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使威脅瑞典記者言論自由,瑞典政府「不接受」卻也硬不起來

中國大使威脅瑞典記者言論自由,瑞典政府「不接受」卻也硬不起來
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駐瑞典大使曾多次威脅瑞典媒體,警告他們不得寫任何有關批評中國的報導,並暗中威脅那些不從的記者。

編譯:吳宗宜

中國大使威脅瑞典記者言論自由

瑞典中國專家、自由記者奧爾森(Jojje Olsson),近日收到了中國駐瑞典大使館電子郵件的威脅,信中警告他停止對中國的不實評論,否則將「面臨嚴重後果」(face the consequences)。

奧爾森在今(2021)年3月下旬於當地媒體《瑞典快報》(Expressen)上寫道,H&M因拒絕使用新疆棉花而遭中國政府抵制,是「政治遊戲的一部分,而這場遊戲已開始演變成一場新的冷戰。」奧爾森也進一步抨擊了中國政府,指責中國政府在該地區建立了「集中營」(concentration camps),並從事侵犯人權的行為。

奧爾森表示,過去他收到過許多封中國大使館警告他停止報導中國不實消息的警告信函,這封關於抵制H&M的郵件,中國大使館更是措辭嚴厲。

「僅在今年,我就收到了好幾封警告郵件,他們的語氣越來越具有威脅性,而這封電子郵件則更勝以往。」

根據瑞典電視台Kulturnyheterna報導,奧爾森居住在台灣期間,被指控與台灣分離主義者密謀,散佈錯誤信息以煽動反中情緒,郵件結尾呼籲他停止對中國事務進行評論,否則將面臨嚴重後果。

奧爾森表示,「他們的意思是後果不一定要是實質的,例如他們就常透過散佈謠言的方式誹謗其他記者的人格,試圖摧毀他們的信譽和職涯。」

無國界記者組織也收到了相同電子郵件,該組織主席Erik Halkjaer接受《瑞典快報》採訪時也表示,電子郵件中的威脅言論已經構成了刑法中的恐嚇威脅罪。

中國駐瑞典大使館透過威脅當地記者的方式,試圖干預及影響瑞典國內的新聞及言論自由,這並非頭一遭。反對黨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與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因中國大使館多次威脅記者,曾多次提議要求驅逐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此事後兩黨更加堅定立場,希望執政黨予以回擊。

針對瑞典在野黨提出因中國大使不斷干預瑞典言論自由,應該將其列為「不受歡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命令其返國一事,中國駐瑞典大使館發言人於4月11日在其官網上反駁:「在一些瑞典政客的眼中,所謂的言論自由意味著只有他們才能撒謊、敗壞和攻擊中國的名聲,而我們中國人沒有糾正或說實話的空間,這遠非言論自由,這是他們的『言論專政』(dictatorship of speech)。」

並表示,只要其他國家先尊重中國,中國也會予以尊重,並嘲諷道:「將泥巴砸向他人時,自己的手會先弄髒。」同時強調,中國對持不同意見的瑞典人民保持開放態度,相信兩國之間的共識與合作比爭端和分歧來的更為重要。

對此,瑞典外交部長林德(Ann Linde)回應,瑞典不會接受中國大使館威脅記者的行為,但也不會以驅逐大使的方式來政治表態,該部已多次召見中國大使桂從友,要求他尊重瑞典法律與言論自由,同時也希望和中國保持多元暢通的對話管道,兩國才能在意見相左的議題上持續對話。

基督教民主黨的外交發言人阿達克圖森(Lars Adaktusson)在推特上表示,「完全不能接受」(Heltoacceptabelt) 林德的決定,當言論和媒體自由遭到中國極權政府威脅時,政府不應該模糊回應,而是該明確聲明其立場,且政府雖然多次召見中國大使,但其未曾改變作風,瑞典應該將桂從友列為不受歡迎人物,林德的作法「完全沒改變任何事」(It does not change anything)。

瑞典民主黨的外交發言人威雪(Markus Wiechel)也在推特上批評林德的決定,反諷若是瑞典大使在中國有同樣的行為,威脅中國的官員或記者,下場肯定不一樣,桂從友已經嚴重影響兩國外交關係,中國應更換一位更適任的大使,才能改善兩國關係,而非使其惡化。

shutterstock_190596219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瑞典和中國的關係持續惡化,瑞典硬不起來

一系列外交事件使瑞典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岌岌可危,不斷上升的不信任感,導致瑞典方面已暫停實施與中國的文化交流和其他協議。

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Gothenburg),取消了與上海在34年前簽署的姊妹市協議,而韋斯特羅斯(Västerås)、呂勒奧(Luleå)、林雪坪(Linköping)等其他城市,也結束了與中國姊妹市的關係。

瑞典也關閉了境內所有的孔子學院。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資助的一項計劃,在外國大學中建立中國語言和文化中心,但該中心會審查所有中國政府認為敏感的主題。

兩國關係破裂始於2015年,當時中國政府綁架了以出版敏感中國政治議題書籍而聞名的瑞典公民桂民海,他之後被指控「從事非法業務」(operating an illegal business),並在從未審判下將其關押多年。

2020年,中國法院表示,桂民海在2018年自願放棄他的瑞典公民身份,並判處他10年徒刑,該案顯示中國公然無視國際公民身份規範和外國政府保護其公民的權利,對此瑞典政府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但進行交涉無果。

