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別人,是一門不可能完美的藝術》:我值得疼惜嗎?談照護者的自我照顧

《照顧別人,是一門不可能完美的藝術》:我值得疼惜嗎?談照護者的自我照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工作、人際關係,或為人父母對孩子的責任與照顧,當我們覺得自己可以當個更好的人或父母、拿出更好的表現時,內心都會有一個既嚴厲又尖酸刻薄的聲音突然開始聒噪。不過我們內心還住著另外一個聲音:自我疼惜。

根據內夫博士在她最初的研究報告中所下的定義,自我疼惜具備三大要素。第一,正念,抑或意識到每一個時刻當下經驗的能力。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必須意識到自己的痛苦,才能用慈善之心進行轉化。這一點,可以簡單地藉由向自己承認我們當下真正的感覺這種方式做到。第二個要素是共同的人性。這是非常重要的認知,要瞭解苦難、難過的感覺以及出錯的事情,全都是我們身為人類所必經的過程。共同的人性是要我們記住,處在痛苦中的我們並不孤單,相反地,因為痛苦,我們與其他人產生了連結。當大家飽受折磨時,很容易就覺得自己是孤獨的,然而天底下其實沒有超脫普遍或人性的事情。第三大要素就是自我慈悲。儘管我們犯錯或失敗時,自我批判在感覺上是再自然不過的現象,但是我們也可以反向操作,選擇把自己當成最好的朋友一樣對待。抱持著溫暖與慈善的胸懷,給予支持與關心,而不是嚴厲的批判。

真正引起我興趣的,其實並不是內夫博士充滿合理性的研究,相反地,是她個人所處的環境,才讓我停下腳步,仔細關注她的研究。她的兒子羅文(Rowan)在2007年確診自閉症,而自我疼惜的練習,讓她熬過了那段日子。自我疼惜的練習幫助她消化難過。她放任自己去感覺,不帶任何批判色彩。她對她兒子這個比世上任何人都更重要的人所產生的感覺,是恐懼、哀傷和深刻羞愧的加乘攻擊。她用疼惜的心態去面對每一種感覺,很快地就發現藉由這樣的練習,她可以擁有足夠的資源去達到自己的冀望,成為一個無條件愛著兒子的母親。因為自我疼惜,她能夠克服當眾崩潰的難堪,在陌生人不友善的目光下,繼續愛著羅文、陪在他的身邊,她可以面對完全外行的人對她教育孩子方式的批評,她也可以從錯誤中更快恢復,重新更專注在兒子所需要的協助上。自我疼惜讓她有能力成為她心目中的照護者。

閱讀到她的經驗時,我知道我得好好地試一試──看看是否能舒緩自己一些照護上的艱困,以及在兒子真的很難過的時候,減低一點我必須在當下變得更有用的深切渴望。

我值得自我疼惜嗎?

剛開始探索自我疼惜的觀念時,我遇到的第一道障礙是我值得嗎?當兒子在掙扎時,需要被疼惜的人是他,不是我。還有,崩潰後不再自我批判,意思是說自己就不太會去尋求保護亞瑟的更好預防措施了嗎?

與內夫博士共同撰著完成了《正念的自我疼惜計畫》(The Mindful Self-Compassion Program)一書的克里斯・葛默博士(Dr.Chris Germer)表示:在真正習慣運用這個理念之前,我們需要先處理大家對於自我疼惜的許多迷思。他說西方文化對於自我疼惜有很深的疑慮,因為西方世界認為善待自己過於自我中心或自私。我們害怕對自己的好,會導致自憐心態,或在我們需要保持堅強的時候變得軟弱。最普遍的誤解,他說,就是大家擔心如果我們一直善待自己,那麼自己在失敗或犯錯時,就會失去想變得更好的動機。在害怕對自己更好的這條路上,我顯然並不孤單。

內夫博士發展出了一個自我疼惜量表,讓我們透過一系列刻意設計的問題,揭露我們自我疼惜的程度。這個量表最終得出的數字,可以讓回答量表問題的人知道自己是屬於低、中,還是高程度的自我疼惜範疇。許多研究顯示,自我疼惜並不會讓人自滿,反而會提升動機。研究發現,處於高度自我疼惜的人都堅持高標準,而且比較不會出現拖延這類具自我破壞性質的行為。這一類的人也比較不會有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的困擾,不會那麼懼怕失敗。高度自我疼惜的人在失敗時,再試一次的可能性較高。一個很有趣的研究發現,在他人協助下變得更加自我疼惜的人,比較容易對自己覺得遺憾或感覺不好的行為道歉。自我疼惜的人不但不會為了讓自己「好過」而輕易地放過自己,反而會強化自己的彈性與韌性,不為不好的行為找藉口,直接面對失敗。

至於善待自己會讓我們變得自私的想法,更是完全相反的指控。自我疼惜的人,在人際關係上會付出更多的關懷與助力。一個有能力善待自己的人,擁有更多的資源去協助他們的伴侶。這些人對於問題能有較宏觀的視野,花在不斷推敲上的時間也較少,這些特質都讓他們以自身利益出發的機會更低,而非更高。

尤其有項針對人類對失智的至愛至親關懷狀況的研究顯示,自我疼惜與照護者身心俱疲程度較低的情況息息相關。另外一個針對自閉症孩子父母所做的研究發現,自我疼惜程度高的父母,相較於自我疼惜程度低的父母,壓力較小、沮喪程度也較低。此外,大家還發現,利用自我疼惜程度去預測父母對孩子失能確診的適應力,要比透過孩子失能的嚴重程度去預測更準確。這也表示一個人與自己的關係,要比他們身為照護者所面對的挑戰嚴苛程度更重要。

相關書摘 ▶《照顧別人,是一門不可能完美的藝術》:從艱困中創造使命感,才能理解這些經驗的意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照顧別人,是一門不可能完美的藝術:一個全職照護者的生命故事,為照護之路帶來撫慰與希望》,商周出版

作者:潘妮・溫瑟爾(Penny Wincer)
譯者:麥慧芬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你照護著至愛至親,害怕他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消失;你照顧失能孩子,心底恐懼有一天你走了以後,誰來照顧他。無止境的漫漫長路,讓你覺得,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心目中那個完美的照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