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痴漢心理學》:並非性需求不滿足,「厭女思想」促成癡漢的成癮行為

讀《痴漢心理學》:並非性需求不滿足,「厭女思想」促成癡漢的成癮行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是嚴重的犯罪,其實內心越是無助,希望有人能夠救救他們。也因此,有些癡漢在被逮捕的時候,會說出「謝謝你」、「我終於解脫了」之類的話語。

「癡漢」在社會上是一個惡名昭彰的存在。他們在擁擠的捷運上趁著下車時偷摸旁邊女生的屁股,或是在公車座位上磨蹭隔壁女生的大腿,雖然犯行比起性侵害,或許沒有那麼嚴重,但是對於受害女性而言,卻常常會留下難以忘卻的陰影。

像在動畫《暮蟬悲鳴時》中,主角之一的前原圭一就曾做過類似癡漢的行為。過去的他身陷於考試壓力中,即便在班上拿到第一,或是在補習班表現優秀,都難以讓他感覺到成就感,反而讓他覺得背負著必須一直贏過別人的重擔。

某一天,他無意間在玩具店內發現了一把玩具槍,看到警示標語寫著「請勿對人射擊」,卻突然興起了「買來射人試試看好了」的念頭,因而不斷在暗巷裡用玩具槍偷襲小女生,造成了許多受害者,也引起了社會的一陣恐慌。

壓力真的有可能成為癡漢出現的原因嗎?答案是Yes,大部分的癡漢都是因為壓力造成的。這樣的答案,或許會讓許多人大吃一驚。難道不是他們的性慾造成的嗎?這篇文章就要帶讀者來一窺癡漢的真面目。

癡漢大多是怎麼樣的人?

齊藤章佳在日本開設了一間專門治療性犯罪者的機構,至今即將邁入第16年。根據他在《痴漢心理學:厭女、猥褻、壓抑,帶你窺探集體沉默的變態文化》中的描述,所謂癡漢行為指的是:「以手或身體的一部分強迫接觸,或緊黏著對象的衣服或身體的行為。」

那麼,到底怎樣的人會成為癡漢呢?齊藤章佳發現,其實癡漢大多數是家庭背景正常、大學畢業、結婚生子、外表平凡的普通人,正因為他們再普通不過了,所以一般女性也難以提前警覺哪些人有可能是癡漢。

事實上,根據齊藤章佳的研究,癡漢並非天生就是癡漢,而是後天學習而成的,因此後天的教育與治療有助於癡漢不再犯案、重新回歸社會,而監獄本身並不足以使癡漢不再犯案,最重要的還是治療。

壓力處理不良是成為癡漢的關鍵

有些人以為,癡漢是因為性需求不滿足才會成為癡漢的,但其實不然。齊藤章佳針對他治療所內的病患進行調查,發現有五成的癡漢在犯罪時並未勃起,有兩成的則是不一定,僅有三成的人在犯罪時是有勃起的。

同時,齊藤章佳也發現,癡漢中不乏和太太常發生性關係的人,也有一些是會去紅燈區消費的人,所以他們並非沒有性慾的出口。但是,為什麼他們會成為癡漢呢?真正的原因在於「沒有好的壓力應對策略(coping strategy)」。

齊藤章佳認為,癡漢是一種性成癮的行為,而如同所有的成癮行為一般,都是沒有適切排解壓力的方法所造成的。他們因為壓力大而犯案,而犯案後讓他們感受到滿足感,因而持續地透過這種方式紓壓,進而成為一種習慣。

儘管他們知道,透過犯罪的方式紓壓是不對的,但為了排解壓力,他們依舊不斷地犯案。對他們來說,他們的內心其實也很痛苦,和其他成癮行為相同,他們日益嚴重的犯罪行為,其實是一種被稱為「自相矛盾的訊息(paradoxical message)」的求救訊號,越是嚴重的犯罪,其實內心越是無助,希望有人能夠救救他們。也因此,有些癡漢在被逮捕的時候,會說出「謝謝你」、「我終於解脫了」之類的話語。

齊藤章佳提到,在某次團體治療時,問及癡漢們「如果戒掉癡漢行為,你會失去什麼?」有過半數的成員都對其中某位成員的答案表達認同,那就是「生存意義」。

正因為壓力大到無處紓壓、不知道有什麼管道可以減輕壓力,所以成癮行為成為了他們的生存必需品。癡漢的行為背後,其實隱藏著沉重的悲傷和負擔。

厭女思想促成癡漢的成癮行為

雖然壓力是成因之一,但為何會選擇「癡漢行為」作為紓壓方式也值得探討。

在一些癡漢的認知裡,其實以為被害者也很享受,他們認為這樣的行為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反而也滿足了女方的性需求。這是一種「認知扭曲」的現象,在社會心理學上稱之為「道德疏離(moral disengagement)」。(這樣的心理機制,在我先前撰寫的〈日蝕之後:從「道德疏離」剖析曹錦輝否認打假球的自白〉有更詳細的介紹)