2019年瑞典筆會(Svenska PEN)無視中國大使館的警告,依舊把當年度的圖霍斯基獎(Tucholsky Prize)頒給桂民海,表揚及肯定他在言論自由上的表現,時任的文化部長林德(Amanda Lind)出席頒獎典禮,並表示「掌權者永遠不應利用權力攻擊自由藝術表達或言論自由。」

瑞典總理勒文(Stefan Lofven)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也表示,瑞典不會屈服於威脅。

對此桂從友表示嚴重抗議,聲稱這是「嚴重錯誤」(serious mistake),並表示將會採取「反制手段」(countermeasures),警告此錯誤的舉動只會帶來不良後果,兩國的「正常交流與合作將會遭受嚴重阻礙」,他堅稱,「頒獎給這樣的罪犯是徹頭徹尾的政治鬧劇,也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嚴重干涉。」

同時他也反駁瑞典政府的指控,「桂民海不是被迫害的作家,其在中國和瑞典均已犯下嚴重罪行,他說謊且惡毒地攻擊中國政府。」他表示桂民海因涉嫌洩露有關中國國家機密和情報而被捕,並否認所有對桂民海的酷刑指控。

同年12月,中國兩個大型企業代表團取消原本訪問瑞典的計畫。

中國大使館多次威脅,瑞典媒體:想要讓我們開始自我審查

中國駐瑞典大使曾多次威脅瑞典媒體,警告他們不得寫任何有關批評中國的報導,並暗中威脅那些不從的記者。

根據瑞典公共廣播公司(SVT)報導,中國大使館官員一再聯繫瑞典主要媒體,批評它們對中國的報導,試圖影響媒體言論自由,《瑞典日報》和《瑞典快報》等瑞典媒體皆表示,過去幾年來,非常頻繁收到中國大使館的郵件,瑞典國家廣播公司「Sveriges Radio」也是如此。

《瑞典快報》負責人奧爾森(Karin Olsson)告訴瑞典公共廣播公司,自2017年9月桂從友就任以來,她和同事就開始收到來自中國大使館頻繁的威脅郵件。「這種誇張的言論毫無疑問的是想要讓我們開始自我審查,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這是一種他們施加壓力的方式。 」

桂從友2019年11月於瑞典公共廣播電台上說:「我們用美酒招待我們的朋友,但對於敵人,我們有散彈槍。」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桂從友在接受瑞典公共廣播公司採訪時,批評一些當地媒體「習慣於批評、抨擊和汙衊中國。」(have a habit of criticizing, accusing and smearing China)

他說:「這就像48公斤的輕量級拳擊手,挑釁86公斤的重量級拳擊手,後者出於禮貌和善意要前者少管閒事,但當前者執意要挑釁時,我們別無選擇。」

桂從友這番言論導致了嚴重外交危機,基督教民主黨、瑞典民主黨和左翼黨(Left Party)共同呼籲驅逐中國大使,對此,外交部長林德回應:「在瑞典,我們享有言論自由,而中國大使並未予以尊重。外交部同仁和我本人一再向大使解釋,言論自由受到瑞典憲法保障,媒體記者享有權完全自由地進行工作。」

但是,林德卻拒絕將中國大使驅逐的提議,也不承認有來自中國的「潛在威脅」(veiled threats)。

根據瑞典國際事務研究院調查發現,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中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發表了57項公開聲明,譴責瑞典媒體對中國的報導。瑞典國家電視台在今年1月發布的另一份報告中說,近年來,瑞典大使館已聯繫了該國8個最大的新聞媒體中的7個,指控其不實的報導中國。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2020)年的一項調查發現,有70%的瑞典受訪者對中國持負面評價,在歐洲人中所佔比例最高,世界排名第二,僅次於日本。

瑞典國際事務研究中心亞洲執行長傑登(Bjorn Jerden)說:「瑞典人對自己的民主制度有很強的自豪感和信心,這可能會讓他們對中國的態度更加負面而強硬,雖然政府沒有向人民傳達這種觀點,但中國的行為已加深人們對中國的印象,也就是兩國間根本意識形態的對立。」

奧爾森也表示,綁架和虐待瑞典公民桂民海、大使桂從友的激進態度讓瑞典人反感,中國對瑞典的壓迫遠比對歐洲大部分國家來的更嚴重,「瑞典公民社會幾乎完全團結一致的譴責中國政府的罪行和壓迫,但是一旦扯上政治,中國問題就會變得『更加棘手』(more tricky)。」

《路透社》指出,有些人可能擔心兩國關係惡化會損害雙邊貿易和投資,根據柏林墨卡托(Mercator Institute)中國問題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18年瑞典和中國的雙邊貿易額達171億美元,在2000年至2019年,瑞典是歐盟國家中中國的第7大投資國。

即使外交部長林德提出針對香港問題對中國實施制裁,但她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只是因為瑞典議會多數通過決議案,迫使她這麼做。實際上,由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領導的現任政府,不願對中國施加嚴厲的懲罰,而反對黨則對中國抱持較強硬的態度。

對此,瑞典國際事務研究中心亞洲執行長傑登表示:「瑞典歷來都是最願意公開批評中國人權記錄的歐盟國家之一,儘管瑞典與任何歐洲國家一樣,都必須在批評中國和中國報復方面找到平衡這個前提下,也是如此。」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