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家長,我反對幼兒園教室內裝設監視器

身為一個家長,我反對幼兒園教室內裝設監視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會從「環境心理學」的角度,來討論監視器的裝設可能對勞動權、教育權這2個權利造成的損害,來說明身為一個家長,為何反對幼兒園教室內裝設監視器。

再這樣的情況下,孩子從小習慣處於被監控的環境,恐將治理機構權力介入個人日常生活正當化,而忽視「讓孩子成為有行動力的旁觀者」其實才是最有效增加安全的選項。

應以教育專業,回應家長對教室安全的需求

對於許多家長來說,教室有監視器是個讓人安心的選項,畢竟孩子在學校發生什麼事可能說不清楚,或苦無證據。說不定我自己在未來的某些時刻,也會想依賴監視器來處理問題。

但還是必須跳離家長這個主觀的身份,往後一步來看這個「安心需求」的本身究竟合不合理,因為並不是每個需求都具有正當性或是符合「時代趨勢」。所處的成長背景形塑了每個人對於安心的想像,與面對事情的做法。

我很悲觀的認為,父母與孩子世代衝突是無可避免,因為時代一直在前進,構成我們二個世代的人基本認知與意識形態的環境,就是如此不同。也因此父母必須不斷面對自身的「保守性」,思考對於孩子成長的那些不安、擔心和期望,是否可能是舊教育意識形態的殘留?哪些是當代或孩子真正所需?

比如除了監視器外,許多家長也對於孩子在公立幼兒園沒有學習注音符號及英文充滿焦慮,但我始終認為那是父母需面對的課題,而非由教育機構調整教育方針來滿足需求。

監視器也許讓家長對教育環境增加一些安心感,但這件事本質上對於教育的傷害,卻是遠大於其帶來的效益。教育現場當然得聽見家長的需求,但也必須要以符合「教育專業」的方式來回應。擔心孩子受到不當管教的對待,更積極的作為應該是降低師生比、以更民主化的教育哲學取代舊有師生權力關係,以及打造更能公共參與的校園空間。

更適切與有尊嚴的勞動空間與條件,才能支持老師施展其專業。才能對整個產業的環境造成改變,也能成就更好教育發展的可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