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申請再延任1年,民團:長期在「脫法狀態」將讓社會難以信服

促轉會申請再延任1年,民團:長期在「脫法狀態」將讓社會難以信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促轉會於2018年5月31日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授權成立。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屬任期2年的任務型機關,必要時經行政院長同意可延任,每次延任以1年為限。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任務將在5月到期,主委楊翠表示,為了完成後續修法、究責、移轉業務等工作,決定向行政院報請延任1年。

這已是促轉會第2次申請延任。雖然楊翠強調不會變成「萬年促轉會」,不過長期關注轉型正義的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對此表達不滿,認為促轉會作為轉型正義機關,不可長期處於脫法狀態,成為政黨的提款機。否則得來的「真相」也不會被台灣社會所接受。

促轉會要求再延1年:我們不會變萬年

(中央社)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任務將在5月到期,促轉會主委楊翠今天說,轉型正義工作不能中斷,委員會討論後,決定向行政院報請延任1年,未來工作包括貫徹究責、協力共進及深化法制;她說:「我們不會變成萬年促轉會」。

促轉會今天舉行記者會宣布,委員會4月7日討論後通過,將依據《促轉條例》第11條第1項規定向行政院報請延任一年。

楊翠表示,促轉會成立近3年,全體人員兢兢業業依促轉條例執行各項工作,卻也發現,條例的立法有其時空背景,後續要持續落實推動轉型正義,有修正必要,必須全面盤點、檢討與修正。所以促轉會接下來的工作是「貫徹究責」、「協力共進」、「深化法制」。

楊翠說,促轉會將釐清壓迫體制與個案調查,包含提出加害者處置法案(含人事清查規劃);推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增訂平復「行政不法」要件與事宜,並持續進行國家不法行為調查及平復;處置威權象徵,推動法制化,並與文化部共同研議中正紀念堂處置方案。

她說,「協力共進」是指規劃告一段落,且可由其他部會執行業務,進行移轉協調,以利這些任務後續的長久運作,業務移交銜接過程中,仍需要有機關主責完備相關法制協調各部會辦理。

不過,楊翠說,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業務,都不會讓促轉會無限期延任下去,這些工作包括,受難者及家屬的照顧與賠償,推動「威權統治時期國家不法行為被害者權利回復草案」與政治受難家庭照顧與療癒服務;不義遺址的保存,與文化部合作推動法制化。

楊翠指出,台灣需要1個有時限的專責機關,以執行釐清壓迫體制與追究加害者責任等任務,同時也要落實將性質適合者,移至其他機關銜接。

因此,楊翠說,促轉會在延任這1年,將致力於修法工作,對促轉條例進行全面盤點、檢討及修正,包含因應促轉會轉型後功能、明確任期及組織檢討形式、可移轉業務的協調銜接機制。

她說,在任務部分,建立個別任務所對應法律制度,包括完備平復國家不法條文,擬訂加害者處置法案(含人事清查規劃)、清除威權象徵法案、被害者權利回復法案、不義遺址保存法案,及政治受難家庭照顧與療癒服務法規等。

對於民團批評促轉會一延再延,楊翠強調,「我們不會變成萬年促轉會」,延任這1年,促轉會將「搭橋」,讓轉型正義工作嫁接至政府各部會。

促轉會委員徐偉群補充指出,就國家的角度,轉型工作沒有期限,大家的理想是把轉型正義工作,滲透到政府每個機關,但這個過程並非一下就能完成;在過渡階段,促轉會將歸納專責機關工作內容,以及如何移轉至其他部會。

行政院:原則上會支持

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今天受訪指出,促轉會的公文還沒有到行政院,促轉會已有決定並對外說明,行政院予以尊重,感謝促轉會過去的努力,以及願意承擔相關的促轉工作。

羅秉成表示,立委先前質詢促轉會延任議題,蘇貞昌已有所表示;促進轉型很多工作,還是需要1個二級的獨立機關去執行,促轉會今天已對未來相關面向、法制化作為,向外界說明,「行政院原則上會支持」,相關作業會依程序辦理。

促轉會於2018年5月31日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授權成立。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屬任期2年的任務型機關,必要時經行政院長同意可延任,每次延任以1年為限。

促轉會去年已延任1次,今年是否再延任近日引發討論。蘇貞昌日前表態,應該要多支持促轉會、延續其任期,且任務要更充實,包含執行與規劃。

民間團體:十分遺憾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則透過聲明指出,十分遺憾。促轉會運作3年以來,僅不斷舉行所謂專家會議、收集意見,未曾真正邀請政府機關各部會,著手銜接方案;反對促轉會以脫法方式,將階段性機關變相一延再延。

聲明表示,2019年10月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表示,促轉會正積極撰寫總結報告,因為總結報告需要嚴格的時程規劃,所以沒有延任的打算;民進黨總統大選勝選後,2020年3月促轉會卻突然改口,要求延任1年。

同年5月,同樣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楊翠說,這一年要努力的主要有兩大方向,一是法制工具的研擬,二是透過跨機關的協商,把未來國家轉型正義近、中、遠程工作都規劃好,並承諾「會盡力而為」。

聲明表示,1年過後,促轉會再度提出延任要求,主要理由竟還是法制工具研擬和跨機關協商。

聲明指出,促轉會透過今天的記者會表示,後續核心業務將放在「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但,這是促轉會核心業務,「何以在第2次報請行政院延長時,才列為後續工作?過去3年是否延宕工作?」

聲明也質疑,促轉會針對「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所列舉的工作項目是:「推動處置方案,持續發布調查成果,帶動社會討論,制定草案明定權責機關識別加害者」,是否能在未來1年內完成?促轉會延長時間愈久,才發現未完成的工作愈來愈多,究竟促轉會要延任多久才能把「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完成?

真促會表示,希望行政院院長可以清楚說明他判斷促轉會應予延任的理由為何;行政院院長若一而再、再而三讓促轉會予取予求,美其名是尊重獨立機關,實際上是行政院院長濫權,創造出一個破壞體制的「追求正義」的機關。要求蘇貞昌明確說明是否同意延任的理由,負起政治責任,並在期限內督促促轉會完成工作。

真促會強調,追求轉型正義是台灣社會的共識,但追求轉型正義的手段本身必須正當,不可長期處於脫法狀態,成為政黨的提款機。否則,這樣得來的「真相」也不會被台灣社會所接受。促轉會應致力於規劃未來政府機關的銜接方案,而非一再強調自己的重要性,違背原本階段性機關的法制規範。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