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災害救助人員從「英雄」的角色跳脫,他們也有「放自己一馬」的權利

讓災害救助人員從「英雄」的角色跳脫,他們也有「放自己一馬」的權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場的畫面、氣味、身體的觸感、哭聲;工作分配糾紛、指令錯誤、跨單位間不協調、責任的歸咎、績效要求等等。要讓每個人員都能放心自在地呈報出這些壓力因素,需要相當友善的職場氣氛。

文:陳百越(花蓮慈濟醫院臨床心理師、花蓮縣臨床心理師公會常務理事)

這次的太魯閣號鐵路事故,勢必得要造成另一波對於工作安全及職業安全的重新檢視。

然而,有一個屬於職業安全中的特殊項目,就是災害救助人員的壓力反應,也該是時候進行檢視(在此廣義包含所有救難、醫療、陪伴人員,以及其協力單位)。

在這次的災害中,許多現場的救助人員都遭遇了平時任務中罕見的壓力情境,相關的壓力反應也陸續報導出來。

但在談及壓力反應時,重要的不是像吃感冒藥一樣想要「揪出症狀-消除症狀」,更不是以汰除有症狀的人員為目的,而是得要從社會共識中-不論其他民眾、或是救助人員自己,接受救助人員呈現壓力反應的必然性與權利。

職業安全的演進,不只是制度上,更是價值觀的改變

最基本的職業安全項目,就以工作時間來說。在過去的時代,當大家推崇的是「勤勞、刻苦、效忠」等價值觀,就會認為「有錢不賺」是懶惰,大家都加班、你不加班就是不認真。

直到現代,大家把安全與健康的價值提升到勤勞之上,才能夠讓每一個員工都理直氣壯地準時下班,身體狀況不對就不上工,休息時間不談公事,達到合理的壓力調適。

用現代的心理學中的「三力」觀念:體力(身體狀況)、心力(情緒狀況)、腦力(思考狀態),可以比較簡明來說,所謂工作壓力,就是對三力的損耗。

工時或安全裝備保護的是身體狀況,但還有情緒狀況及思考狀況的保護,即使是在這種危急時刻,是否也能成為大家理直氣壯的權利?

同理心是良好美德,也可以造成自身損耗

當看到破碎的現場,很快地感受到生命消逝的無奈,很快想到他的父母、伴侶會有多難過;當看見家屬傷心,很快的能夠感同身受。同理心是重要的人性光輝,但實際一點來說,這也是在消耗心力。

舉較極端的例子,如果有一位救助人員,從現場出來不久的輪休時間,當其他救助夥伴還在現場奮力、當家屬在外面流淚祈禱,他卻走進休息室裡的一個小角落,和女友甜蜜的互視微笑、互餵零食。大家是否會覺得這樣的情緒反應冷血、不道德?

回到實際的三力保護,我們其實並不希望救助人員持續卡在無止境的同理狀態中,難道當我們期待災民能夠在困境中保持正向情感連結,卻不承認救助人員可以轉換正向情緒?

我們得要普遍接受,在休息時間閒散,不代表他工作時間不努力;當休息時間沒有發揮同理心,不代表他工作時間不投入。

當這樣的道德調整成為社會主流共識,我們才能教育出下一個時代的救助人員,能夠打從心底願意放自己一馬。

三力損耗一直都在發生,只是有沒有意識到

熬夜值班之後,即使睡了一覺,隔天主觀上覺得體力回復了,但實際上思考速度還是會慢一些、做事情還是會輕微的丟東落西。這就是輕微的腦力損耗。

從凝重的現場氣氛出來,一回到家,聽到老媽媽呻吟身體不舒服,這時沒有靜心陪老媽媽慢慢傾訴,而是立刻去抱怨其他家人怎麼沒照顧好,這就是輕微的心力損耗。

上述都是壓力反應,沒有對錯,甚至只要在條件情境下就必然發生。而較重度的損耗時,就可能重複作夢夢到現場畫面、或是忍不住懊悔自己現場處置做得不好、或是出現較粗魯的言行。

再更嚴重的損耗時,便可能會持續長時間的焦躁、驚怖或低落、或對自己感到失望、或對體制失望。

由於各種文化因素,大眾的集體潛意識會想像,救助人員在災害時期像鋼鐵英雄一樣,沒有三力損耗的問題;這當然是大家對救助形象的推崇、可能也是救助人員對自己的期望。但回到實際層面,如果無法自始接受壓力反應的必然性,無法真實判斷並回報自己的三力損耗狀況,就無法做出合理的健康管理與風險管理。

所以需要導入合適的職場觀念,使大家體會到回報三力損耗不是在製造麻煩,而是一種有建設性的安全維護行為。讓每個救助人員都習慣如何簡明快速的回報當時造成三力損耗的因素,甚至能轉化為給其他同仁的因應意見。

平時的友善職場氣氛,才能體現在緊急情境之中

造成三力損耗的因素,可能來自現場的畫面、氣味、身體的觸感、哭聲;也可能來自工作分配糾紛、指令錯誤、跨單位間不協調、責任的歸咎、績效要求等等。要讓每個救助人員都能放心自在地呈報出這些壓力因素,需要相當友善的職場氣氛。

相對地,比如學長學弟制、老鳥菜鳥的身分意識、上下嚴明的階層主義、師長對生徒輩的威嚴、單位間的競爭意識,都會妨礙真實情感與真實訊息交換的流動性。

得要平時大家就習慣隨時有不同意見,跨單位討論時也不感到針鋒,即使有所取捨也不會覺得冒犯或不甘;所謂的上下階級只是職務上的安排,但是大家的自尊、言論自由、隱私權、互相關懷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習慣這樣的氣氛,才能自然的投射在危急時刻的每一個直覺互動中。

或許過去舊時代覺得,在危急時刻,有錢有勢者先得救,沒錢沒勢者沒得救。但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已經不擔心這樣的問題,該是時候讓救助人員從道德訴求、英雄主義、忠誠及形式主義的框架中跳脫,重新務實地把健康管理與風險管理的權利放在前面。

近年來台灣的災害之多確實令人意外,大家難免心有不甘、難免想問到底是誰的錯;但我們依然期待台灣在風雨中持續進步成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