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愛國主義又想避免戰爭,當今中國與戰前日本差不多幼稚

鼓吹愛國主義又想避免戰爭,當今中國與戰前日本差不多幼稚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個昭和時代,政府和民間就在不想打、想打兩種意見拉鋸的過程中,一步一步邁向毀滅性的戰爭。政府一面鼓勵愛國主義,一面又想要避免戰爭,這種自相矛盾、左手打右手的做法,根本就不可能形成一個合理的政策。

現在的中國,簡直是開戰前的日本

代表威權統治也可以良善治理陣營的中國,最近和自由民主國家頻繁吵架。先是緊縮香港選舉空間,接著兩位首席外事官員楊潔篪和王毅,在安克拉治和美國官員大吵;還有駐法大使盧沙野也和法國人為了台灣議題不愉快,最近國內輿情又因為「新疆棉」的事情而民族主義充滿,杯葛成衣廠商。

針對最近的戰狼情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拿1900年的「八國聯軍」為題,強力回擊自由民主陣營的批評,雖說有那麼一點「誰是慈禧」的荒謬,但華春瑩的說法,代表了官方的主旋律,從晚清被列強欺負,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有人拿來和日本幕末到明治的時代氛圍來比擬。但我倒覺得,比較像是1930年代一步一步落入毀滅性戰爭泥沼的戰前日本。

代表自由民主昂揚時代的大正天皇,死於1926年,很多人認為這代表「大正民主」的終結。不過一個時代的終結,往往有其預兆和後情,「大正民主」背後的自由氣氛,是因為日本開始有了多數黨組閣的議會內閣制,從政府擁有絕對權力,進入民權時代所帶來的改變。同時,激進的、溫和的,各種進步主張、左翼理想,也各自有了一些社會支持,成為政治力量,政府雖偶有彈壓,但大多投鼠忌器。

到了昭和天皇繼位,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漸漸昂揚,保守派憂心太過自由的政治,會衝擊社會秩序,因此主張嚴厲彈壓左派。而在富國強兵氣氛中壯大的軍隊,則因為民族主義的氣氛,變得越來越不受控。軍隊先介入中國北伐,在山東和蔣介石的北伐軍衝突;後來還在東北皇姑屯炸死了親日軍人張作霖。這些魯莽的行動,不僅沒有阻止中國統一,反而惹怒了張作霖兒子張學良選擇易幟,選擇和蔣介石同一陣線。

接著,日本在華盛頓軍縮會議中的讓步,也讓海軍抓狂。主張讓步的海軍大臣財部彪,被海軍內部大老們毫不留情地攻擊,連出國開會帶夫人,都被說成「打仗帶老婆」。首相若槻禮次郎在國會詢答時,表示軍縮已經請示過天皇,卻被批評是「統帥權干犯」,在議會被在野黨轟得體無完膚。

此時無論是陸軍還是海軍,以民族主義為核心思想,討厭議會政治、不願屈服國際壓力的氣氛正逐漸成為主流。

最誇張的是1931年的「滿洲事變」,在若槻政府「不擴大事端」的要求下,關東軍卻一口氣發兵到中國東北主要城市。另外,朝鮮軍司令林銑十郎甚至不待命令,直接命令軍隊度過鴨綠江支援,而若槻內閣也只好摸摸鼻子認帳,沒有懲處任何軍官。

軍隊無視於政府命令擅自行動,還受到政府包庇,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1933年的「GO STOP事件」就是軍隊無法無天的例子。事出於一名小兵在大阪闖紅燈,被警察攔下,小兵跟警察大吵,認為警察不能指揮軍人。此事最後導致軍警鬧得不可開交,軍隊還結夥打砸警局,最後搞到天皇必須出面調停。結果帶兵鬧事的軍官寺內壽一,後來官運亨通,當到陸軍大臣、台灣軍司令官和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日本戰敗時他是南方軍司令官。

此外,在「GO STOP事件」的前一年,首相犬養毅被暴走的海軍政變殺死,也是軍隊無法無天的例子。犬養是繼濱口雄幸之後,第二位被右翼人士殺死的首相,只是濱口是被民間人士刺殺,犬養卻是在政變中犧牲。暴走的海軍年輕軍官事後雖然都遭到懲罰,但海軍大老們多半對暴走的年輕軍官多抱著同情。

May_15_Incident
Photo Credit:Osaka Asahi Shimbun@Wiki Public Domain

犬養被刺的「五一五事件」後,日本議會內閣宣告結束,務實能幹的海軍大將齋藤實出面組織「舉國一致內閣」來收拾殘局,但同情民族主義的氣氛,後來更引爆為更大規模的陸軍政變「二二六事件」。

「二二六事件」是軍隊中比較保守謹慎的「統制派」,和激進的民族主義者「皇道派」間的衝突,最後因為天皇支持「統制派」而讓政變失敗收場。

政變之後為了安撫軍方,內閣組成中的陸相、海相兩職恢復「現役武官制」。意思就是未來如果沒有軍方同意,內閣就無法組成,這個後果導致後來任何反戰的內閣動輒就被倒閣,甚至1945年日本投降之前,陸軍內部還有要求陸軍大臣辭職,導致主張終戰的鈴木內閣下台,才能戰到最後一兵一卒這樣的主張。

當然神國日本的瘋狂行動不只這些,後來還有貿然成立滿洲國、退出國際聯盟等等莫名舉動,尤其是退出國聯一事,主事的松岡洋右一開始非常懊惱,還在外國避了一陣子風頭。沒想到回國後,發現國內輿論居然一片叫好,全日本都覺得他是對抗西方國家欺負日本的英雄,國聯根本不重要,退出也無所謂,松岡自己想必也覺得相當荒謬。

到了1937年盧溝橋事變,當時的內閣也是要求要避免擴大衝突,結果軍方不聽指揮,引發為華北全面衝突。為了引開國際目光,日軍還在上海發動衝突,演變成日軍和中國主力部隊全面戰爭的「淞滬會戰」,這也是軍方不聽指揮、魯莽行動的結果。當然,受制於軍方倒閣威脅,無法壓制軍方的內閣,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日中全面戰爭後不久,日本開始感受到美國禁運的壓力。國內開始有「ABCD包圍網」的說法,取美國、英國、中國和荷蘭四國同盟的立場,鼓吹日本如果要成為世界強國,就要跟ABCD四國在太平洋地區一決死戰,突破包圍網。

這種想法簡直跟中國庚子拳亂大戰八國聯軍差不多幼稚,對於幼稚的民族主義,戰前首相米內光政、近衛文磨都抱著反對態度,甚至後來要求東條英機組閣,也是因為天皇覺得只有他能管住軍隊,避免全面戰爭。然而這些政府官員,都沒有能力阻止民間的愛國主義氣氛,以及被這種氣氛拖著走的決策風險。

整個昭和時代,政府和民間就在不想打、想打兩種意見拉鋸的過程中,一步一步邁向毀滅性的戰爭。政府一面鼓勵愛國主義,一面又想要避免戰爭,這種自相矛盾、左手打右手的做法,根本就不可能形成一個合理的政策。

歷史通常是以古鑑今,寫這篇文章也是想提醒中國政府,一邊鼓吹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卻又一邊想要阻止軍方、小粉紅失控爆走,這種做法的危險,當年的日本的下場殷鑑在前,實在不宜重蹈覆轍,應該回頭是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