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柬受難者面帶微笑離世?愛爾蘭攝影師的「二次創作」,被指二度傷害了受難者家屬

赤柬受難者面帶微笑離世?愛爾蘭攝影師的「二次創作」,被指二度傷害了受難者家屬
圖為柬埔寨學生參觀在金邊的紅色高棉大屠殺紀念館。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政府譴責美國媒體《VICE》和攝影師Loughrey,未經允許下使用赤柬大屠殺紀念館所擁有的受難者檔案照,以及竄改了受難者的照片與生平,損害了受難者的尊嚴。

來自美國的媒體《VICE》在4月9日刊出了一篇名為「These People Were Arrested by the Khmer Rouge and Never Seen Again」的報導,由於該報導在未經家屬同意下,為赤柬大屠殺受難者的檔案照上色,並錯誤詮釋了受難者的故事,而引起柬埔寨人民的不滿。最終《VICE》撤下這篇報導,並在12日發布了道歉聲明。

這篇引起爭議的報導的副標為「Cambodian authorities photographed many of their 2 million victims. These portraits, recently colourised, humanise that tragedy.」(柬埔寨政權曾為其眾多受受難者攝影,這批受難者有二百萬人;最近上色的肖像照片,重現了這些人性悲劇)。

香港《立場新聞》提到,這篇報導是刊登在《VICE》的攝影欄目,是澳洲記者Eliza McPhail對愛爾蘭攝影師Matt Loughrey的專訪,而後者以前身為赤柬政權下S-21號監獄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的館藏受難者檔案照進行數位修復和上色,以令讀者能體會這些受難者的故事和當時的感受。《立場新聞》在文中附上了《VICE》的原文報導截圖

Loughrey的「二次創作」之所以引發爭議,不僅是已被《VICE》撤下的原文報導裡,未同時刊出原始的黑白照片與已被上彩色的照片讓讀者自行比較,還包括Loughrey自行為受難者照片添加了笑容,並作出了可能不恰當的詮釋,而被各方抨擊不尊重受難者。例如,Loughrey在受訪中被問到如何看待照片中受害者的笑容時,他表示已看了超過100張照片,數據顯示女性被攝時比男性有更多微笑,這意味著拍攝者或者與不同性別的拍攝對像有不同的溝通方式,以及人們會在緊張時微笑,因為笑容可掩飾真實的感受,所以受難者被攝時微笑可能是為討好加害者,因為在面對有更大權力的加害者時,受難者可自我感覺有更多的控制權。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原為「昭博涅亞中學」(Chao Ponhea Yat High School),這裡共有5棟建築,1975年被柬埔寨共產黨(赤柬,亦稱紅色高棉)改造成集中營和集體刑場。從1975至1979年赤柬掌權期間,有約200萬人喪生,而在集中營就處決了逾1萬4000人。赤柬垮台後,這裡才被改為見證赤柬極權統治的大屠殺紀念館。

Loughrey擅自以惡名昭彰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展示的受難者檔案照,作為其創作作品,讓受難者家屬與柬埔寨洪森政府不滿。《高棉時報》報導,柬埔寨文化藝術部譴責《VICE》與Loughrey侵犯了赤柬受難者的尊嚴,以及吐斯廉屠殺博物的權利,不排除會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

由於Loughrey在受訪時提到會尋求與吐斯廉屠殺博物館有進一步的合作,因此柬埔寨文化藝術部11日表示,該部要向大眾澄清,他們從未Loughrey進行任何合作,包括允許使用吐斯廉屠殺博物館所擁有的受難者檔案照及上百萬張文件檔案。柬埔寨文化藝術部指出,Loughrey已違反了該國的《2005年檔案法》及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的使用條款。吐斯廉屠殺博物館設有線上網站,可供公眾瀏覽有個赤柬大屠殺的檔案與照片。

RTSGR4X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金邊的大屠殺紀念館內,仍能看到當年的赤柬典獄長康克由的照片。

柬埔寨內政部官員在個人臉書發文譴責《VICE》和Loughrey:

被虛構的受難者生平

《VICE》篇報導在9日刊出後,許多仍在世的政治受難者家屬的傷口,又再一次經歷傷痛。

總部設在柬埔寨的網媒《東南亞環球網》(Southeast Asia Globe)採訪了其中一位赤柬政治受難者的家屬Senyint S. Chim,其三哥Khva Leang是其中一位被Loughrey上色的政治受難者。令Senyint再度受到傷害的是,Khva Leang的名字不僅被Loughrey誤植為Bora,生平也遭虛構。

《東南亞環球網》指出,根據已被下架的報導,Matt Loughrey稱是在Khva Leang的兒子要求下進行修復的,不過Senyint稱他三哥與三嫂、孩子都被赤柬殺害了,因此他把這件事告訴女兒Lydia,希望更多人能知道這錯誤訊息。

Lydia在個人推特指出,她因為曾看過黑白原圖,與Loughrey上色的照片差異不大,因此傾向認為叔叔Khva Leang彩色照片中的笑容沒有造假,但她無法接受對叔叔的生平是虛構的。

Lydia指出, Loughrey稱Khva Leang是單純的農夫,實際上Khva Leang生前是小學教師,也許有稱Leang是農夫的檔案記錄存在,但家屬們未看過。

「也許我叔叔在被捕時講了一個虛構的故事,也許Loughrey將他的故事與他人的故事混淆了。但當我讀到那個報導那一刻,並想像我還有一個不知道的堂兄還在世的時候,卻是令人不安的。」Lydia在推特寫道。

《VICE》已在12日凌晨發表了對這起爭議事件的聲明,表示Loughrey的報導不符合《VICE》的編輯方針,並為這錯誤感到遺憾,接下來會調查背後的編輯過程的失誤是如何發生的。

至截稿為止,Loughrey仍未為這起爭議事件發表回應。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