站來散播與新疆情勢相關的假訊息或與主流媒體報導不同的內容。

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中,中國官方媒體透過臉書將這些內容推送給國際觀眾的成效最好。

推特與臉書提到最多新疆的都是中國官媒帳號

其中,中國外交官與官方媒體的推特帳號在2020年,平均每個月在推文中提到「新疆」的次數將近500次,但是2019年這些帳號在推文中提到「新疆」的平均次數才大約280次。在臉書上,中國官媒的帳號能觸及到國際用戶的比例,比在推特上高的多。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統計顯示,多個中國官媒的臉書帳號都排在累積最多「按讚數」與「提到新疆」的臉書帳號的前十名。其中,央視國際台的臉書帳號連續3年成為與新疆相關貼文獲得最多「按讚數」的臉書帳號。

負責主持這項研究的資深研究員瓦力斯 (Jacob Wallis) 告訴《德國之聲》:「我們從2018年開始觀察到,美國的社群網站平台上中國外交官與中國官媒的帳號開始激增,所以我們知道中國透過這些平台,來擴散對中共來說有利的敘事和議題。」

瓦力斯指出,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數據證明,中國官媒帳號的新疆貼文在臉書能夠獲得大量的覆蓋率,而他們也能透過西方社群媒體來增加自身論述的觸及率與互動。

然而,在2020年國際間開始出現越來越多與中國在新疆侵害人權相關的研究報告或報導後,中國外交官與中國官媒透過社群媒體去散播新疆相關內容的優勢便越來越薄弱。

瓦力斯說:「與中國官媒不同的論述開始在西方社群網站上浮現出來,我們也開始看到中國政府改變策略,嘗試透過其他的媒介來介入與新疆相關的國際政治討論。」

運用非主流媒體來驗證自己的論述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發現,在中國官媒漸漸無法透過自產的內容,主導與新疆相關議題的話語權後,他們開始仰賴部分立場與敘事與中國政府類似的西方非主流媒體的內容,來擴大在西方社群網站上的影響力。這種作法甚至在他們與國際組織互動時發揮作用。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在報告中以美國的網路媒體《灰區》(The Grayzone) 為例,指出該平台在在2019年12月至2021年2月期間,被中國官媒英文版引用了至少252次。其中,《人民日報》引用了《灰區》61次。

《灰區》曾在2020年發表文章,批評與新疆強迫勞動相關的外媒報導,是由美國政府與情報單位所發起的政令宣導,主要是想製造一個新的「冷戰」。

此外,《灰區》也曾發布另一篇報導,試圖指出新疆議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的研究方法中有漏洞,並批評國際社會所謂超過100萬維吾爾人遭中國政府關進再教育營的真實性。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在2019年12月之前,中國官媒的英文或中文報導都未提及《灰區》。《灰區》的報導開始在推特與臉書被大量分享的期間,與中國媒體開始大量引用《灰區》報導的時間是吻合的。

瓦力斯告訴《德國之聲》,中國共產黨意識到,為了能夠有效的在國際政治的討論中取得話語權,他們需要建立一個更複雜的媒體生態系統,並透過向《灰區》這種非主流媒體的內容在西方世界推送有利於自己的訊息。

他說:「在一定程度上,我認為中共已經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俄羅斯的訊息戰中學到一點經驗,那就是《灰區》的內容立場與專制政權相似,並認定《灰區》在俄羅斯的假訊息生態系統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國共產黨知道他們能運用向《灰區》這樣的『資產』來協助他們將假訊息傳播至西方的媒體生態中。」

Youtube與推特假帳號散步新疆政令宣導影片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團隊還發現,近期在Youtube與推特上出現一系列立場親近中共的影片,內容非常正向的方式在描繪維吾爾人的家庭與田園生活。然而,該團隊發現可疑的是,Youtube與推特上有一些不真實的帳號在協助傳播這些影片。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在研究中寫道:「雖然在沒有技術訊號的情況下,很難準確驗證出這些推特帳號背後的主使者,但我們認為這次的政令宣傳活動與中國政府有關。其中一個原因是,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際網路政策中心分析完整的推特數據發現,部分參與傳播這些影片的帳號,之前屬於中國政府。另外,為這波網路行動製造影片的是中國政府旗下一間位於新疆的公司。」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提到的公司是新疆音像出版社,是由中國共產黨的統戰部出資成立的一間營銷公司,專門製作描述維吾爾人的影片。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發現,這些公司的人員會運用不真實的帳號在推特與Youtube上建立網路,並用這些帳號在推特上轉發中國人所分享與新疆有關的推文。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瓦力斯向《德國之聲》表示,

極權國家發動的假訊息戰對民主國家來說是一大挑戰,因為極權政府會運用民主國家的開放性來散播假訊息。他認為,民主國家應該向台灣這些長年對抗中國假訊息戰的國家取經。

台灣做了很多工作來強化其公民社會,讓整個台灣社會對假訊息戰產生抵抗力。這些準備讓民主國家在假訊息的威脅下能繼續運作,並同時具備能力來修復受到假訊息影響的訊息環境。

瓦力斯認為,由於社群媒體業者是在第一線接受假訊息帶來的衝擊,所以他們必須針對惡意訊息的營運進行檢測與執行規定。

他告訴《德國之聲》:「民主國家在政府、民間社會和業者之間應該建立一種協調一致的夥伴結構,幫助民主國家建立抵禦極權國家發動的假訊息戰的能力。我認為民主國家還有很多準備工作得做。」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