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中國》:「精準脫貧」救貴州?郭台銘不想回答的問題

《低端中國》:「精準脫貧」救貴州?郭台銘不想回答的問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低端中國》書中,作者羅谷深入廣東、貴州、湖北、安徽、海南、陝西各省,透過與當地的底層農民工建立緊密、親切的關係,做長期的追蹤報導。

文:羅谷(Dexter Roberts)

西部大開發拯救了貴州

「西部大開發」計畫確實有照應到貴州所需的基礎建設。這是貴州經濟發展的關鍵所在。貴州鄰省四川成都市一名美國外交官早在二〇〇〇年就告訴我說:「問題始終就在交通運輸,看你怎樣把產品送出去。」這個問題,經過了這麼多年,看起來像是終於解決了。在華西地區大舉進行基礎建設的「西部大開發」政策並沒有遺漏貴州。

二〇一七年,貴州的高速公路總長度已經有五千八百三十三公里,高速鐵路達到一千兩百一十四公里。貴陽、遵義、安順、梨平等城市總共興建了九座機場,全省電力網發電一千億千瓦。貴州的經濟確實已經在快速成長,過去五年來每一年平均成長百分之十點九。這使得該省貧窮率從二〇一二年的百分之廿六點八下降到二〇一八年的七點七五,赤貧人口減少了八百萬人。

不過,光是確保經濟學家所謂「真實經濟」成長,對中國的經濟計畫師而言常常都「不夠宏大」。現在官員希望的是,貴州的經濟發展,下一步應該要趕上全世界各地網路技術的快速發展,其中包括電商、社交媒體、視訊串流。政府的經濟計畫要求將貴州建設為資料儲存中心,保存每天都在增加的資訊。這些資訊必須在網路上有個歸處。好笑的是,貴州自然環境的特性以前一直使高端科技聞貴州而卻步,但是現在它們卻成了貴州得天獨厚之處。

貴州經常下雨,連同雨水造成的湍急河水,成了豐富的水力發電資源。這表示貴州電力很便宜。這對必須以低溫保存資料的伺服器很有利。貴州地處偏鄉,所以土地也很便宜。當地的氣溫低意味著資訊廠房比較不需要空調。那些石灰岩山丘,雖然地質特殊,但現在卻有了用途。包括騰訊在內,一些IT公司買了巨大的伺服器要安裝在貴陽市外新開發的商業園區時,往往發現他們可以把那些天然的喀斯特山洞當作自然冷卻系統,把伺服器廠蓋在裡面。

中央政府在二〇一五年決定中國應該發展「大數據雲」產業,於是開始把眼光望向中國的偏遠地區。土地和電力都很便宜的貴州在競爭激烈的各省中脫穎而出,大半原因在於貴州實在太過貧窮;這話聽起來很奇怪,但就是因為非常貧窮,所以極需要發展,所以成了這次發展計畫的首選地。不過也是因為極需要發展,所以這裡常常成為新秀黨官歷練之處。

中國的政治領導人幾乎總是要先在貧窮偏遠省份任職一段時間,之後才升任為北京高層。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曾經待過貴州,前財政部長樓繼偉、中央銀行總裁郭樹清也都待過這裡(習近平待過河北及福建的農村和比較富裕的浙江)。總之,二〇一五年政府在貴陽舉辦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時,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寧夏、內蒙等早先的競爭者,顯然已經不是中國雲數據產業發展的要角,所以後來也沒有像貴州省那樣接受中央政府揖注大筆補貼、減稅。

「精準脫貧」大作戰

後來習近平決定要在二〇二〇年前消滅貧窮,也是指定貴州為目標,而且還在二〇一七年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將這件事列為中國最優先任務,稱之為中國的「三大攻堅戰」(精準脫貧、防範金融風險、汙染防治)之一。中國政府將「脫貧」界定為「不再有人年收入低於兩千三百元人民幣」(相當於一年三百三十五美元或一天一美元;但這個數字仍然遠低於世界銀行設定的一天一點九美元)。

習近平以及一些政府官員認為做好脫貧可以提振中國共產黨日漸低迷的聲譽,非常重要,畢竟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初,使中國脫離貧窮就是共產黨標榜的理想。(中國的領導階層宣稱他們提早六年,在二〇一八年使中國的貧窮人口從八千兩百三十九萬人減少為一千六百六十萬人。看來他們真的會在二〇二〇年達成「完全脫貧」目標。)

他們知道,想要在二〇二一年將國民平均所得提高到一萬美元,同樣也是必須提高貧窮人口的生活水平才有可能。他們想要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之際將中國建設為「小康社會」;這是他們的國家目標之一。最初是鄧小平立下這個目標,之後歷任領導人都一再肯定,包括現任領導人習近平也是。

習近平在十一月舉行的黨代表大會特別以「貴州省代表」身分出席。這個姿態用意在於告訴大家他認為中國的崛起應該人人受益,而非只是某些省、市獲利。習近平對全國黨代表說起貧窮人口減少,環境改善,以及「良好的政治環境」,說「貴州省的成就是一個模範,象徵黨和國家自十八大以後重大的進步。」貴州省的成功顯示「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和計畫完全正確。」

習近平的愛將陳敏爾去了貴州之後,貴州的經濟開始呈現起飛之勢。陳敏爾今年四十一歲,在貴州起先是擔任副省長、省黨委副書記,後升任為省長、省委書記。他之前在浙江竄升,起先是在宣傳部任職,曾經一度擔任報社編輯,後又擔任當時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副手。到貴州擔任新職之後,這一個浙江人開始負責掌管龐大的基礎建設擴建計畫,開設「貴安新區」,並於二〇一四年一月開放給科技公司進駐。陳找了蘋果等跨國大公司來到貴陽。蘋果公司還同意投入合資十億美元建設儲存資料的廠房,從而和屬於貴州省政府的雲上貴州大數據公司連結。

貴州省崛起,另一個關鍵人物是陳剛。陳剛之前在北京當官,後來來貴州貴陽市擔任市委書記。這兩名高幹後來離開貴州之時,貴州及其省會貴陽市,至少在投資額以及GDP方面均已改觀。)蘋果公司,連同高通、華為、騰訊、阿里巴巴,以及幾家中國國有電信公司,總共在貴陽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二〇一七年,貴州省的數位經濟——廠家絕大部分都在省會貴陽——成長百分之卅七點二,成長速度居全國之冠,其中軟體服務成長卅四點八,電商百分之四十。省政府的一名官員說:「大數據已經成了貴州進入全世界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