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未來式》:想了解巴基斯坦,就必須知道阿拉、陸軍和亞洲的角色

《亞洲未來式》:想了解巴基斯坦,就必須知道阿拉、陸軍和亞洲的角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新銳戰略、趨勢觀察家帕拉格・科納,深入解讀亞洲未來格局。從經濟到政治、飲食到娛樂,由多樣化的領域全面解析亞洲崛起之道,搭配簡明的圖表與數據,輕鬆掌握綜觀脈絡。

雖然一些觀察家將中巴經濟走廊和國際南北運輸走廊描繪成競爭對手,事實上它們代表伊朗聰明地同時利用中國和印度對其能源的興趣和其地理位置,並增加巴基斯坦保護中國和伊朗利益的負擔,尤其是伊朗攸關阿富汗的穩定。巴基斯坦的邏輯向來是削弱阿富汗以提升自身的「戰略縱深」,但在中巴經濟走廊計畫下,巴基斯坦已重新部署原本駐紮於阿富汗邊界的一萬五千名士兵,調往新的機能幹線地區以確保巴基斯坦和中國工人的安全。

由於中國已成為阿富汗最大的投資人,且需要它作為通往伊朗的門戶,巴基斯坦的軍事冒險和對塔利班派系的支持已經收歛。事實上,巴基斯坦政府現在把完成伊朗——巴基斯坦天然氣管視為優先要務。

巴基斯坦順從中國和伊朗的新表現,可能預示這個紛亂而飽受戰爭破壞的國家正發生良性的轉變。經過十五年北約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後,阿富汗仍然十分脆弱,但在二○一七年的北約高峰會上,阿富汗備受忽視,反而焦點放在俄羅斯。在此同時,巴基斯坦在反恐合作上已經以俄羅斯取代美國,共同舉行大規模軍演。二○一八年,來自俄羅斯、中國和伊朗的情報領導人在巴基斯坦開會,協調反伊斯蘭國的戰略。

此外,所有阿富汗的鄰國以及俄羅斯和波斯灣國家,已放棄與塔利班的地區談判。中國已開始在阿富汗狹長崎嶇的東部邊界地區瓦罕走廊,訓練阿富汗的陸軍營。二○一八年的中亞高峰會,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同意提供阿富汗二十億美元的新鐵路和電力計畫

中國也開始對在阿富汗的投資採取保護措施。二○一七年,中國軍隊開始在重要邊界省分部署兵員與阿富汗陸軍單位機動巡邏,令人聯想起一千年前唐朝派駐在突厥斯坦的士兵。激進伊斯蘭組織如蓋達(Al Qaeda)和伊斯蘭國曾警告,中國侵入該地區和穆斯林維吾爾人在新疆的種族稀釋,是必須與中國開戰的原因。但中國對其西部省分的掌控十分牢固,雖然有數千名維吾爾人遭到拘禁且進入再教育營15。

此外,怛羅斯戰役——阿拉伯人擊退唐朝的歷史戰役——的暗示,不符合阿拉伯穆斯林國家忙於自己的內戰,而未能發動聯合攻擊以收復突厥斯坦的事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社會發現,中國的基礎設施重建比蘇聯的壓迫和美國的操縱來得優越。

當印度、伊朗、甚至俄羅斯加強它們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活動時,印度感覺自己落居下風。印度長期以來尋求與中國成為文化上的兄弟之邦,卻目睹中國在經濟和軍事上遙遙領先。為了示好,中國歡迎印度與巴基斯坦一起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但中國的中巴經濟走廊計畫穿越巴基斯坦佔領的喀什米爾,承認巴基斯坦控制印度也宣稱擁有主權的領土。印度的莫迪因此杯葛二○一七年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會,雖然這個動作未能阻止中國人熱烈歡迎當時的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

印度毫不遲疑地對巴基斯坦境內的恐怖訓練營施以精準的攻擊,同時揚言退出印度河用水條約等重大協議。但中國和巴基斯坦結合的力量和決心,最終將迫使高傲的民族主義者莫迪接受現狀,也許在解決喀什米爾問題上讓步,以交換中國減少布拉馬普特拉河上游的築壩工程,避免印度北部和東部許多人依賴的水源受影響。印度愈想確保連結伊朗天然氣資源的通道,就愈無法逃避與巴基斯坦合作。

印度立即的要務仍然是加強對阿富汗的影響力。印度目前是僅次於中國的阿富汗第二大投資來源國,最近完成興建伊朗靠近巴基斯坦邊界的多碼頭恰巴哈爾港,印度可以從此處連接一條印度建造的公路,迅速將印度小麥運往阿富汗,協助阿富汗進出口產品而無需依賴巴基斯坦。雖然巴基斯坦懷疑印度在伊朗和阿富汗的任何活動,它仍希望推動早就應該執行的土庫曼—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氣管,甚至孟加拉也希望加入這個正在興建的計畫。

在孟加拉,中國和當地的工程師正在首都達卡南方不遠處趕工以完成新帕德瑪大橋,這座橋將加速孟加拉的成衣產品運往南部的蒙格拉和吉大等港口,其中吉大港在印度和日本的積極發展下,已使這兩國在孟加拉的市場取得一個立足點。同樣的,緬甸在二○○○年代末結束數十年的孤立後,中國開始更新該國的道路和港口,以加快通達安達曼海的速度,不再仰賴具戰略重要性的麻六甲海峽。

印度向來很少與緬甸來往,因為兩國過去都是英屬印度的一部分,但現在印度正加緊發展緬甸的實兌港,以作為其商務橋頭堡。日本也把緬甸視為戰略投資優先國家,正擴建靠近仰光的迪拉瓦港。因此,中國的動作警醒了印度、日本和其他國家,促使它們在跨地區的整合上投資,進而鼓勵緬甸政府重新協商若干中國計畫的條件,以壓低過高的成本和減輕債務負擔。

這個邏輯不僅適用於孟加拉灣國家,連遠在喜馬拉雅山脈的小國也適用。中國一九五九年鎮壓西藏暴動後,不丹接受成千上萬名西藏難民,並因為擔心中國入侵而關閉邊界。二○一七年,中國連接巴基斯坦中巴經濟走廊的南西藏公路接近完成時,鑿通進入與不丹及印度錫金省交界的爭議山谷。二○一七年的洞朗高對峙原意義重大,因為中國挑動侵入爭議地帶,但印度堅持其主張,迫使中國退讓。

不過,儘管莫迪和習近平在二○一八年的會面中同意以外交方式解決問題,但該爭議仍可能升高並蔓延到鄰近的爭議地區。中國可能侵入附近的阿魯納恰爾邦,造成中國與喀什米爾接壤的阿克賽欽地區軍事化,並藉由與巴基斯坦在印度洋的聯合海軍演習來讓印度分心。這個假想情況說明了印度對中國如此偏執的原因,但也凸顯中國必須協調許多衝突才能轉變整個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