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人民幣」挑戰美元地位?美中貿易戰吹起「金融科技戰」號角

「數位人民幣」挑戰美元地位?美中貿易戰吹起「金融科技戰」號角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近日大動作「表明」不擔心數位人民幣將衝擊全球金融市場,只是欲了解數位人民幣將如何發行,以及能否用於規避美國的制裁措施,也暗自宣告中美霸權戰的焦點,已經悄悄從匯率戰、金融戰、法律攻防戰,升級到了「金融科技戰」,這種高科技戰爭也將影響未來全世界的金融市場。

《經濟日報》今(12)日指出,美國拜登政府正檢視中國的數位人民幣計畫,擔心可能開始顛覆「美元」做為全世界準備貨幣的地位,雖目前較不擔心數位人民幣會立即挑戰全球金融體系,但亟欲了解數位人民幣將如何發行,以及能否用於規避美國的制裁措施。

目前中國人民銀行在2014年成立一支專家研究團隊,在數個城市展開數位人民幣發行試驗計畫,有望成為第一家發行數位貨幣的主要央行,預期在明年2月北京舉辦冬奧時,中國可能會擴大推出數位人民幣,以爭取國際曝光。

美中貿易戰吹起了「金融科技戰」的號角

近年,美中貿易戰吹起了「大國博弈」的號角,從關稅貿易戰到匯率戰、金融戰、法律攻防戰,到直擊要害的重砲科技戰,最終出場的竟是高規格的「金融科技戰」。最終贏家,有機會取得未來世界金融主導權,進而成就21世紀中規格制定權的終極目標。

《經濟日報》指出,中美對抗架構下,美國要確保中國推動數位貨幣計畫,不是要運用規避美國制裁措施,另一方面也擔心衝擊美元的金融體系。中國官員則表示,數位人民幣主要目的是要取代紙鈔與銅板,降低市場使用加密貨幣的誘因,完善民間營運的電子支付體系。

聶建中在《數位人民幣開啟數位貨幣暨電子支付金融之影響》論文指出,數位貨幣 (Digital Currency)的推陳,將是人類貨幣史上再一次的重大革命。回顧貨幣革命之歷程,有三大功能:交易媒介(mediaof exchange)、價值儲存 (store of value)、計價單位 (unit of account))的貨幣型態。數位貨幣暨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DCEP),更是大國博弈重砲工具。

目前浮上檯面的「數位貨幣暨電子支付」快速竄升成全球關注的重要議題,Facebook於2019年6月中發表天秤幣(Libra)計畫,全球金融體系受到威脅。歐洲、美國、中國紛紛發表不同進程的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發行計畫。

各國央行競相推陳「數位貨幣暨電子支付」系統

聶建中強調「金融科技創新」及「傳統現金使用量的大幅下滑」,是多國推行數位貨幣兩大主因。綜合歸納各國央行競相推陳,還可明列數點因素:一、「科技進程的必要創新」;二、「支付模式的趨勢轉型」,支付模式走向電子化趨勢日增;三、「發行流通的成本優勢」,法幣的發行、印製、回籠、儲藏、防偽成本高,數位貨幣的製發降低流通成本;四、「可控匿名的具體實踐」,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加密匿名,卻能夠體現主權中心化監管機制;五、「金融領航的主導地位」,數位貨幣之中心幣別,掌控全球金融交易。

中國的數位人民幣(e-RMB)進展最快,早在2014年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中國運用區塊鏈技術及創新科技電子支付系統,建構中心化監管機制的「去中心化」國家級數位貨幣,將嘗試對未來全球貨幣形式及金融交易體系(存款、提款、支付、轉帳)產生變革,超前布局取得未來全球金融主導權的可能。

「數位人民幣」模式的主要特色

人民幣國際化步伐迅速,政策方向明確,2016年成功晉級加入到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的超主權五大貨幣家族成員(美元、日圓、英鎊、歐元、人民幣)。之後,數位人民幣推出跨境支付系統,助力人民幣國際地位提升。

聶建中說明綜觀「數位人民幣」主要特徵,概可歸納以下數點:

一、主權信用貨幣

主權信用貨幣,由國家發行、監管,只是「貨幣」形式走上「數位化」,比特幣則是純屬運用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的「非國家化」採礦(data mining))貨幣。因此,數位人民幣是一種金融科技下主權信用貨幣。仍是中央銀行對社會公眾的負債,債權債務關係不會隨著貨幣形態而改變。

二、替代現金流通貨幣功能

數位人民幣的基本定位,在滿足貨幣的交易媒介、價值儲存、計價單位三大功能下,主要用於替代流通現金。簡單說可稱之為「現鈔數位化」。而「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皆需綁定銀行帳戶方能進行支付,本質上還是用商業銀行存款貨幣進行支付,而數位人民幣則無需綁定任何銀行帳戶即可進行支付交易。

三、營運模式採雙營運體系

中國採「雙運營模式」,上層是中國人行對商業銀行,下層是商業銀行對於一般企業或自然人。上層運行模式為人行將數位人民幣發行至商業銀行業務庫,商業銀行則向中國人民銀行繳納100%全額準備金;下層運行模式為一般企業或自然人經由商業銀行開通數位人民幣錢包,由商業銀行直接提供存取流通服務。

四、交易模式可雙離線支付

雙離線支付乃收款方和付款方都可以在離線狀態下進行支付轉帳。其基本原理是離線交易的雙方透過先記帳,待做安全驗證時再扣款,雙離線支付無需依賴網路點對點的交易型態,運行更貼近現鈔。

五、去中心化又不失中心化監管的可控匿名。

數位人民幣是在大陸央行授權的錢包中,用以進行支付交易的官方授權的數位法幣,央行授權的錢包為匿名制錢包,運用部分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分布式運營後的加密匿名,卻又以央行發行,能夠體現主權中心化監管機制。

聶建中強調中國從「政務官員」到「城鄉庶民」的「區塊鏈技術」教育圖火如荼進行,自2020年6月份開始擇選蘇州市相城區公務員交通報銷先行,將員工之交通補貼的50%轉為以「數位人民幣」形式代發。此舉可謂為貨幣金融史上的重大突破躍進,替金融變革開啟新的紀元。

美國近日大動作「表明」不擔心數位人民幣將衝擊全球金融市場,只是欲了解數位人民幣將如何發行,以及能否用於規避美國的制裁措施,也暗自宣告中美霸權戰的焦點,已經悄悄從匯率戰、金融戰、法律攻防戰,升級到了「金融科技戰」。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