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在中國是高危險職業,隨時會成為顛覆政權的「良心犯」

「維權」在中國是高危險職業,隨時會成為顛覆政權的「良心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在毫無人權的中國,人權律師以及其他維護人權的民間公益團體,都變成高危職業,在中國,為人權而呼喊的人含冤入獄已經成為普遍現象,這一類因表達自己信念而入獄的群體被稱為良心犯。如果在維基百科上搜索「良心犯」這個詞,會看見有一長串中國的良心犯名單。

身在毫無人權的中國,人權律師以及其他維護人權的民間公益團體,都變成高危職業,在中國,為人權而呼喊的人含冤入獄,已經成為普遍現象,這一類因表達自己信念而入獄的群體被稱為良心犯。

如果在維基百科上搜索「良心犯」這個詞,會看見有一長串中國的良心犯名單,其中包括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

劉曉波先生是有名的中國學者,曾參與「六四」學生運動,後來也因此入獄,他一生都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他也是《零八憲章》的起草人之一,《零八憲章》提倡: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力求保證中國人的宗教、言論、出版、遷徙自由,維護各民族、各職業間的平等,推動以憲政為基礎的民選政府,結束一黨專政的狀態。

但起草和支持《零八憲章》的民運人士,大部分都受到打擊,劉曉波先生在2008年年底被逮捕,先是監視居住,次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1年。他是唯二在獄中獲諾貝爾和平獎的人,也是唯一一位從獲獎到辭世都不曾獲得自由的人。

2017年,在獄中服刑八年的劉曉波先生,因為患癌,而獲得保外就醫,就醫過程中,外界很難靠近病房獲得一手信息。劉曉波先生的太太劉霞女士曾表示希望到國外就醫,但沒有允許。因為肝癌導致全身器官衰竭,劉曉波先生不久後便遺憾離世,兩日後,劉曉波先生的遺體火化,當天就要求家屬將其海葬。

這樣一位為人權呼喊的正義人士,中共政府先是冤判其入獄,又在官媒上寫文抹黑他,號召不明真相的「愛國青年」攻擊他。彌留之際都不曾放鬆,最後甚至不讓劉先生按照中國人的傳統入土為安,連衣冠冢都不曾設立,只是擔心劉曉波先生的支持者在他墳前集會。

此外,含冤入獄的還有台灣人熟悉的王全璋律師,他可能是中國最早為法論功群體辯護的律師,多年來一直為弱勢群體、基督徒、法論功以及農民提供法律幫助,因此也成為中國政府的眼中釘。王全璋律師也是「709案」最後一人。

「709案」指的是從2015年7月9日起,中國公安當局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約談、抓捕人權律師,王全璋律師被抓捕以後,失蹤超過千日,據傳他在這期間遭受電擊酷刑。直到2018年,王全璋律師的案件進行不公開審理,最後他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服刑四年六個月。

在被抓捕的前三年,王全璋律師音訊全無、生死未卜,妻子李文足一直在為他奔走,只為見一面,在這個過程中,李文足控告過《環球時報》的主編侵犯其名譽;徒步前往北京尋夫又被國安抓回;聯合其他「709案」的太太們一起剃髮抗議,意為「我可以無髮,但你不能無法。」於是李文足成為國安眼裡的眼中釘,她和王全璋律師的孩子都不能如期入學。

2020年中旬,王全璋律師刑滿獲釋,雖然過程中有許多破折,但分別已久的一家人終於團聚,雖然在服刑期間,王律師的身體狀況不如從前,希望在往後日子裡能夠安心調養一段時間,盡快迎來真正的自由。

「對華援助協會」近來又幫助一對母女從中國逃亡到美國。那位母親名叫施明磊,她的先生是中國公益人士程淵,據程太太描述,程淵在過去一直從事弱勢群體平權工作,包括促進中國生育自由、流動人口之子以及留守兒童平等受教育權的問題,還有乙肝患者、殘障群體的權益等。

2019年7月,程淵以及他的同事被國安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抓捕,2020年三人被秘密審判。在程淵被抓捕的過程中,施明磊一個人帶著孩子卻不斷遭到國安監視居住,以及多次威脅和非法審訊,她因此丟掉工作,女兒所在的幼兒園也受到衝擊。直到最近,她們母女終於成功逃離中國政府的魔抓,在美國將開始新的生活。

中國的良心犯還有很多很多,如以上三位被人熟悉的,以及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人,一個簡單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就能對一個人的良心定罪,他們在獄中受到的驚人折磨,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在21世紀的文明世界中,秘密警察不禁亂抓無辜,還會連累其親屬,企圖把這些良心犯家庭設為一座孤島,任何前去關心他們的人都會遭到警察和國安的警告性審訊。

最讓人難過的,當屬中國所謂的愛國青年,他們眼睛完全被集權主義所蒙蔽,喪失自己的思考,在網絡上冷漠地發言,只是口頭愛國者,卻不斷以鍵盤攻擊為了中國人權含冤入獄的另一群愛國之人,正如劉曉波先生所說「我沒有敵人」,是共產黨在假造敵人,才能坐收漁翁之利罷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