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派不滿與英國漸行漸遠,北愛爾蘭掀起十年來最大暴動

統派不滿與英國漸行漸遠,北愛爾蘭掀起十年來最大暴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系列的暴動,從北愛爾蘭西北部的倫敦德里市(Londonderry)展開。3月29日晚間,約40位民眾(其中最小的只有12歲)手持木板、鐵棍,對維持秩序的警方鼓譟、抗議,甚至對警車投擲汽油彈。

編譯:王國仲

北愛爾蘭群眾的示威暴動持續升溫——民眾朝警方投擲汽油彈、石頭和煙火,光在4月8日晚上,就造成19位員警受傷。

暴動從何而來?從英國脫歐說起

這一系列的暴動,從北愛爾蘭西北部的倫敦德里市(Londonderry)展開。3月29日晚間,約40位民眾(其中最小的只有12歲)手持木板、鐵棍,對維持秩序的警方鼓譟、抗議,甚至對警車投擲汽油彈。

這些民眾屬於親英統一派,希望北愛爾蘭繼續屬於英國。英國於2020年正式脫歐,但由於北愛爾蘭的特殊性(屬於英國的自治區,卻和愛爾蘭〔歐盟成員國〕接壤,且具深厚歷史淵源),英國和歐盟簽訂《北愛爾蘭邊境管理機制》(Northern Ireland Protocol),使北愛爾蘭續留歐洲共同市場,並維持與愛爾蘭間的邊界開放。

不過,這同時意味著從英國輸送至北愛爾蘭的貨品,必須符合歐盟進口規範、接受審核;愛爾蘭和北愛爾蘭間反而不需程序,物流能夠暢通無阻。親英統一派認為這樣的差別與特殊性,將威脅、進一步侵害北愛爾蘭在英國中的地位。

衝突越演越烈,「和平牆」也遭殃

3月29日倫敦德里市事件後,示威行動各點開花:首府貝爾法斯特(Belfast)、卡里克佛格斯(Carrickfergus)、巴利米納(Ballymena)、紐敦阿比(Newtownabbey)等大城市皆有抗議者的蹤跡——多半是年輕的統一派群眾,他們點燃垃圾桶、朝警方投擲汽油彈、石塊和煙火。

4月7日晚上,緊張情勢進一步升級。貝爾法斯特著名景點,原本作為統一派和天主教民族主義者(他們希望愛爾蘭完成統一)分隔島的「和平牆」(Peace Wall),成了雙方衝突的第一線。

和平牆周邊的香吉爾路(Shankill Road)和春田路(Sprinfield Road)一帶,劃分出英國統一派與民族主義派的居住區與社群,被視為隔開雙方的政治邊界。然而,牆邊理應分隔雙邊群眾的大門遭到破壞,導致長達數小時的混亂:記者和警察成為暴民攻擊目標;民眾更劫持且焚毀一輛雙層巴士,險些造成司機死亡。警方和政界稱其為「超過十年來最嚴重的暴動。」

回想起長達30年派系衝突的恐懼

愛爾蘭外交部長柯文尼(Simon Coveney)接受愛爾蘭廣播公司(RTE)採訪時表示,這些紛爭最好在造成人們死亡或嚴重受傷前停止:「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在北愛爾蘭目睹這副光景。許多人都認為,這些事情只存在歷史中。」

所謂的歷史,是指1960-1990年代的派系暴力鬥爭——英國統一派認為北愛爾蘭是英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民族主義派則支持愛爾蘭統一,力求北愛爾蘭回歸愛爾蘭懷抱。

60年代初期,在信仰上屬於新教徒的英國統一派具有人數優勢,他們把持議會、壓制相對少數的天主教民族主義者。而隨著60年代末期民權運動興起,雙方衝突日益嚴重、社區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英國不得不派出警察和部隊,平息城市間的暴亂。期間持續不斷的暗殺、炸彈攻擊等騷亂,共造成超過3500位民眾、英國警察和準軍事組織成員喪生。

持續30年的鬥爭,終於在愛爾蘭、北愛爾蘭(包括不同派系的政黨)與英國長達三年的會談後畫下句點。1998年4月10日三方達成共識,簽署《耶穌受難日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又名《貝爾法斯特協議》)。

《耶穌受難日協議》主要有三項行政進程:首先成立北愛爾蘭議會,由民選成員負責處理當地自治事務;其二是北愛爾蘭與愛爾蘭間,就一系列相關議題進行跨境合作與協商;第三項則敦促英國、愛爾蘭雙方據此議題持續進行磋商。

