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類選擇黨眼中,德國現在的一切都不正常

在另類選擇黨眼中,德國現在的一切都不正常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1大選年,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將寶押在進攻上:反移民、反歐盟,反聯邦政府的新冠政策。德國之聲評論員Hans Pfeifer認為,該黨的攻擊性競選綱領是對德國構成一種危險。

文:Hans Pfeifer

一個花園侏儒。這個戴尖帽的蓄胡小男人。德國家庭前花園的縮影。在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最新選舉廣告上,這個花園小矮人站在一片綠茵茵的花草地上。同時,人們還可以聽到揚聲器裡傳出的聲音:「正常是擁有一個家鄉,是擁有安全的邊界。」

「德國另類選擇黨」以其選舉綱領和首個選舉廣告,開啟了2021年秋季聯邦議院大選選戰。他們的選舉口號是:「德國。但正常。」

憧憬理想世界

通過其競選活動,德國另類選擇黨尋求一種所謂的德國規範或常態。在那段影片中,出現的是懷抱孫子的慈愛的爺爺、奶奶、飯桌上歡聲笑語的一家人、快活的學童、一隻小狗,以及那位笑容可掬的花園侏儒。一言以蔽之:一個讓人憧憬的世界,一個完美的德國。

德國另類選擇黨這一宣傳活動十分機巧。它引誘充滿渴望的人們。身處新冠大流行瘟疫和持續的緊急狀態,人們自有巨大渴望。選擇黨蠱惑人們重回那感覺良好之境。

更能說明問題的是,選擇黨所舉的與這種所謂的常態正相反對的東西:影片此時顯示的是,在新冠停擺時代,關閉的咖啡館、燃燒的路障、極端左翼行為、示威反對氣候變化的一名臉色蒼白的女孩。旁白:這些均屬不正常。潛台詞:這些都是非德國,聯邦政府的新冠政策、左翼黨、氣候運動,統統都是德國的敵人。

排斥的政治

在德國另類選擇黨選戰廣告給出的好感覺——常態的背後乃是一巨大的社會顛覆工程。這一點,影片自然未予指明,但德勒斯登的黨代會就此作出了明確決定。

該黨現在的競選綱領明確指出,何謂德國人,應重新成為與遺傳有關的問題,父母是德國人的人方為德國人。由此,數十萬德國人在意識形態上被宣佈為「非德國人」。而移民將變得不再可能。德國另類選擇黨甚至不再想毫無保留地歡迎急需的技術工人來德國。該黨代表大會認為,「所謂的技術工人短缺,是工業和經濟協會及其他遊說團體的一種虛構性敘述。」

自稱的選擇黨人想把德國重新圍起來。而且,不僅是要反對反性別歧視、反對同性戀者的平等權利,回到過去時代的社會氛圍。幾乎可從字面上體會到圍起來之意思:出於選舉策略考慮,選擇黨迴避使用圍牆這個字,而更願意說,要設置邊界柵欄。因為在德國,牆這個詞,傳統上讓人不舒服。

背離國際社會

在國際政治上,選擇黨要來一個極端轉折:退出歐盟,並結束共同貨幣——歐元。其外交與安全政策座右銘可借用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說法,概括為「德國優先」。

重建和強硬的議程很長。倘選舉成功,選擇黨要驅逐數十萬人,即使當事人來自戰亂、危機國家。該黨要求,12歲少年就可被送上法庭;若某兒童從一個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逃到了德國,那麼,根據該黨的選舉政綱,就該讓其自生自滅:因為德勒斯登黨代會以絕對多數決定拒絕難民的家庭團聚,且適用於受心理創傷的逃亡兒童的家庭。

背離法律

德國另類選擇黨並不在乎法律和秩序,該黨極右派別頭目赫克(Björn Höcke)在熱烈的掌聲中特意聲明:選擇黨必須發出一個政治標示,不能顧忌現有法律條款。

但恰恰是這一立場使選擇黨對德國構成危險:只有在其不構成阻礙的情況下,該黨才會接受法律和秩序。這應讓德國人害怕。

誠然,德國另類選擇黨尚遠不能任命下一任男女總理;在本屆聯邦大選後,它也進不了政府,——其它各黨都已經明確表示了這一點。然而,它有可能很快就成為薩克森-安哈特邦最強大的政治力量。所以,人們應嚴肅對待這個極端政黨的選戰綱領。

選擇黨宣揚友好的德國花園侏儒,作為敵對的全球化世界的對抗方案。顯然,該黨未能注意到,德國花園侏儒委實是一移民:來自土耳其。800年前,安納托利亞東部的礦工們為他塑形,保護自己不受邪靈傷害。後來,不知何時,經由義大利商人,這位著名的紅尖帽小人傳到了德國。人類歷史就是這樣。

昨天還是外國的東西,明天就變成德國的了。世界處在運動中。它在變化。不過,無須擔心:這是正常的。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