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自由消失的年代》:當「差異」成為被攻擊的原罪,誰為仇恨添加薪火?

《差異自由消失的年代》:當「差異」成為被攻擊的原罪,誰為仇恨添加薪火?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社會有接受「不純粹」的自由,當自由與包容的量度越大,社會就會越能夠接受差異在身邊的存在,當越能習慣多樣與異質時,就越不會感到威脅與不安全,仇恨也就越難滋長。人們可以自由的呼吸自由的空氣,也就留下了讓自己也可以有不同發揮的空間。

文:李靜旻(阿旻旻,一個普通上班族,喜歡閱讀與寫作,希望能用文字分享所見所思所感。設有臉書粉專「阿旻旻閱讀趣」)

近期,在美國的亞裔人士遇襲事件頻傳,有亞特蘭大造成亞裔六死的槍擊案,有亞裔老婦在紐約街頭遇襲,有人在紐約地鐵遭暴打鎖喉,甚至在其他國家也有層出不窮的歧視與攻擊事件。也因此,繼「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爭之後,也有反對仇視亞裔的集會活動。

除此之外,新冠疫情造成的影響,全球紛呈的移民問題、種族分歧、宗教衝突等,這些現象都讓整個時代紛擾不已,甚至變得更為危險。從「日常的藐視到平庸的邪惡」,再到仇恨肆虐世界的變動,讓這樣的情緒燒灼得更加熾烈,竟使得我們身處於「差異自由消失的年代」。

過去原本曾被視為圭臬的「尊重多元、包容差異」,現在反而好像是某種過時教條的陳腔濫調。「差異」本身反倒成為被攻擊的原罪,仇恨越來越容易被激發。我們身處的世界為何會走到如此激烈的地步?

這讓我想起前一陣子看的一本書《差異自由消失的年代》,作者試圖尋求某些解答和仇恨的淵源,探討其中的核心,希望能讓人尋回一些多元共存的力量。

三種情緒或心態,可能就是滋養仇恨的土壤

作者首先指出「仇恨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製造出來的。暴力也並非天生,它需要醞釀。……一切均非偶然,沒有一樣是現成的,一切都需要管道。」

這世界上,到處都有不同信仰、不同愛情觀、不同外表、不符合所謂「標準」的人,而面對這些有「差異」的人們,卻被視為「看不見的存在」,被忽視、被隱形、被噤聲、甚至被消失。在社會上,不覺得這些人該被認真對待、他們的行為需要被理解、意見需要被聆聽,反而認為他們「沒有知覺、沒有需求,也沒有人權。」在這些人中,沒有個人,也不被視為人。

所以,有黑人少年在地鐵遭陌生人撞倒在地,那個人卻沒有停下來、也沒有扶少年起身、更遑論道歉,「彷彿沒發生過碰撞,彷彿那裡沒人。」有亞裔老婦人在路邊被隨機推倒死亡,也不被施暴者認為有甚麼大不了。有加害者對特定族裔攻擊與汙衊,甚至還認為理所當然。有人對於某些特定群體抱持敵意,宛如這個群體會如傳染病般,為國家社會帶來各種威脅。有移民被群體性的汙名化與攻擊,而這些群體性的仇視根本不願意去好好分辨其中的每一個人、去了解每一個個體的獨特與不凡。

人們常常錯置或刻意忽略了「理由」與「起因」兩者的不同。人們會對某些群體抱持某種情緒與心態,並看似能說出為何對這些人有這樣情緒反應的理由,但卻往往不去深究導致這種情緒的起因究竟為何,結果反而讓某些群體與對象成了某些情緒/心態的「代罪羔羊」。在這本書中,作者指出其中有三種情緒/心態,可能就是滋養仇恨的土壤。

首先是「蒙蔽真相的偏見」。對於某個族群、群體或對象,存在某種偏見,因而無法去了解此群體中的「真實表現」。由於帶著有色的眼鏡,便看不清楚到底心中異樣的情緒或看法所為何來,也不會去思考究竟這樣的判斷與見解是否適當,如果有人對此對象的評論或批判剛好與自己的偏見相符,更不會去懷疑是非對錯,而直接落入「偏見被證實/認可」,因此一定是正確的套路中。這些只是去證實或強化對某些對象有偏見的「理由」,卻不能說明產生偏見的「原因」。

這樣的偏見,如果帶有藐視、惡意、貶低等意向,便很容易在一些觸發點產生後,發酵或助長對某種群體的排外與仇恨。

其次是「虛假的希望」。人對於生活、日常事物或社會發展等,總會期待往某個方向前進,但在這過程中,往往會遇到很多阻礙、困難或問題,有些人會選擇直面挑戰並設法解決。有人卻寧願當鴕鳥、忽略矛盾的現實,只想「見證他所企盼的事情實現」,這種「空泛的期待」,讓人扭曲事實,或說刻意忽視顯而易見的情形,空有天真的幻想,而迴避問題與衝突。

當時局產生變化而與原本想像背道而馳時,這種不切實際的虛妄看法,只會讓人逃避該正視的問題,也失去嘗試改變的可能,甚至會認為某些簡單粗暴的方式,就是能將時局導向自己誤以為的正軌上,而有意無意地將仇恨推波助瀾。

最後是「憂慮的公民」。作者表示有些人會對某些尚未發生或還未知曉的事情產生擔憂,並將這種擔憂的目光投向某種東西或對象,而這種東西與對象便成了「憂慮」的理由。由於憂慮的起因或造成憂慮的真正理由,「可能過於龐大或模糊」,讓人難以掌握,並使人過於恐懼,因此,憂慮會「找另一個容易處理、能夠專注的對象,讓你能夠輕鬆應對。」在這樣的心態轉換過程中,為何造成憂慮不是需要處理的問題,直接應付這個被找上的對象,反而成了應當著力之處,彷彿只要解決了這個對象,就能解決憂慮本身。

當前社會似乎對憂慮的「感受」賦予正當性,僅僅只是「感受」本身就可以成為理由,而且無庸置疑。結果卻失去了質疑與檢視憂慮的合理性與必要性,並讓許多問題被過度簡化,甚至誤以為走在解決問題的捷徑,結果卻是導向錯誤的路上。

這三種情緒與心態都會弱化人們的辨識能力,從而合理化存在的恐懼、蔑視、敵意、歧視,以至仇恨。而這種對他人的不理解與偏見,在面對「差異」存在的時候,會更為放大。因為差異會對以往熟悉的認知產生衝擊,在不知差異會帶來好的還是壞的影響之前,很容易會先在心裡埋下不信任的種子,如果再受到一些渲染或刻意引導,對於差異的包容就會消失殆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