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病識感」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

《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病識感」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神醫學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本書所提及醫學知識與案例並不會因為司法系統的不同,而有地域上的差異。此外,有鑑於一般人對精神疾病認識的不足,重大刑案的精神鑑定每每掀起社會波瀾,本書既是寫給法律相關工作者,也是一本給大眾讀者的司法精神醫學入門指南。

總而言之,精神狀態檢查是我們評估某人當前精神狀態的基礎。我們會根據對方目前的情況,就能力、精神科住院之必要以及常見的是否使用藥物治療做出決策。至於其他決策,例如危險性、安置、是否能夠康復等等,需要更多的訊息才能準確評估。就像內科醫師詢問病史並進行身體檢查一樣,我們也是兩者並行。精神科醫師可以弄清楚病史和精神狀態檢查對你的委託人和你的法律案件的真正意義。

之前說過,我將舉例說明精神狀態檢查如何為你提供有關被評估者的訊息。本書稍後將討論如何善用你的專家,以及如何虐待對造的專家(因為我想讓你一直讀到最後)。但我要在這裡舉一個例子,因為它與精神狀態檢查的整個概念相吻合。我經常被要求擔任第二意見評估者。某人從地理位置更近或更便宜的另一位精神科醫師那裡獲得精神醫學評估。然後,我接到電話詢問是否願意看一下這個案例。接著,我會收到之前的評估做為案例資料的一部分。

有一次,我被要求評估兩個分別為十三歲和七歲的兄弟。我見到了兩個男孩,他們很可愛。當時,我的一個兒子正好十三歲。我請十三歲的哥哥站在我旁邊,這樣我可以比較他和我兒子的身高。他們的高度幾乎完全相同(與我相比),我寫進報告中。當我與個案工作者交談時,我問他: 「某某醫師是否很矮?」他開始大笑,然後說: 「你認識她嗎?」我說: 「我從沒見過她。」(我後來遇到本人,她真的迷你到可以當小矮人了。)

「高大且具威脅性」是主觀判斷用語,完全不適用於精神狀態檢查。這就是為什麼當你描述某人的樣子時,你要說,喬是一個十三歲淺膚色的非裔美籍男孩,身高五呎四吋,體重約一百三十磅。(我通常不會如此鉅細靡遺,我只說「與所述年齡相符」;但如果對方六十歲,身高四呎八吋,可能就需要置入實際身高。)但是將某人形容為具威脅性是不對的。

我曾參與關於性犯罪者的精神醫療工作多年,他們當中有些人的確頗具威脅性。「具威脅性」是一種判斷,可以出現在你的(精神科醫師的)結論中,它不屬於精神狀態檢查。而身體描述則確實屬於精神狀態檢查。我曾因過於詳實註記而遭遇麻煩:「犯人以極大的勃起向我致意。」事實如此,很抱歉 如果這讓任何人感覺冒犯。我又一次寫道:「C是我見過唯一 一位能夠設法同時堵住房間兩扇門的病人。我結束了治療並通知中尉。」

這些句子都是描述性的,它們可能比大多數精神科醫師寫的要生動一些。我從來沒有假裝自己是恪守傳統、中規中矩的類型,但是我以應有的方式做好我的工作。首先客觀描述,而非主觀判斷。我們不先入為主。我們描述、評估,然後給出建議。但願我們都不胡扯(waffle,與鬆餅同字),不過我們 將在另一章中談論胡扯大師。現在,讓我們在八十號公路旁的鬆餅屋趕上阿莫。

阿莫點了一份鬆餅。服務人員竊竊私語,他一點也稱不上 乾淨,他的鬍鬚看起來很噁心。惡臭(malodorous)算是一個禮 貌的用詞,大概只有精神科醫師會用它來形容他發臭的程度。

年輕的女服務生坦米送來鬆餅,但她年輕而缺乏經驗,忘記阿莫的鬆餅不加培根。也或許阿莫的精神狀態讓他沒有清楚表達自己的意願。我們無法得知。總之阿莫見到培根,當下變得暴怒。

「你給我吃這髒東西!這盤臭肉!因沙拉!真主至大!針孔眼!駱駝大便!我不能在這什麼細針駱駝的宇宙的糞坑裡吃這種髒東西!」阿莫語無倫次,反覆咆哮,直到幾個副警長進來,拔出手槍。

阿莫毫無意外地叫喊得更大聲了。再一次,這種衝突可能有兩種結局。副警長們可以先開槍再問問題,但幸運的是,他們沒有這麼做。也許他們看到轉移恐怖攻擊的機會和自己的十五分鐘英雄時刻,他們設法制服了阿莫(他只是揮舞著咖啡匙,在場幾乎沒有人會遭受任何危險),將他銬起來,把他扔進車後座,帶到警局。

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許多人看到了瘋狂。而且,像往常一樣,人們對它的回應方式不是醫學的,而是執法的。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它會是司法層面的,還是醫療層面的?當我們繼續穿越精神科術語世界的旅程時,請思考一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一個犯罪者「究竟是真的瘋了,還是只是壞人」?寫給律師與大眾讀者的精神醫學實務指南》,麥田出版

作者:薇薇安.雀恩.許奈德曼(Vivian Chern Shnaidman)
譯者:李淑伸

我們怎麼知道某人是瘋子還是壞人?
當瘋狂與疾病對決,有可能兩者兼有嗎?或者還有其他選擇?

在那些舉世矚目的重大新聞事件中,我們經常看到一種「二擇一」的心態,某人要不是完全瘋了,就是異常的精神病態者。人們總是大力反彈,說精神疾病只是藉口,「沒有證據」證明這些人有精神疾病,這群暴力的瘋子應該「轉念間回復正常」做出負責任的行為,否則就該關進監獄或處以死刑。

我們評斷,但我們不了解。
很重要的是,在做出論斷之前,至少要先努力理解。」

在「瘋狂」對上「惡質」的世界裡,其實有許多的瘋狂混跡於劣行之中。也許這群犯罪者當中有些真的是惡棍,有些人生病了,有些是精神病態者,有些則是其他狀況。也許有些人被虐待到根本沒辦法做出任何理性決定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