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部落客成功募得對總理李顯龍誹謗案罪賠償金,為何李顯龍還頻頻發起法律戰?

新加坡部落客成功募得對總理李顯龍誹謗案罪賠償金,為何李顯龍還頻頻發起法律戰?
2020年10月,梁思賢(圖右)與其律師林鼎(圖左)將進入高等法院接受誹謗罪審理。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一個有錢的、現代國家的領袖持續對他的國民提出訴訟?新加坡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指出,領導人視誹謗為對於政府地位和統治威信的「嚴重威脅」。

新加坡部落客、反對黨人民之聲黨(Peoples Voice Party)黨員梁實軒(Leong Sze Hian)被法院判處誹謗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需支付新幣13萬3000元(約新台幣282萬4662元)損害賠償金。5日梁實軒的律師林鼎( Lim Tean)在臉書表示,超過兩千人贊助他們在社群媒體上發起的群眾募資行動,已成功募得罰款全額。

南華早報》報導,過去數週,林鼎在臉書上頻頻貼文請求捐款,「嶄新的新加坡人將要誕生,每個市民都有信心在對抗那些壓抑他們言論自由的人時,身邊同伴會是彼此的護盾和堡壘。」根據《彭博社》報導,總理辦公室拒絕對此事的置評請求。

When the public stands up to help, you realise who is the real giant

Leong Sze Hian 發佈於 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海峽時報》報導,梁實軒因2018年11月在臉書分享一則馬來西亞新聞,該內容指稱馬來西亞首相納吉(Najib Razak )和李顯龍簽訂「秘密協議」,換取新加坡銀行助其自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陷入財務困境的主權基金(SWF)洗錢。

南華早報》報導,納吉因在2009年到2018年間涉及一馬公司醜聞,在一系列審判中共被判處12年刑期。梁實軒轉貼這則源於馬來西亞媒體網站《The Coverage》的新聞時,沒有寫下自己的評論,後來也刪除這則貼文,然而,李顯龍律師要求其因「傳播虛假沒有根據」的內容造成的損害公開道歉,梁實軒並未配合。李顯龍2018年12月對梁實軒提起誹謗告訴。

海峽時報》報導,主審此案的高等法院法官Aedit Abdullah在3月24日的判決書指出梁實軒行事時「並未向任何人詢問此事是否屬實」以及表現地「對這篇文章內容是否真實毫不在乎」。

梁實軒分享文章的貼文存在的三天(2018年11月7日到11日10日)內,吸引到22則按讚、5則評論和18個分享。Aedit Abdullah指出這則內容最多可以觸及到400名新加坡人,也就是梁實軒2060名臉書朋友和追蹤者中的20%——這個估計數字是香港大學(Hong Kong University)商學院社群媒體研究者Phan Tuan Quang作為此案的專家證人所提供的。

然而,Aedit Abdullah認為,梁實軒案更嚴重之處在於指稱李顯龍和他國領導人,聯合跨境盜用屬於他國國民的主權基金。「因此,我認為儘管觸及率低,判定新幣10萬元(約新台幣212萬3806元)的一般損害賠償金。」最後總額包括一般損害賠償金新幣10萬元和加重損害賠償新幣3萬3000元(約新台幣70萬856元)。

南華早報》報導,Aedit Abdullah判決李顯龍勝訴,並在判決書裡提到他會另外分開處理有關花費的事務。除了損害賠償,梁實軒可能也要負擔李顯龍的訴訟費用。梁實軒已經在2019年因為提起反訴失敗,付給李顯龍律師新幣2萬1000元(約新台幣44萬5999元)。

2018年,新加坡主要反對黨工人黨(Workers’ Party)三位主要領袖林瑞蓮、劉程強和畢丹星,因為指控市政基金管理失當,隨後面臨的訴訟耗盡他們的財源,也以個人身份發起群眾募資資助他們的法律戰。他們在三天內共募得新幣100萬8802元(約新台幣2142萬4997元)。

政治觀察家Felix Tan分析,由反對黨發起資助法律戰群眾募資的成功,顯示新加坡人認為訴訟是政府阻礙另類觀點與聲音的「強悍手段」,也覺得當局「不公平地」鎖定持不同觀點的特定人士。

「除了用選票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越來越多人也用不同方式表達不滿。」Felix Tan說,「透過像這樣的群眾募資捐助政治人物,也讓這些新加坡人維持他們的自主性。」

誹謗威脅政府

Vice》報導,另一位現居台灣的新加坡社會運動者鄞義林(Roy Ngerng)就沒有如此好運。2014年,鄞義林被李顯龍提起誹謗告訴,與其對簿公堂,甚至在法院上與李顯龍交叉詰問,鄞義林向《Vice》形容這是「他的歷史上驕傲的一刻」。不過鄞義林最終因為無法支付誹謗罪損害賠償費用(新幣15萬元,約新台幣318萬5709元)而逃離新加坡。

鄞義林認為梁實軒成功募款是一項進步的表徵,「在新加坡,抗爭是不被允許的。但是梁實軒的案件可以募到這麼多錢支付給總理(的訴訟賠償金),這傳遞了一個強烈的意涵:新加坡人不會再忍受政府濫訴敢言之人。」

為什麼一個有錢的、現代國家的領袖持續對他的國民提出訴訟?新加坡政治學者、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律系助理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指出,領導人視誹謗為對於政府地位和統治威信的「嚴重威脅」。

對於為何政治人物視尋求法律保護是保護名譽的「唯一方法」,「必須要釐清的是,在新加坡評論政治人物和政府是自由的,包括在任何政治層面上,可以批評他們的能力或是否適任。」陳慶文解釋,「但是言論涉及不誠實,貪腐或欺詐行為,對他們而言就芒刺在背。提出批評者必須拿出證據支持自己的言論,否則誹謗罪就會成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