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下):周旋在兩大強敵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下):周旋在兩大強敵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548年的小豆坂之戰及1549年的安祥城之戰後,信秀辛苦經營的西三河戰線便被銳意西進的今川軍迅速瓦解,加上年前的稻葉山城之戰大敗,信秀在當時事實上面對東、北兩方的同時壓力。

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1535年,三河的松平清康(德川家康祖父)被家臣暗殺後,信秀與三河的局勢頓時改變。清康死後,其子松平廣忠(家康之父)繼承當家之位後,原本氣勢如虹的松平家轉向守勢。面對信秀的反攻,松平廣忠於1540年打算先發制人,意圖攻下尾張與三河邊界的鳴海城。然而,這個絕地反擊戰最終以失敗告終。信秀有見及此也進行了反擊戰,同年夏天,信秀攻下了松平廣忠的主城.安祥城,史稱「安祥城之戰」。

以信秀的角度而言,經過此戰後,信秀成功將勢力圈擴大至西三河的同時,也是成功將尾張內的外敵完全趕出尾張國。這樣一來,信秀的名聲更是與日俱增,然而,反攻松平氏的戰事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便是進一步刺激控制遠江、駿河的今川氏。織田氏對今川氏的戰事已是時間的問題,而將兩個勢力拉扯在一起的松平氏的將來也可稱得上是波瀾萬丈,這或許便是命運的作弄。

安祥城之戰後的廣忠被迫退到岡崎,松平家的情勢已是岌岌可危(安祥城與岡崎城相距不足六公里)。在這個時候,家中各族出現不穩,原本已是親信秀的同族櫻井信定意圖趕走廣忠,進而控制岡崎城,此舉無疑將擴大信秀的優勢,而松平家的情況則將更加岌岌可危。於是在安祥城被奪及家中反叛的情況下,四面楚歌的廣忠便求救於今川義元。

今川義元乃駿河今川氏第九代的當主,正當松平清康在守山被殺的時候,今川義元正與庶兄玄廣惠探爭奪當家之位,爆發了有名「花倉之亂」。最終義元成功繼承當家之位,正式走進歷史的舞台。

Imagawa-Yoshimoto-Ukiyo-e
Photo Credit: 歌川國芳 @ public domain
今川義元

當時的他內政上要收拾內亂後的局勢外,在外交上也採取了與父兄不同的方針,他選擇與宿敵甲斐武田氏修好,並迎娶了武田信虎長女為妻,此舉等於與友好的小田原北條氏反臉,東海地區的局勢也因此走向不明朗。後面我們會看到東海三家的關係改變其實也同時影響到尾張及三河方面的情勢發展。

松平廣忠出使到駿河求救時,義元才在位第3年。對於義元來說,這無疑給予了自己進兵三河的絕好機會,然而,義元在當時只能運用影響力讓被趕出岡崎的廣忠在1年後的1541回到岡崎城,至於進兵支援則要等到7年後才能成事。這都因為東面的北條氏綱一直進行外交及謀略工作,意圖牽制今川義元。

兩家終於在數年後的1545年爆發了著名的「第一次河東之亂」。在這個情況下,義元並無餘力向三河進行支援,因此,信秀能夠繼續領有西三河算是受惠於此。然而,信秀雖然暫時保住西三河,但卻又捲入另一個事件之中。這事件可說是標誌著信秀的人生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1544年,尾張北面的美濃國發生內亂,守護土岐賴藝被權臣齋藤道三趕出美濃。被趕走的賴藝逃到尾張國後,通過一族的賴純連絡越前國朝倉氏,並成功請來了朝倉宗滴的援軍,與此同時,賴藝也向織田信秀請求出兵進行南北夾攻,試圖一舉奪回美濃國。

然而,局勢一直處於膠著狀態,信秀在3年後的1547年終於糾合尾張國內的諸勢力出兵向道三的主城稻葉山城(後來的岐阜城)。

這裡要注意的是,攻圍稻葉山城的信秀除了出動自己的軍隊外,還利用支援土岐氏的大義名份,號召了整個尾張國內的各家勢力一同出兵,因此,如能一舉成功的話,信秀自己及彈正忠家的影響力擴大至整個尾張國內。

然而,這個如意算盤沒有打響。齋藤道三面對大軍壓境採取堅守不出的策略,信秀帶領的尾張軍只好圍城半月後退兵,就在這個時候,道三突然出兵追擊,使尾張軍陣腳大亂,《信長公記》記載這次追擊戰中尾張軍死傷逾5000人,信秀也只能勉強突圍而出,免於戰死。

這次大敗後,雖然沒有使信秀的實力受到大的打擊,但最大的損失是多年來贏取的聲望及光榮被大敗塗上污點。

shutterstock_19217977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現在的岐阜城(稻葉山城)

稻葉山城之戰後,尾張北部的伊勢守家及其支族轉為與信秀敵對,而大約在同時間,一直默認信秀行動的守護代織田達勝病死,信秀喪失了精神靠山,一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東面的今川義元也趕來向信秀的傷口撒盬。

義元通過與武田、北條達成三家同盟,終於將方向集中在三河、尾張的戰線上。就在信秀大敗於稻葉山城前一年開始,今川義元的軍師太原崇孚在兩年間率兵攻下東三河的今橋城及田原城,進一步向西三河進迫。

義元利用這次機會向松平廣忠要求交出嫡子竹千代(家康)作為人質,換取今川氏的支援,廣忠答應後便將竹千代送往駿府,但竹千代在途中被織田方的戶田堯光劫走,這件事件進一步令今川家矢意向西三河甚至尾張進兵。

1548年今川軍在小豆坂之戰打敗了信秀,及至翌年再攻下了信秀控制數年的安祥城,更俘虜了信秀的庶長子信廣(信長庶兄),於是今川與織田達成了交換引渡人質的協議,被劫走的竹千代被送還給今川方,信廣也被送回尾張。

其實在此期間的信秀也絕非坐以待斃,早在三家同盟前信秀便與北條氏康互通,也一直關注三家的情況,因此,當時的局勢及敵我關係其實牽扯到整個東海地區各家的互動。然而1548年的小豆坂之戰及1549年的安祥城之戰後,信秀辛苦經營的西三河戰線便被銳意西進的今川軍迅速瓦解,加上年前的稻葉山城之戰大敗,信秀在當時事實上面對東、北兩方的同時壓力。

同時應付兩個強大的對手絕非良策,於是信秀便選擇與齋藤道三締盟,由重臣平手政秀向道三提親,將其女嫁予信秀嫡乃信長為妻,藉此化解兩家的對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