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民運人士籲國際持續制裁軍方、歐盟抨擊中俄阻撓國際制裁

緬甸政變:民運人士籲國際持續制裁軍方、歐盟抨擊中俄阻撓國際制裁
圖為3月27日緬甸軍人節閱兵儀式。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緬甸民運人士將實現軍方的垮台寄望於國際的製裁,但在政治現實上,儘管美國、歐盟作出了相關制裁,等仍面對中國、俄羅斯阻的從中作梗。

中央社)緬甸軍方2月政變,緬甸民運人士呼籲國際制裁,不管是個別國家的制裁或企業的制裁都會產生作用,只要國際持續制裁,軍頭們最終會因為缺乏資金而必須逃出緬甸。

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接管政府,成千上萬民眾上街抗議,前「緬甸民主論壇」(The Forum for Democracy in Burma)發言人索翁(Soe Aung)接受中央社訪問表示,他從來沒看過緬甸人民如此團結。

索翁是1988年緬甸學運後流亡到泰國的民運人士,在泰國仍持續協助緬甸的民主運動發展。他說,這次的示威和之前1988年學運以及2007年番紅花革命完全不一樣。

他說,這次發起運動的成員都非常年輕,加上科技進步的因素,全世界可以透過社群媒體知道軍政府做的事情,抗議人士能藉此提高國際社會對緬甸的關注。

雖然政變造成無數傷亡,但索翁觀察到一些正面的發展,很多人開始談論過去在緬甸視為禁忌的話題例如羅興亞人(Rohingya)遭到屠殺的事件,也有很多人開始為過去忽視羅興亞人的遭遇而道歉。

由於軍政府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美國財政部凍結緬甸國營的緬甸寶石公司(Myanmar Gems Enterprise)所有資產,並禁止與該公司進行任何交易;南韓則是暫停與緬甸的國防交流及禁止武器出口到緬甸。

歐洲聯盟(EU)宣布對緬甸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及多名軍方高層凍結資產,並將他們列入旅遊禁令的黑名單。

除了各國政府制裁,也有不少企業杯葛軍政府,儘管如此,軍方似乎仍不為所動,但索翁對整體情勢抱持比較樂觀的態度,他認為國際制裁不管是個別國家的制裁或企業的制裁都會產生作用,「軍政府沒有錢要怎麼運作?」只要國際持續制裁,他相信軍頭們最終會因為缺乏資金而必須逃出緬甸。

不過緬甸的情勢發展依舊令人憂心,由遭罷黜的緬甸國會議員組成的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ommittee for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CRPH)3月31日宣布廢除軍方主導寫下的2008年憲法,公布過渡期憲章,希望尋求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合作,並組成全國聯合政府。

索翁說,他不希望看到緬甸朝向內戰的方向發展,但目前看起來這似乎是一個無法避免的趨勢。

RTX8U8GN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2月2日,緬甸僑民在曼谷的聯合國辦公室外,抗議緬甸軍方發達軍事政變。

歐盟:中俄阻撓國際因應緬甸危機

中央社》報導,歐洲聯盟高階官員11日表示,中國和俄羅斯正阻撓國際社會對緬甸危機的回應。緬甸自2月1日發生政變至今,已有700多人死於軍事鎮壓。

法新社報導,國際試圖遏阻緬甸危機的努力迄今未能收效,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說,對於俄羅斯和中國阻撓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對緬甸軍政府實施武器禁運,他「並不意外」。

波瑞爾說:「我們一次又一次見識到,緬甸的地緣政治競爭讓各國很難達成共識…...但我們仍有義務努力嘗試。」

他說,歐洲近幾年來已成為緬甸製衣業一大出口市場,暗指一旦緬甸重返民主道路,歐盟可能增加經濟關係與投資。

另一方面,緬甸連日來衝突情勢愈演愈烈,根據當地監督團體,安全部隊本週末在勃固(Bago)地區血腥鎮壓,至少造成82名反政變示威人士喪命。

實際遇害人數可能永遠無法水落石出,有報導說安全部隊強行帶走許多遺體。

勃固地區30歲的慈善工作者科席哈(Ko Thi Ha,譯音)就在遇害者之列。他和另外兩人攀爬磚牆試圖躲避軍方追捕時,遭子彈打中腿部摔下來,頭部重擊磚塊而傷重不治。家屬從醫院領回遺體後隨即火化。

友人告訴法新社:「軍人叫他不要跑,但他擔心不跑就會被射殺。」

一支於9日拍攝、經法新社證實的影片顯示,示威者躲在沙袋堆疊的路障後揮舞土製槍枝,影片背景不時傳來爆炸聲。

聯合國駐緬甸辦公室昨晚在推特(Twitter)發文說,勃固地區有許多傷患無法獲得治療。

截至12日,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將平民死亡人數修正至706人,遠高於軍政府宣稱的數字。

AAPP也證實,薩加因(Sagaing)地區德穆鎮(Tamu)今天有一名騎摩托車的男子遭槍殺,後座女性乘客也傷重瀕死,自昨天以來,已有4人遇害。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