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蘭大選「稀土東西軍」:左翼政黨勝出,中資企業開採計畫生變

格陵蘭大選「稀土東西軍」:左翼政黨勝出,中資企業開採計畫生變
格陵蘭前進黨支持者|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格陵蘭礦業在納爾薩克的克萬納山標下了開採鈾礦和稀土的權利,而中國注資的盛和集團自2016年開始擁有格陵蘭礦業12%的股份。稀土礦物屬於戰略性物資,可用於現代工業和軍火生產,而在此之前中國已經控制了世界90%左右的稀土市場。

編譯:吳宗宜

格陵蘭在4月6日舉行大選,左翼的環保主義政黨因紐特人共同體(Inuit Ataqatigiit,IA)拿下37.42%選票,以12席成為議會最大黨;執政黨前進黨(Siumut)以10席落居第二大黨。反對開採稀土金屬的因紐特人共同體宣布勝選,會與其他反對採礦的小黨合作執政,將影響格陵蘭未來的經濟與對中國的關係。

格陵蘭大選中的稀土東西軍

稀土可以說是格陵蘭大選中最重要的議題。目前的聯合政府因對格陵蘭南部的稀土開採計畫意見分歧,至2月都無定論,因此決定提前在4月6日進行大選。

一方面,支持開發稀土者,將其視為實現丹麥自治區的格陵蘭,擁有更高財務獨立性的關鍵,而反對者則認為該計畫將加劇氣候變遷為該地區環境帶來的威脅,並傷害新興的旅遊業。

新政府的決定將不僅對格陵蘭的經濟產生影響,且對中國壟斷、但智慧型手機和汽車等產品中都必須使用的全球稀土供應鏈,造成深遠的影響。

格陵蘭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阿瑙特(Javier Arnaut)對此表示,「這是選舉中最重要的問題。」

格陵蘭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礦床之一,本次大選中爭論的核心是開採稀土和鈾礦的克萬納山(Kvanefjeld)計畫,此項目由澳洲公司格陵蘭礦業(Greenland Minerals)擁有,該公司宣稱該計畫有潛力使其成為「西方世界中最重要的稀土生產商」,且能以全球最低成本銷售稀土。

格陵蘭礦業公司在十多年前就全面投入開採克萬納山計畫,它於2007年便開始為期數年的廣泛試鑽探和研究,隨後進行了各種可行性研究,以及環境和社會影響評估,這些努力是為了從格陵蘭政府獲得開發許可證,該申請過程的最後步驟之一是公眾意見諮詢(public consultation),但是新冠狀病毒肆虐和聯合政府的垮台延誤了此進程。

克萬納山計畫的命運現在懸而未決,格陵蘭礦業公司清楚地知道,其營運取決於該自治區5萬6000人口的投票結果,該投票結果對中國也很重要,因為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中資「盛和資源控股公司」(Shenghe Resources Holding),早已透過投資入主澳洲格陵蘭礦業公司。

格陵蘭的各政黨在此開發計畫上有嚴重的意見分歧,前進黨支持該提案,聲稱該計畫將為格陵蘭帶來財富。該黨領袖延森(Erik Jensen)表示,該礦場對格陵蘭的經濟非常重要,有助於實現經濟的多樣化,不用再單一依賴漁業和丹麥政府的資助。

目前格陵蘭經濟仍嚴重依賴丹麥政府的補助,每年的補貼額為5.26億歐元(6.2億美元),佔格陵蘭島預算的三分之一,但民意調查顯示,該島上大多數人民都將脫離丹麥獨立作為最終目標

左翼的環保主義政黨因紐特人共同體,則對鈾礦開採持零容忍政策,他們認為這可能會進一步損害格陵蘭已經深受氣候變遷影響的環境,如果其贏得了議會31個席位的多數,將完全放棄稀土開發計畫。

當格陵蘭礦業公司於今年開始進行公眾意見諮詢時,抗議活動爆發了,2月10日在納爾薩克(Narsaq)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大廳內外的當地居民都猛拍窗戶,並播放極大聲的音樂試圖干擾該公司的報告。

隨著反對派聲浪的上升,一個支持開發的小黨民主黨(Demokraatit)在2月初退出了格陵蘭聯合政府,從而引發了本次大選。

民意調查顯示,對開採鈾礦實行零容忍政策的格陵蘭主要反對黨、因紐特人共同體將成為議會中的最大黨,將嘗試組建新的聯合政府。

格陵蘭礦業公司說,其於克萬納山開採鈾礦及稀土產生的輻射量相當小,它計劃建造一個45公尺的混凝土大壩以儲存放射性廢物,並持續向地面噴水,防止輻射塵飄揚於空氣中。該公司在去(2020)年提交格陵蘭政府的一份報告中聲明,該壩將按照國際標準建造,能承受「想像中最劇烈的地震」 (withstand even the worst imaginable seismic activity)。

即便如此,居民們還是他們擔心被污染的水會滲入附近的河流,或者大壩會倒塌,他們援引兩年前巴西尾礦壩(tailings dam)的潰堤,造成270人死亡的事故進行反駁。

隨著抗議加劇,格陵蘭礦業的股票下跌了50%以上。

挪威北極大學政治學教授蘭汀尼(Marc Lanteigne)說,「有人認為採礦是格陵蘭獨立的關鍵,因為額外的收入將有助於抵消格陵蘭目前每年從丹麥政府的補貼。根據統計數據,該補貼金額佔2018年格陵蘭GDP的近30%。」

北極新聞網站的副主編史伊(Mingming Shi)認為,「反對克萬納山計畫的人,認為採礦業可能對環境造成損害,影響傳統生活方式,外國工人的湧入也會擾亂納爾薩克市居民的和諧(cohesion of the community)。」

但是,如果在最後的階段砍掉這個計畫,而格陵蘭礦業公司卻已經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這可能會動搖外國投資人對格陵蘭島採礦業的信心。

RTS2A2G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格陵蘭的戰略地位

格陵蘭島的稀土礦藏也是美國、歐洲等西方國家重新控制此戰略資源的大好機會,如2010年,中國威脅要切斷對日本的稀土金屬供應,並收緊國際買家購買的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