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病識感」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

《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病識感」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神醫學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本書所提及醫學知識與案例並不會因為司法系統的不同,而有地域上的差異。此外,有鑑於一般人對精神疾病認識的不足,重大刑案的精神鑑定每每掀起社會波瀾,本書既是寫給法律相關工作者,也是一本給大眾讀者的司法精神醫學入門指南。

相反的情況——當某人的筆試成績良好,之後面試卻表現得不太聰明時——通常表明該對象假裝愚笨,或存在某種身體狀況,干擾了溝通;例如,失聰或聽不清楚。在紙筆測驗之後,但在臨床面試之前出現的精神疾病也可能導致人們的智力水平下降。真正的認知能力下降通常是某種器質性疾病的結果,應 該進行醫學檢查並認真以待。假性痴呆(〔pseudodementia〕假失 智或虛假的認知能力下降)則發生在一個人因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拖累,導致他們出現智力或認知障礙。他們並非主動假裝,而是沒有精力去思考。通常,當他們的憂鬱症得到治療時,他們的智力和認知能力就會恢復。

認知功能

認知功能與智力相關,但不盡相同。認知意謂著思考的行為。每個人都會思考,然而有些人的思考比其他人更聰明一些。絕頂聰明的人的思考能力有可能受損,而愚笨的人的思考能力可能沒有受損。這個概念可能令人困惑,對某些人來說有點吹毛求疵,但通常對大多數人可能無關緊要,這個概念也可能比神經科醫師所希望的與神經學領域有更多交集。不過,在這裡我要強調,在精神狀態檢查中,我們問的某些問題更關注於認知而不是智力。

我們會詢問單字和找字。在一項正式檢查中,我會指著我的手錶,然後問:「這叫什麼?」答案應該是「手錶」。老一輩的人甚至會說「腕錶」。 「這個部分是什麼?」「 錶帶。」指向一枝筆,然後問, 「這是什麼?」那個人會說, 「一枝筆。 」「 這個部分是什麼?」「 筆蓋。」任何錯誤答案或回答困難,都表示受試者在思考或言語表達方面存在問題。如果你知道對方曾經中風,你不能直接假設對方的思考部分出了問題。

你可以假設的是,在看到物體和表達答案之間的迴路中的某處發生故障。故障可能發生在負責思考的部分,也可能在其他地方。由於系統中其他地方的故障,這些測試可能給你一個錯誤的答案,所以要依賴檢查者的專業來找出真正問題所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描述性的精神狀態檢查而不是打個分數就好。

我們可以做的其他類型的測驗,如要求對方遵循書面指令,像是「閉上眼睛」 , 「將這枝筆放在桌上」等等;仿畫圖形;或者,我最喜歡的:畫鐘測驗。時鐘圖為我們提供了豐富訊息,主要是神經學方面,由於它們的技術性和複雜度,我無法在此詳細解說。但是,如果你認為自己的辦公室裡有神經系統受損的人,並且想說服精神科醫師或神經學家檢查一下,就請他先畫個時鐘吧。當然,必須是傳統時鐘,而不是數位時鐘。

也許不久之後,人們將不再使用這種用於發現和理解腦功能障礙的奇妙工具,但是,一個混亂的時鐘值得等重的黃金。這個時鐘可以告訴你大腦的某部分是否根本不起作用,以及故障的確切部位。要解釋這些需要更多的篇幅,現在請先相信我。當你把一張委託人單純用手繪、筆觸幼稚的混亂時鐘圖傳真給你的專家時,他會感到驚奇的。

注意力和專注力

注意力(attention)和專注力(concentration)這兩個術語實 際上略有不同,但在臨床表現上非常相似。對神經心理學家以外的任何人來說,這些術語均指個人注意到並理解周圍發生的事情的能力。有許多不同的方法可以測試注意力和專注力。對於律師而言,重要的是能意識到,倘若一個人嚴重分心到無法正常持續對話,則有必要進行進一步評估。精神疾病的確診很少只是注意力和專注力的問題,因為這些異常特徵在多種疾病中都可能出現。

病識感

病識感(insight)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但也是個相對的特徵,對不同的人可能意謂著不同的含義。病識感關係到一個人對自己的了解。它可以指一個人對自己的精神疾病的理解,對人格或人格特徵的了解,對個人行為的了解,或是單指他需要服藥以幫助解決問題的理解。病識感可以是一個流動且相對的概念,但在某種程度上它始終與法律案件相關。通常,在司法案件中,最重要的是確定個人的病識感相對於法院考慮的問題是否完整。如果身為律師的你,認為你的委託人並不「理解」他或她現在面臨的情況,請尋求精神醫學專家意見。病識感的概念在精神病學與法律事務中極為重要,我們稍後將用一整章的篇幅來討論。

判斷力

顯然,大多數罪犯的判斷力都很差。精神科醫師可以回答的問題是,這種錯誤的判斷是否是某種精神病的一部分,抑或是每個人在法律上被認為具有的「選擇」的一部分。因此,在為法院進行評估時,陳述某人的判斷力「受損」是毫無意義的。法院需要知道為何此人的判斷力受損或者曾經受損,是中毒、頭部創傷、精神病、智力障礙,或僅僅是選擇不當的結果?如果身為律師的你無法釐清這部分,我們可以為你提供協助。一些精神科醫師和心理師使用某些生搬硬套的問題來評估判斷力。一個著名的例子是: 「如果你看到一封信落在郵筒旁邊的地上,上面貼了郵票,你會怎麼做?」

傳統的「正確」答案曾是把它投入郵筒中」。我已經很久沒在臨床聽到有人問這個問題了。我們現在不僅很少寄信,而且我們都被教導: 「看到不對勁就說。」一個說自己什麼都不做或是會報警的人不盡然是偏執狂,他可能只是看了太多有關恐怖分子的電視節目,或者住在一個經常有不明包裹爆炸的國家。因此,我們已經將這種制式問題重新調整成可以符合過去、現在、跟未來各式情境的行為評估。一個瘋狂的答案並不意謂有人瘋了, 「正確」的答案也不代表某人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