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新書中「更好的核能」,真是能源解方還是為了遊說搶資源?

比爾蓋茲新書中「更好的核能」,真是能源解方還是為了遊說搶資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爾蓋茲長年宣稱先進反應爐指日可待,一再誤導社會大眾,完全無助於因應氣候危機,也正因為如果無法找到願意興建先進核電廠的國家,為了持續幫泰拉能源籌集資金,與美國合作是就是他的戰略。

文:周世瑀(工人、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

微軟共同創辦人比爾.蓋茲於2021年出了一本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他在書中和接受訪問時強調,太陽能、風力發電為間歇性質,無法穩定供電,更不足以因應迫切的氣候危機。在現有技術中,只有「核能不受天候影響,一天24小時不間斷地發電」。

蓋茲同時宣傳他所有的泰拉能源(TerraPower)旗下的「行波反應爐」(travelling wave reactors )和「熔鹽反應爐」(molten salt reactors)。他宣稱,有別於傳統反應爐,行波反應爐以用過燃料棒或天然鈾為燃料,避免核廢料無處可去。至於熔鹽反應爐則是冷卻劑和燃料都為熔鹽混合物,反應爐可於運轉時注入新燃料,毋須停機。

泰拉能源網站聲稱「開發先進核能不僅可以滿足成長的電力需要、減緩氣候變遷,更能使數十億人擺脫貧窮」。

蓋茲的論述在開發中國家備受矚目,然而觀點卻似是而非,以下僅就核能難抵極端氣候、「先進」技術仍為構想、核能如何燒錢等問題,檢視他的說法。

核能無法承受極端氣候

2021年2月中旬暴風雪侵襲德州,2月16日出現零下19度的低溫。該州老舊的獨立電網欠缺防寒能力,爆發大規模停電。當時發電量占比為11%的核電廠因冷卻水系統結凍,業者為避免反應爐溫度持續升高,爐心熔燬,被迫停機。

然而核電廠不僅無法因應暴風雪所帶來的低溫,更無法因應高溫。研究指出,氣溫每上升攝氏1度,河流水溫可能上升0.6至0.8度,雖然氣溫和水溫的變化並非線性關係,但反應爐一遇水溫超過監測標準,核電廠就得停機或降載,則是不爭的事實。

《紐約時報》指出,位於康乃狄克州的磨石(Millstone)核電廠於2012年8月中旬因長島海灣水溫高於標準的華氏75度——也就是攝氏23.89度——不得不停機。該廠反應爐機組始建於1960年。時報指出,設計者在此之前,從未想過,核電廠會因海水過熱停機

AP_0303170682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康乃狄克州磨石核電廠

美國不是特例,歐洲部分地區的氣溫於2018年達到攝氏48度。法國電力公司EDF因水溫過高,四座反應爐因此停機。這樣的情景也在國內出現。2020年6月15日,核二廠就因夏季海水高溫,決定降載。

此外,依賴河水提供冷卻水源的核電廠,可能會因久旱、河水水位低於廠區進水口,無法進水,必須停機。換言之,蓋茲所稱核能「不受天候影響」完全昧於事實。

發電量貢獻與電力調節貢獻已取代基載

蓋茲堅信,核電才能提供穩定的基載電力。然而所謂的「穩定的基載電力」是指無法靈活的供電,不需要用電時卻出現電力過剩,需要用電時,電力卻供應不足。

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The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早在2012年的研究報告針對「核電=穩定的基載電力」、「再生能源無法穩定供電」的觀念提出了大相徑庭的見解。該研究涉及複雜的模擬,並經由140名學者同儕審查。報告結論指出,「從現今得用於商轉的再生能源技術發電,配合靈活的電力系統,就足以於2050年提供全美80%的發電量,並滿足國內各區每一小時的電力需求。」

而國際能源總署與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合作於2018年出版《電力系統轉型現況報告》 (Status of Power System Transformation )時已於第三章明確指出,今後規劃電力系統,應有效提升電力系統的彈性,故而應以「發電量貢獻」(energy volume contribution)與「電力調節貢獻」(energy option contribution)取代過往的基載觀念。

