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灰有罪:篤灰給東德的「人權律師」舒羅爾

篤灰有罪:篤灰給東德的「人權律師」舒羅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舒羅爾的故事很清楚指出,篤灰不是沒後果的。這位本來有機會與默克爾平起平坐,成為統一後德國高官的人,因為告密而身敗名裂。

這世代流行篤灰,不只在亞洲一些地方有樂此不疲的告密文化,鼓吹在學校、大學、社交平台、藝術界全方位監察身邊的人;在美國,也有人鼓勵舉報支持某些候選人的人,讓他們失去工作。

在東德的末年,一位當時得令,被視為將在民主化德國發光發熱的年輕律師,卻因為被揭發替東德執政黨篤灰,最後不但丟掉律師資格,還成為階下囚。他就是舒羅爾(Wolfgang Schnur),獲譽為默克爾的伯樂,發掘這位未來總理的人。

舒羅爾出身於東德的北部,年輕時已積極參與基督教會的事務,並活躍於民主活動。這位律師在這個獨裁國度裡,替過不少異見人士和民主人士辯護,怎樣看來也是個人權分子。就在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前一個月,他和幾位民主人士成立了一個名為「民主突破」(Demokratischer Aufbruch) 的組織,準備參與1990年開放後的東德選舉。當時40多歲的他聲望甚殷,被視為東德總理的熱門人選。他也提拔了一位年輕物理教授當「民主突破」的發言人,她就是默克爾。舒羅爾和默克爾當牧師的父親是好友,大家在東德的基督教會合作多年。

AP_961127022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舒羅爾(Wolfgang Schnur)。

誰知在選舉前幾天,東德秘密警察公開了這位律師的檔案,記述他曾為秘密警察當了20多年線人。在選舉前幾天,舒羅爾才與指示他的上級會面過。資料公開後,舒羅爾只好退出選舉,之後也被他的民主政黨開除黨籍。

德國統一後,舒羅爾繼續當律師,亦成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1993年卻因職業失德被除牌。1996年,他被控曾在東德時期告密,違反德國刑法241 a條的「政治嫌疑罪」(Politische Verdächtigung)。這條法律懲治任何可導致對方遭政治迫害的告密行為,包括人身侵害、剝奪自由和工作或經濟狀況受影響。一經定罪,可處一至十年的監禁。兩德統一後,德國政府把這條法律擴大至追究東德的告密行為。

舒羅爾被控曾經出賣兩位他的當事人,向東德政府披露他們分別與西德電視台有聯繫,以及在家中天花板收藏一份西德批評東德的文件。舒羅爾罪成被判囚一年,之後又牽涉其他官非。後來他生活拮据,並悄悄搬到奧地利,直至2016年離世。

舒羅爾的故事很清楚指出,篤灰不是沒後果的。這位本來有機會與默克爾平起平坐,成為統一後德國高官的人,因為告密而身敗名裂。今天世上很多告密的人都以為篤灰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既可挫敗不喜歡的人,又可得到金錢利益,但他們不知道有天一切都會浮上水面。但在告密文化盛行的今天,又有幾人會明白這個教訓?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