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吶+春浪嗨翻墾丁...但音樂人還能遠離壓力、貼近自然嗎?

春吶+春浪嗨翻墾丁...但音樂人還能遠離壓力、貼近自然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先的音樂人與觀眾們無奈地揮別墾丁,春吶會場內的人潮減少,而春吶會場外的墾丁人潮卻每創新高,甚至遠超過墾丁能承受的量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年度流行音樂盛事墾丁春天音樂季,由老牌的「春天吶喊」揭開序幕,另場偶像歌手風格的「春浪音樂節」,也接著在恆春機場開唱,音樂浪潮將淹沒墾丁。

聯合報導,警方估計會湧入十多萬遊客,但塞車、垃圾、噪音伴隨而來,在地恆春人,心情悲喜交雜。

每年音樂季估可帶來近十億元商機,讓人見識到「音樂經濟」的魔力,不過狂歡派對和酒後亂性充斥,還有警方抓不勝抓的吸毒轟趴,都讓訴求清新健康的「春吶」失了焦。

當地居民抱怨,「每到春天音樂季,門都不想出」,小吃店、餐廳和超商盡是遊客,只能告訴自己多忍耐幾天。

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Freddy)曾經在2006年的一篇網誌中寫道:

1995年的春假,兩個美國人與一群台灣的樂團們到墾丁找個場地,一邊度假一邊唱歌,「春天吶喊」自然而然誕生了,搖滾客們在墾丁街頭中三五成群漫步著,享受淡季墾丁的恬適風情。

「遠離壓力」、「慵懶」、「貼近自然」是春天吶喊最核心的元素,主辦人Jimi與Wade的初衷,便是提供簡易器材、強調度假氣氛、即興創意,這是音樂人們每年放鬆心情隨意亂玩的度假時刻,在這裡的演出,重視的不是硬體好壞,而是如何搭配這些簡易器材把玩出隨機創意;有些音樂人認為無法完整呈現演出品質而對春天吶喊敬而遠之,卻也有許多音樂人把握這難得的機會來一場卸去形象武裝的亂唱亂彈。

春天吶喊將搖滾樂融入墾丁自然景觀,創造了音樂人文與地景結合的墾丁春假新文化,越來越多的獨立音樂人、愛樂者相繼參與,開辦後五六年來穩定成長,並漸漸紮根。

但是這兩年春假期間的墾丁還能讓音樂人遠離壓力、感受慵懶、貼近自然嗎?

2006年的春假,這兩個美國人繼續與一群台灣樂團們在墾丁,期盼著一邊度假一邊唱歌的春天吶喊假期。然而春天吶喊會場附近出現搭順風車的七八個活動(有盜用春天吶喊名義舉辦者,也有另立新名舉辦者),墾丁街則成為一個巨大而雜亂的夜市,數萬人潮只是來湊熱鬧而不是來參加任何音樂活動,墾丁內外交通大亂甚至發生不堪久耐的砸車事件,民宿房價飆漲更勝暑期旺季,鄰近的小灣、南灣遍地垃圾。

近年來,原先的音樂人與觀眾們無奈地揮別墾丁,春天吶喊會場內的人潮減少,而春天吶喊會場外的墾丁人潮卻每創新高,甚至遠超過墾丁能承受的量了。

曾經,春天的墾丁,有著人文與地景的深度結合,創造了「獨立搖滾、海灘、輕鬆慵懶」的共同回憶;然而今年春天的墾丁,除了春天吶喊依舊搖滾,趕搭順風車的各類電音、流行、偶像派對…品質參差不齊地忙著擠在春假開辦,貫穿墾丁街幾公里從頭到尾大聲放送的廉價B版電子舞曲成為墾丁的聽覺主流;數以萬計的新族類也許不在乎這種變調,卻成為連年參加春天吶喊的搖滾客們久久難以揮去的夢魘。

獨立搖滾被廉價B版電音洗的一乾二淨,海灘被垃圾佔據,超載的人潮只見擁擠,誰能慵懶?曾經的人文深度與回憶,竟然被啃食得連骨頭都不剩。尤記得早年的春天吶喊,沿著墾丁街走向六福山莊之時,偶爾聽到經過的車輛大聲播放廉價B版電音,還覺得這些人跟整個春假的墾丁人文景緻真顯得格格不入,沒想到這一兩年,竟然是我們這些搖滾客最顯得格格不入。

幾年來,我遍遊世界各國音樂活動,從未看過哪個音樂節慶在多年耕耘,創造出難得的人文地景而建立名聲後,各懷鬼胎的多方人馬頓時湧入,致使原活動及其所建立的文化價值竟被生吞活剝至屍骨無存,令人不寒而慄!

春吶x春浪嗨翻墾丁 居民不想出門(聯合)
讓音樂人關注政治 林昶佐:靠歌迷啓發(新頭殼)
十二年後,春天吶喊終被生吞活剝至此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