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男人與他的海》:這一片海有一種孤獨,說的是男人漂流時的理想與偉大航程

【影評】《男人與他的海》:這一片海有一種孤獨,說的是男人漂流時的理想與偉大航程
Photo Credit: 《男人與他的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人與他的海》以大量空拍和紀錄二人工作生活的片段組成,你可以看見關於臺灣海潮顏色、鯨豚樣貌的不同,也能感受一些孤獨背後的故事。

你有看見一座島嗎
島上有我愛的人
你若看到他
告訴他 我想他—《男人與他的海》電影主題曲〈漂島〉

片尾林生祥的歌聲響起,唱著關於海島、鯨魚還有漂流啊,悠遊在這片浩瀚海上的男兒回到了陸地,接著準備著下一次下海的旅程。紀錄片《男人與他的海》以兩位男人作為主角,一是作家廖鴻基、二是水下攝影師金磊,他們都是花了好幾個十年時間面對大海的男人,用文字、攝影或是一場又一場演講和計畫,來述說他們心裡想告訴我們關於海的故事。

《男人與他的海》左起金磊、導演黃嘉俊、廖鴻基
Photo Credit: 牽猴子提供
左起金磊、導演黃嘉俊、廖鴻基

為什麼呢?廖鴻基用他的口白說出:「我的船曾經被數千隻海豚團團圍住,但是那個年代當我回到陸地上, 卻沒有人要相信。」一個被海圍繞的島嶼,卻擁有太多消波塊、工業區、觀光飯店或是從「黑水溝」歷史延伸至今禁忌與隔絕的岸。

一面是政治歷史來爭議不休的中國,另一面是世界最大的太平洋起始島嶼邊緣。我們喜愛看海感覺心都遼闊了,喜愛捕撈各種美味的海產,或想到夏天能在沙灘邊比基尼與衝浪季節。但若真的到了海裡頭,海裡頭銳減的鯨豚,因為污染和資本化破壞的,各種尚未處於人類與這另一個海上世界的平衡是最難與緩慢地解決過程。

所以我們得要親身去看見與體會。

電影以「男人」為標題,破題了海洋作為了母親源頭的神話概念,所有的生物都是從海裡演化而來的。「回歸」似乎成為了這二名男人不必說明自然而然的必然,不斷出航、在海上的日子,艱辛難熬都像是冒險的動力。

因為渴望自由與自在,像是那些鯨豚噴水花、跳耀於船隻身邊,或是廖鴻基獨自乘著小筏那真讓人想起《少年Pi的奇幻漂流》裡頭冒險的畫面,然而這毫無特效、真真切切地在眼前呈現。有一場金磊主觀視角帶著攝影機混亂準備下潛,周圍該注意和工作事項叨擾不停,但那一下海後準備拍攝龐大且美麗的鯨魚,卻如此寧靜和平緩。

這一片海是有一種孤獨,說的是男人漂流時的理想與偉大航程,奔向自由離開碼頭。電影裡卻從未拍攝出金磊的妻子,明明行動上如此熱愛母性的海,卻不知道該如何和家人說愛。廖鴻基帶著一些克制冷靜說出第一次帶女兒出航時,她竟然只是沉醉在男朋友的擁抱裡的難過;金磊的兩個孩子很黏他,但他最常使用的方法只能是重複再說一次他們的話。

157884035_521857782535042_15873991796851
Photo Credit: 牽猴子提供

我們在海上時仍是愛的,島上的人。但往往卻忘了到底該怎麼兼顧從男孩變成男人後,或許你面對家庭的責任與關愛,同樣是人生中重要的課題。正如同我們把島嶼或海洋當成一個大家庭,我們都在裡頭學習如何包容、相愛、陪伴和依賴。

《男人與他的海》以大量空拍和紀錄兩人工作生活的片段組成,你可以看見關於台灣海潮顏色、鯨豚樣貌的不同,也能感受一些孤獨背後的故事。而林生祥簡單和弦的、鄉土和抒情的配樂更是引領影像最好的嚮導了。

最後,歌詞裡唱著:「你有看見一座島嗎/島上有我愛的人/你若看到他/告訴他 我想他⋯⋯」是啊,我們深愛著這片大海上美麗與母親神話的初始,也深愛著島嶼上頭建立起文明後的家庭和一切想念的她。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