愛爾蘭與北愛爾蘭同在當年5月22日舉辦公投,確立北愛爾蘭在英國中高度自治的地位。儘管結果顯示大部分民眾支持該協議(有91%愛爾蘭和74%北愛爾蘭人民投下同意票),統一派與民主派間仍存在相當歧見(96%民主派表示贊同,但僅有52%統一派如此認為)。

協議簽訂並不代表事情從此一帆風順。在僅僅四個月後,愛爾蘭共和軍(IRA)的一個支派,便在北愛爾蘭奧瑪市(Omagh)引發炸彈攻擊,造成29人喪生。將時間軸拉回現在,縈繞在兩個派系間的舊恨,加上隨英國脫歐而來的新仇,再次挑起雙方敏感的神經。

AP_2109772124119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動盪情勢下的幕後黑手?

儘管目前並無直接證據,暴力行為卻幾乎都發生在犯罪集團(和統一派關係密切)具相當影響力的地區。

此外,越來越多跡象顯示,親英準軍事組織,如阿爾斯特防衛協會(Ulster Defence Association)、阿爾斯特志願軍(Ulster Volunteer Force)的高階幹部正對這些混亂推波助瀾。

警方表示,這些團體和各式組織犯罪息息相關,並形容它們「對社區造成難以形容的破壞,且將恐懼深植鄰里間。」

武漢肺炎也來參一腳

部分統一派領袖宣稱,這一系列示威抗議,是因為北愛爾蘭政府未懲處去(2020)年6月,愛爾蘭民族主義黨派——新芬黨(Sinn Fein)違反防疫規定,替前愛爾蘭共和軍情治首長史托瑞(Bobby Storey)舉行公開葬禮。

約有2,000位民眾參與史托瑞的葬禮,包括副首席部長蜜雪兒(Michelle O'Neill)。然而,在當時防疫規定下,公眾活動的參與人數應受到嚴格控管。

蜜雪兒因未能遵守防疫規定飽受批評,刑事檢察署對此則表示不與追究。但同年夏天,統一派預定舉辦的遊行派對,則因為疫情考量遭到取消。此舉引發許多不滿,認為政府分明是雙重標準。

北愛爾蘭首席部長、民主聯盟黨黨魁佛斯特(Arlene Foster)聲稱她並未抱持此想法,並要求北愛爾蘭警察部門總警司博恩(Simon Byrne)辭職,為「失去領導威信」負責。

總警司博恩表示已認知到民眾的怒火,但拒絕遞出辭呈:「我願意和任何想共同合作的人展開對談,一起解決社群內的問題。」

英國表示「深度擔憂」,美國呼籲各方遵守協定

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也針對衝突事件表示「深度擔憂」,尤其是針對警察、公車司機,甚至記者的攻擊。他在4月7日晚上表示:「解決歧異的方式必須仰賴對話,而非暴力或犯罪行為。」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國會皆曾警告強森,必須避免脫歐對北愛爾蘭和平局勢造成衝擊。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4月8日呼籲雙方冷靜:「美國仍是北愛爾蘭的堅定支持者,希望北愛爾蘭維持安全、繁榮,各社群都能自由表達意見、共享得來不易的和平果實。」她另表示,美國樂見各方持續遵守《英歐貿易合作協定》(E.U.-U.K. Trade and Cooperation Agreement)與《北愛爾蘭邊境管理機制》,認為他們有助於《耶穌受難日協議》的穩固。

肇因錯綜複雜,衝突難現曙光

儘管各方政要皆呼籲克制暴力、敦促溝通,造成衝突的原因卻十分複雜,似乎無法立刻解決。

北愛爾蘭聯盟黨(Alliance Party)黨魁娜歐米(Naomi Long)表示造成暴動的因素不只有派系衝突,還包括英國脫歐造成的背叛感、針對警方雙重標準的不滿等:「所有事情混在一起,成了惡毒的混亂大雜燴。」

部分貝爾法斯特當地的記者觀察後指出,許多參與的青少年是因為無聊、憤怒、覺得自己的權利被剝奪而走上街頭,搭上暴動的順風車,形成所謂的「消遣型暴動」。

當地婦女中心的協調員艾琳(Eileen Weir)則指出:「當你認為自己的身分認同正被奪走,你能忍受到什麼程度?」不過她同時也表示:「走上街頭(暴動)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23年前的《耶穌受難日協議》曾讓我們看見曙光。」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