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被當作是瘋子的勇氣嗎?——《靈魂奇遇記》與聚焦錯覺

你有被當作是瘋子的勇氣嗎?——《靈魂奇遇記》與聚焦錯覺
圖片來源:電影《靈魂奇遇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生不斷前行的過程中,你有勇氣停下來,撫躬自問「我正在做什麼」嗎?

文:Rondy(香港大學心理學系三年級學生)

(文章內容含有劇透)

當世界充斥着振奮人心的勵志演講,教導我們怎樣做才會成功時,《靈魂奇遇記》這套電影卻反其道而行,跟我們說:生命的重量不在於有多偉大的理想,而是有多享受生命中每一個微細的片刻。

FB_IMG_1573146316015_1573198083
圖片來源:電影《靈魂奇遇記》海報

電影中的主角阿祖沉醉於爵士樂夢,能輕易地進入「心流」的無人之境——這大概是許多人都趨之若鶩的境界,畢竟在這個紛紜雜沓的世俗裏,有多少人是真正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呢?可是阿祖的狂熱執着,讓他近乎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忽略了生命其餘的美好。他對母親的愛意漠然置之,只覺得她不明白自己的夢想,以致一直沒有打開心扉;他和老朋友剪髮師只談爵士樂,卻從來沒有關心過友人的過去;他為了自己的演出,敷衍同樣熱愛音樂的學生。當他還未踏上自己夢寐以求的舞台就被告知已離開人世時,他破口大喊:「我不能就這樣死去,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可是在他回到凡間完成演出後,他頓時感到空虛不已——「我等了『這一天』一輩子,我以為過了『這一天』我就會有所不同。」前輩雲淡風輕地說:「小魚努力尋找海洋,但老魚卻對小魚說『我們已經在海洋了』。」我們總會高估完成某件事情後所帶來的快樂:「只要我得到這份工作,我便會快樂;只要我成功置業,我便會快樂;只要我收入達致某水平,我便會快樂。」

這其實和心理學上被稱為「聚焦錯覺」的概念有關:當我們在想它的時候,生命中沒有其他東西比它更重要;當我們注意某一時刻的時候,會忽略在其他時段發生的事情。我們幻想置業後就可以有個屬於自己的安樂窩,和家人在客廳無拘無束地享受天倫之樂。事實上我們為了換新居不惜選擇一份比較辛苦但更高薪的工作,每天加班而犧牲與愛人相處的時間,到頭來留在家中的時間不多,週末也因為疲憊不堪而多數躺在床上。

SOUL-ONLINE-USE-s464_105_pub_pub16_961_1
圖片來源:電影《靈魂奇遇記》劇照

所以我們不應追隨目標嗎?絕不——只是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我們千萬不能忘記要用心感受沿途的風景。從未投胎過的22號,即使受過許多偉人的指導,仍然找不到生命的火花,正如佛家所言:生是一切苦的起源,他自詡看透塵世,不願意投胎做人,卻誤打誤撞下落入凡間。這一次的旅途讓他感受到活着的美好:一片落葉丶一塊披薩丶一口冬甩…他珍而重之地對待生命中每一個片刻,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火花」而得到「地球通行証」。當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要定目標丶求第一丶做最好時,這套電影想告訴我們的是:用心體會活着的每個瞬間,便是為生命賦予最大的意義。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還帶出另一個重要的訊息——心流與迷失只是一線之差。進入心流狀態和迷失自我的人都是努力地在人生路上行走,只不過,前者無拘無束地在天空漫遊,後者漫無目的地在沙堆中匍匐。在大學的講堂中,老師總喜歡問:「各位同學有什麼問題嗎?」;而同學總喜歡問:「這次考試會考課本的內容嗎?我要溫習這份額外的閱讀材料嗎?」身邊有不乏孳孳不倦而成績卓越的人,但他們大多也是為了一級榮譽的證書,真正對學科滿腔熱忱的人寥寥可數。記得一次,筆者在一間自己非常喜歡的公司實習,在第一天我問身邊的同學,為什麼會選擇這間公司。他告訴我,讀商科的人每個學期都要實習。那時候的我困惑不解,因似乎沒有聽到預期中的回應;但我並沒有追問——或許他也尚未找到答案。在人生不斷前行的過程中,你有勇氣停下來,撫躬自問「我正在做什麼」嗎?

SOUL-ONLINE-USE-s320_23h_pub_pub16_291_c
圖片來源:電影《靈魂奇遇記》劇照

到底怎樣才能活出生命的火花?船長或許能給我們一點啟示:他完全沉醉於熱情之中,達致「無所待」的精神境界;他看透世事卻不執着也不厭倦,更願意主動幫助迷失的人尋回方向。在現實之中,他是一個在街頭轉動廣告板而且衣衫襤褸的老人,更有一個稱號:「瘋子」。在奼紫嫣紅的花花世界裏,迷失的人太多,但船長只有一個,旁人的不理解實是在所難免。仍然保有赤子之心的22號懂得生命的美好,當他鳧趨雀躍地高呼:「也許看天空就是我的火花,我會走路了!」,意志被多次擊潰的阿祖冷酷無情地反駁:「這不是人生目標,只是日常生活。」在活出生命的火花時,也許會被外人抨擊,你若想追尋最純真的靈魂,先問自己一句:你有被當作是瘋子的勇氣嗎?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