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上):「巧取豪奪」商業中心津島,走出自立第一步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上):「巧取豪奪」商業中心津島,走出自立第一步
《信長之野望・大志》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重要的是,彈正忠家得到津島後能夠完全支配,津島已成為彈正忠家的私有地,這也代表彈正忠家開始擺脫一直以來的身份地位,向自立化走出第一步。這也是信秀開始名揚天下的契機,甚至可以說是決定了其子信長及織田彈正忠家命運的第一步。

一般談到織田信長,人們都會被信長的特立獨行、具有個性的性格所吸引。從歷史上來看,織田氏能在戰國日本叱吒風雲定與信長的「天下布武」有莫大的關係。然而,事實上信長能一躍成為「天下人」的根基又是怎麼來的呢?當然一定要提到的是信長的父親.織田信秀。

織田信秀在戰國歷史上的評價,主要還是以他為兒子信長日後馳騁天下打下基礎為焦點。明治時期的史學大家田中義成總結織田信秀的一生時說:

日後信長雄飛海內,固然是因為其雄略而起,然而此亦因為有信秀打下基礎所致。因此要研究信長的事業之時,不可忽略信秀的事蹟。

然而,這樣的話,信秀的歷史位置便只停留在「信長之父」的層面,沒有獲得獨立的評價,因此本連載在追溯信長人生前,筆者認為有必要交代信秀作為「一個權力者」的歷史,從而更客觀地看待信長的崛起。

有關織田信秀的生年一般都是倚靠記述織田信長的回憶錄《信長公記》中提到信秀死時享年42歲。按當地的史料,大抵確定信秀應死於1552年(天文21)。這樣推算的話,信秀乃生於1509年(永正6)。關於信秀的前半生,由於存世的史料不多,所知不詳。

1526年(大永6)連歌師島田宗長在前往駿河途中在津島停留,並與當時的「津島領主」織田霜台(「彈正忠」的別稱)的兒子「三郎」見面。以信秀的生年推算,這個「三郎」便是信秀,自然「織田霜台」便是信秀之父彈正忠信貞。

shutterstock_160583179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織田家家紋

勝幡與津島

有關信貞的事蹟,我們更是所知更少,唯一又較重要的事件就是1524年(大永4)前後,織田彈正忠信貞出兵攻佔了津島。津島町眾雖然抵抗,但最終被迫與信貞方和解,逐漸受到信貞的支配。所以,宗長當年見面信貞及信秀的時候乃兩父子剛得到津島不久的時候。

之前已說明信貞出身的彈正忠家乃尾張國守護代織田大和守家的三奉行之一,一般相信彈正忠家乃大和守家的庶族,同家在戰國初期以尾張西部中島郡勝幡為主城,也是後來信長出生的地方。中島郡本來為尾張上四郡守護代織田伊勢守家所轄之地,後來不知為何以及何時被敵對的彈正忠家奪取。

勝幡位於尾張國西部,勝幡城倚三宅川而建,有關勝幡城的記載並不多,江戶時代的尾張國地誌《張州府志》中對於勝幡城的記載才寥寥十數字,僅形容其為信秀之城而結尾。然而,綜合目前留下的繪圖及其他地誌來看,勝幡城雖然是平地之城,但其的規模比當時有名的朝倉氏一乘谷居城更大,當然這應該是經歷了信貞至信長初期三代為止的經營,絕非從一開始就擁有如此規模。

1533年(天文2)7月,京都名門貴族山科言繼及當代連歌大家飛鳥井雅綱一同來到勝幡,為朝廷的生活費向信秀求救,兩人經津島前往勝幡城。當時的勝幡城內正在修建,工程之浩大讓這兩位公卿嘆為觀止。當時的信秀25歲,信長則在次年出生於此城。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織田信秀的實力足以令久居京都的公卿都大感震撼,信秀的實力來源當然與其父奪取津島有關,而上述勝幡城的規模能與越前朝倉氏居館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原因,乃因為彈正忠家的財力通過控制津島而得以大大提升。那麼為什麼津島就能有如此大的力量,足以使彈正忠家一躍而起呢?首先要說明津島的特點。

Tsushima_Tennō-matsuri
Photo Credit: 歌川廣重 @ public domain
江戶時代描繪至今有600多年歷史的宗教盛事「津島天王祭」的畫作

津島位於尾張國西南端,乃天王川口發展出來的三角洲地帶,古來是尾張與鄰國伊勢國境間的小渡口。同地的津島牛頭天王神社成為尾張國熱田神宮之外較有力的宗教中心,加上位處東海道來往東國及近畿要道之間,與伊勢的桑名及三河灣形成一個貿易圈。

因此到了戰國初期,根據上面提到的《宗長日記》記載,大永年間(1520~1527)的津島以津島牛頭天王神社為中心慢慢從一個邊境渡口發展成為米、布等重要物資轉運及人流交通的中心地,津島進出伊勢灣的船隻熙來攘往,足見當時津島已是從伊勢路進入三遠駿的中轉之地。

在這種經濟實力下,津島發展出由町眾共同管理的自治組織,在現存的記載上,直至信貞的出現為止,津島並沒有完全受制於當地權力的明顯記錄。勝幡與津島只有不到5公里之遙,自然信貞將眼光瞄向津島也是自然不過的了。

其實彈正忠家「巧取豪奪」已有前科,中島郡的妙興寺就記載織田彈正忠家自良信(信秀祖父)開始,信貞、信秀三代都不斷蠶食寺領。這或許跟彈正忠家從伊勢守家奪取中島郡後,在守護代大和守家的默許下急速發展其勢力有關。

無論如何,織田信貞拿下津島後,雖然不至於立即能完全控制,但這對於日後彈正忠家起飛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雖說是強行奪取了津島,但這不代表信貞及信秀只為了奪取津島的資源及錢財。

在戰國時代初期,大名權力與商人、町眾之間的關係並非純粹的支配與被支配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在於維持互惠互利的關係。事實上,彈正忠家在支配津島後與傳統在當地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津島神社神主家及同族堀田、冰室諸氏保持良好的關係,後來信長在正德寺會見岳父齋藤道三時也是堀田氏從中協調,信貞更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津島的有力家族大橋氏為妻。

這裡最重要的是,彈正忠家得到津島後能夠完全支配,換言之,津島已成為彈正忠家的私有地,這也代表彈正忠家開始擺脫一直以來的身份地位,向自立化走出第一步。承繼及發展彈正忠家的織田信秀在這種有力的支持下,開始著手擴大勢力,這也是信秀開始名揚天下的契機,甚至可以說是決定了其子信長及織田彈正忠家命運的第一步。

  •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中):奪取那古野城,踏出大展拳腳的第一步
  •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下):周旋在兩大強敵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本文由日本史專欄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YouTube頻道,新作《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已經出版,歡迎多多支持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