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人2椅女性只能坐旁邊:性別不平等的土耳其,意外捲入歐盟主席權力之爭

3人2椅女性只能坐旁邊:性別不平等的土耳其,意外捲入歐盟主席權力之爭
Photo Credi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外交失禮被網友戲稱為「沙發門」事件,已引發土耳其對女性和歐盟態度、歐盟性別歧視和歐盟機構內部政治角力等一連串指控,歐洲議會議員已要求歐盟2位主席,解釋這起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的外交事件。

(中央社)歐洲聯盟2位主席近日訪問土耳其總統發生「3人2椅」外交失禮風波,讓不少人好奇為何歐盟有2位主席,而此次事件也凸顯歐盟內部機構的權力平衡問題愈趨複雜。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與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4月6日到訪安卡拉會晤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現場僅準備2位男性領導人座椅,「3人2椅」讓范德賴恩當場傻眼,手掌向上一攤,發出「呃」的咕噥聲,最後困窘地坐到一旁沙發。

此次外交失禮被網友戲稱為「沙發門」事件,已引發土耳其對女性和歐盟態度、歐盟性別歧視和歐盟機構內部政治角力等一連串指控,歐洲議會議員已要求歐盟2位主席,解釋這起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的外交事件。

《中央社》報導,歐洲議會第2大黨團、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團(Socialists & Democrats)主席、西班牙籍女議員賈西亞(Iratxe Garcia Perez)在推特寫道:「歐盟和土耳其的關係至關重要。但歐盟團結一致和尊重人權,包括女權在內,也很關鍵。」她說,她已經要求與范德賴恩及米歇爾對話,「釐清事實真相以及該如何尊重歐盟機構」。

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主席韋柏(Manfred Weber)告訴新聞媒體Politico,訪問安卡拉之旅成為歐盟高層官員間「不團結的象徵」。

土耳其怎麼解釋?

土耳其則表示,范德賴恩沒座椅坐要歸咎於歐盟。土耳其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表示,外界指控土耳其要為這個外交失誤負責,是「不公平」批評。

卡夫索格魯告訴記者:「這是按照歐盟建議的座位安排。要不是土耳其受到各方指責,我們也不會揭露這個事實。」他說:「在會議期間,我們滿足歐盟方提出的要求和建議,且會晤期間也合乎禮節。」

歐盟怎麼回應?

歐盟禮節方面的負責人馬羅(Dominique Marro)表示,沙發門事件的肇因,歸於土耳其對於歐盟2位主席的地位認知有誤。

馬羅也指出,由於防疫,他們無法事先拜訪會晤房間,否則他們會建議拿掉那個沙發、為2個主席各自準備1把椅子。

歐盟內部權力失衡成關切

這也引起不少人好奇,一個歐洲聯盟為何有2位主席?

AP_2007656885039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左)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右)。

回顧2009年,里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生效後才新設歐洲理事會主席及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職務,原意是對外能提高歐盟在國際間的代表性及有一個共同聲音,而另設一個新專職主席,相較每6個月輪換一次會員國擔任輪值主席,較能提供穩定的領導。

職務分工方面,歐洲理事會主席最主要是主持歐盟高峰會,以及在歐盟成員國之間協調促成共識。而於1958年起設立的歐盟執委會主席則是代表歐盟的整體利益,除起草法規草案,並保證政策正確執行。

歐盟之所以推動這項改革,與布魯塞爾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有關,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時抱怨歐洲不存在,甚至說出「在歐洲我應該打電話給誰」一席話,凸顯國際上長期以來多認為歐洲沒有一個明確的代表能與他國領導人聯繫。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2年曾報導季辛吉提起此事時說「不確定我是否真的說過,但這話說的好」。

歐洲理事會主席由會員國推選,一任2年半,可連任1次,自2009年以來分別由比利時總理范宏畢(Herman Van Rompuy)、波蘭總理圖斯克(Donald Tusk )以及比利時總理米歇爾於卸任總理後出任。

當時范宏畢出任時以低調、避免踩到其他成員國及歐盟執委會的光環,被外界批評是陌生臉孔,直到圖斯克時期轉為積極對外展現歐盟聲音,他甚至在與英國談判脫歐時說出驚人名言,指那些毫無計畫、不知道如何安全脫歐,卻貿然推動脫歐的人,「地獄會替他們保留特別位置」。

米歇爾與范德賴恩在2019年12月上任後,除一起召開記者會2人對國際事務議題侃侃而談,各自也常發布與各國領導人通話訊息,雖然歐盟對外聯繫的領導層人數增加,但此次事件也凸顯歐盟內部機構的權力平衡問題愈趨複雜。

歐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而看到椅子就很自然坐下、事後飽受批評的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表示事情發生後,他好幾天沒睡好了。他也表示,如果事情能重來一遍,他會竭力避免這樣的尷尬事件發生。

米歇爾也強調,事情發生的當下,他與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選擇不撕破臉,是因為優先考慮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的實質政治討論,希望土耳其能重回今年退出的預防家暴等針對女性暴力的《伊斯坦堡公約》。

米歇爾強調,他很自豪歐盟有范德賴恩(歐盟執委會第一位女性主席)與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這樣的女性,很難過外界指控他在范德賴恩被羞辱卻無動於衷,他也表示遺憾,這樣的局勢使歐盟在土耳其的政治工作上蒙上了陰影。

《風傳媒》報導,近幾個月來,土耳其拋出橄欖枝,極力修補與歐盟的關係,重啟加入歐盟談判,而這場會議正值土耳其與歐盟關係的關鍵時刻,三位領導人一同討論如何就移民和擴大關稅同盟等重要問題達成共識。但是坐位安排不當已經讓會議失焦。

在范德賴恩就任為歐盟執委會的首位女主席之前,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曾跟歐洲理事會、歐盟執委會的男性主席3人同坐會談,當時的座位安排,現場3人有3把椅子。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