但是,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道德疏離,必定有其錯誤認知的來源,而這些來源,其實就是整個社會的厭女文化。

齊藤章佳提到,即便日本社會提倡著男女平等,但男尊女卑的現象依然存在於社會中,尤其是「性」方面的議題:「婚內家暴」、「強姦妻子」依然隱藏在許多家庭裡,許多人依舊把「性」視為是「太太應盡的義務」。

除此之外,社會上對於「譴責性侵受害者」的錯誤歸因依舊隨處可見,譬如父母會再三叮嚀女兒「裙子穿太短,小心遇到癡漢」、檢討女性受害者穿著的風氣持續存在、甚至有法官訊問癡漢的太太「平時和老公的性生活如何」等等,都是社會對於女性的暴力。

再者,某些類型的A片也值得被探討。在某些「癡漢系列」的A片裡常出現這樣的情節:一個女性在公車上被騷擾,起先她不斷反抗,卻無法擺脫騷擾,後來反而變得很享受,盡情地讓癡漢們滿足慾望。這種「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錯誤認知,讓癡漢們以為自己的行為並不會造成女性的傷害,反而是一種滿足女性的方式。

上述這些內容都是齊藤章佳提到的社會因素。因此,要減少癡漢行為,這些社會因素都是需要被留意與改善。

強迫加害者反省沒有用,適當治療才是防止再犯的根本之道

每當社會事件的加害者被逮捕時,許多記者、法官、檢察官、警察都會逼著加害者「有所反省」。然而齊藤章佳表示,有證據指出「強迫加害者反省與苛責加害者,反而會讓加害者更想再犯」。

要解決癡漢的根本之道,並非懲罰加害者,而是適切地治療。當然,加害者確實犯錯了、確實有人受傷了,單純以「成癮症」或「社會風氣」來做解釋並不足夠。

然而,若僅僅施以懲罰、判刑處置,並無法使加害者出獄後不再犯罪。既然加害者的犯罪起因於「壓力」,加上扭曲的社會風氣而導致「認知扭曲」,那麼,對於癡漢的相應治療,才是防止他們再犯的根本之道。

齊藤章佳提到,治療有三個大重點:「防止復發」、「藥物療法」、「讓加害者確實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更詳細的方法可以參考《痴漢心理學》。

防止癡漢行為,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除了文章篇幅的關係,我本身也不是治療師,因此無法告訴讀者們到底該怎麼治療癡漢。但是依舊有一些事情是我們可以做的:

1、勇敢通報

從齊藤章佳的書中可以得知,對於癡漢們來說,犯罪時最害怕的是「不要被抓到」,同時他們也很享受「有可能被抓到」的風險,因而產生出遊走禁忌邊緣的刺激感。所以防止癡漢的第一要素,就是讓他們被抓到。

這不僅有助於減少受害者,也讓癡漢有機會被治療,同時也是受害者保護自己的重要方式。許多女性在遇到癡漢行為時,可能會擔心對方是否有武器,因而不敢站出來。但若是在相對安全的環境下,直接在捷運中大喊「有色狼」、在公車上假裝要下車,然後走到司機旁,請他開到警局等等,都是讓他們即便有攜帶武器,也無法攻擊你的方式。

穿著是自己的自由,只要在不犯法的情況下,女性絕對有自由選擇自己裝扮的權力。因此,保護自己的方式,並非穿得更保守,而是勇於通報。

2、思索與閱讀更多資訊,反思自己是否有「厭女思想」

如同日本社會,上述的厭女思想也瀰漫於台灣社會。透過閱讀相關文章和書籍,進而反思自己是否在某些方面也帶有厭女思想,才有機會改變這些想法,以及立基於這些想法而來的行為。

即便我書寫了許多社會與感情議題,我依然時不時會發現自己做出或說出可能傷害女性的事情或話語。因此,我不覺得帶有一些「厭女思想」就代表我必然很糟糕,「我活在這個社會裡,當然也會受到這個社會影響,這是很正常的。」

但是覺察之後的改變更為重要。如何讓自己做出更加性別平等的行為、說出更具性別平等的話語,是我們都可以努力的地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