簡言之,蓋茲漠視用電需求和靈活供電, 認為核電才是唯一可靠的供電技術,完全背離事實。

先進反應爐終究只是想像

華盛頓郵報》直言,蓋茲自2006年起著手開發「先進反應爐」至今,所稱的技術創新仍處於構想階段。

麻省理工學院一份名為「受到碳限制的世界中核能的未來」(The Future of Nuclear Energy in a Carbon-Constrained World )的研究指陳,泰拉能源行波反應爐有賴「燃料和材料技術的進步」,方能實現,但目前並未克服技術問題。

蓋茲大力推銷的熔鹽反應爐也是紙上談兵。

1960年代美國政府的橡樹嶺國家實驗室(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和英國政府所設立的原子能研究中心(The Atomic Energy Research Establishment)各自著手開發熔鹽反應爐(molten salt reactors),雙方時有技術交流,但兩國至1970年代始終未能克服技術問題,計畫不得不告終。因熔鹽具有腐蝕性,要興建熔鹽反應爐,首先得找到抗腐蝕合金,但問題至今懸而未決。

華盛頓郵報》指明,泰拉能源於2016年獲得能源部400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又藉由能源部背書,使國會於2019年通過浥注泰拉能源2.21億美元的研究經費。然而泰拉能源自2006年設立至今,並未提出反應爐運作的數據供主管機關核能管理委員會審查。

只是蓋茲仍不滿意,因為興建一座實驗反應爐至少得耗資10億美金。他直言,「如果無法找到願意興建先進核電廠的國家,他的計畫必然會失敗,他會持續為泰拉能源籌集資金。與美國合作是就是他的戰略。」從這裡可以看出,蓋茲一心要以核能因應氣候變遷,名為關注氣候,實則藉由「技術創新」之名,大搞所得重分配,要求軍工複合體為他的投資承擔風險、挹注經費。

美國憂思科學家協會(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核安主任Edwin Lyman指出,蓋茲長年宣稱先進反應爐指日可待,一再誤導社會大眾,這種行徑與素行不良的核工業如出一轍,完全無助於因應氣候危機。

興建核電廠減碳最貴、最慢、最無效

至於蓋茲所說的「使用核能得使數十億人擺脫貧困」更是如同挖肉補瘡。例如美國喬治亞州的Vogtle 三號與四號反應爐的興建費用已從2008年的143億美元一路追加至現今的250億美元,工期一再延宕,歷經歐巴馬、川普、拜登執政,仍未完工。承包商之一的西屋公司更於2017年宣告破產。

美國不是特例。2013年英國政府與法國電力公司EDF 達成協議興建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 核電廠。原定費用為160億英鎊,2020年完工。然而不僅興建費用猶如錢坑,於2021年追加至230億英鎊,完工日期更延遲至2026年6月。簡言之,從規劃到興建,該計畫歷經卡麥隆、梅伊、強森等三任政府,仍舊無法完工。

g1q59ezg0xvv7qb64ctfbbrd7dc16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欣克利角C的工程現場

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The 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 主要作者施耐德(Mycle Schneider)力陳,減緩氣候問題刻不容緩,所以每花一歐元,就必須考慮,這究竟可以最快減少多少溫室氣體。經考慮成本、效益和可行性後,核能根本不是選項,因為每個興建計畫都曠日經久。

換言之,每一歐元只要浥注於核能,就表示有限的資源無法用於更快、更省錢、更有效的方案,這只會加劇氣候危機。

《大亨小傳》的作者費茲傑羅 (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曾說:富人行事作為與你、我不同。自泰拉能源創立至今,蓋茲從未透露他實際的出資金額,但他在華府頤指進退,要求國會浥注經費,動作不斷。他在新書巡迴活動表示,投資泰拉能源,無論是技術或是社會接受度都有風險。不過即使所費不貲卻一無所獲,他也無所謂。

蓋茲當然無所謂,因為多年來,他所宣傳的「先進反應爐」毫無蹤影,更遑論商業運轉,但他總能以引領創新的技術巨擘之名,劫貧濟富 。只要國會和能源部持續同意浥注他指空話空的「先進反應爐」,他燒錢的方式就會與核分裂一樣,費用到頭來仍得由納稅人買單,而氣候危機也因抱薪救火而加劇。

  • 本文由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授權刊登,原標題為〈蓋茲的核電蜃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