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etflix紀錄片《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第一集,看出其歷史謬誤與真相

從Netflix紀錄片《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第一集,看出其歷史謬誤與真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畢了第一集,雖然影片對於織田信長的發跡史脈絡大致正確,但仍有不少細節出現錯誤,偏離了歷史事實或最新學說。雖然這部影集有瑕疵,但對於有興趣由零開始了解日本戰國時代史,仍是一個好的方法。

最近Netflix一部電影式的歷史記錄片上線,劇名叫《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我上星期看了第一集,發現這集在描述日本戰國時代織田信長發跡的歷史,有不少錯誤之處。可能你會說,這部影集是應該歸類於電影,還是記錄片呢?

在我來說,既然這部影集中有找來歷史學家陳述歷史,而在影集中的演員和場景大多是用作重現旁白所述事件的場合,那麼我就會把這部影集界定為記錄片。而記錄片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有錯。

《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

其實很難去說戰國時代是「武士時代」。「武士」早在10世紀時便已存在,當時還是律令制國家的大和王權下的豪族莊園的私人傭兵部隊,後來武士的首領源賴朝奪取了天皇政權,建立了鎌倉幕府,武士才成為了一個士族階層。我們理解的武士道精神就是克己復禮、仁義、自省、節制、個人名譽、正義、不畏死等等的崇高理念。然而,武士道精神在17至19世紀的江戶時代才漸漸成形。

戰國時代有個獨特的現象,就是「下剋上」。名義上,天皇最大,幕府將軍是天皇的臣子,幕府分封土地給「守護大名」統治,守護大名不在時委託臣子「守護代」代為統治,守護代之下是「國人」,也就是武士。戰國時代沒有什麼君君臣臣的概念,只崇高絕對的實力,因此上層給下層推翻的事件比比皆是。

而當時的武士,我也不認為是武士成為主角的時代。武士成為日本的骨幹階層,應該是德川家康建立德川幕府的江戶時代。那個時候武士道精神才出現,武士才是日本一個十分重要的社會階層,是維持社會穩定和日本文化精神的重要一環。因此,江戶時代比戰國時代才配稱之為武士時代。

至於副題《為日本而戰》就更是莫名奇妙。戰國時代是日本史上一個混亂時代,說白了就是軍閥混戰的時代,誰也不是為了日本而戰,而是為了逐鹿群雄,一統天下。因此,與其說是「為日本而戰」,不如說是「為得到日本而戰」才較為適合。這看來是翻譯組的誤譯,因為英文劇名是《Fight for Japan》,這可以解成「為日本而戰」,也可以解作「為得到日本而戰」。

shutterstock_12700062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日本地圖之誤?

首先,在最初呈現給觀眾看到的1551年時的日本地圖,就已經是一大錯誤-就是包括了北海道。當時的以天皇為名義的日本政權還未能把勢力伸延至今天的北海道,頂多就是有部份來自日本的「和人」定居在北海道南端的土地。而當時的北海道,仍然是「阿伊努人」的地盤。北海道受到日本的統治,最快也要到17世紀。因此,當我們描述所謂日本的戰國時代時,要僅記一點,就是當時的日本,並不包括北海道。

濃姬通風報信之誤?

第二,就是影集中提到,織田信長繼承父親家督之位後,因為他不遵守傳統,看起來吊兒郎當,引起了家族其他人的不滿,尤其曾是信長的老師平手政秀,也因為不同意信長的所作所為而切腹自殺。後來,影片中是這樣描述之後的故事:

信長的妻子枕邊人濃姬是其大敵的女兒,隨時有刺殺信長的可能性,然後濃姬作為「間諜」等向織田信長的弟弟織田信行通風報信,密謀造反。後來,信行因被信長的近臣發現而敗露,被抓到信長的跟前,跪在地上求饒。信長不為所動,一刀就把信行砍掉了頭。

影片這段內容其實有很多錯誤。雖然濃姬確實有想過要殺死信長,原因在於她的父親是美濃國的守護大名齋藤道三,老早就想吞併掉織田信長父親織田信秀還在生時的尾張國。把女兒濃姬嫁給信長完全是出於政治考慮,因為織田信秀的強大讓齋藤道三另眼相看,改為與之結盟,但對信長這個人卻不太信任。於是,齋藤道三在女兒出嫁時給他一把刀,跟她說:「如果信長是一個傻瓜,就找個機會把他殺掉。」

不過,這事沒有發生。話說,織田信長成為家督後,齋藤道三聞訊信長經常衣衫襤褸,吊兒郎當,認定此人是個沒用的窩囊廢。他決定約織田信長設宴會面,埋伏了重兵,如有機會就把他殺掉,吞併尾張國。

殊不知他見到的織田信長卻是器宇軒昂,穿著一身端莊禮服,談吐得體。在宴會結束後,齋藤道三親自送走織田信長,之後跟自己的家臣說:「看來我的兒孫,就只要為他牽馬的命了。」此後全力支持織田信長。既然如此,濃姬又怎會向織田信行通風報信,要他取了丈夫的命呢?

shutterstock_67629777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信長親自斬殺弟弟信行?

話說織田信行真正謀反之時,就是織田信長的堅實盟友齋藤道三被殺之後。信行趁信長勢孤力弱之際,聯同家臣一起反對信長,在一場名為「稻生之戰」的戰役中敗給信長。後來信行敗陣後仍有異心,信長得到柴田勝家的通風報信後,訛稱患病,誘使信行來到信長所在的清洲城探病,再命身邊重臣趁信行在臥房時把他殺掉。影片裡說的是信長親手殺死信行,而且信行臨死前還在求饒的一段內容,是完全虛構的。

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

日本人武士階級改姓改名的情況很普遍。

影片中提到信長在桶狹間之戰中有一名足輕得到信長的賞識提拔,這人名叫豐臣秀吉。這實在是很大的省略。沒錯,這人的確是後來的豐臣秀吉,但他當時的名字並非豐臣秀吉,而是「木下藤吉郎」,成為信長家臣後才改名做「木下秀吉」,及後跟隨信長征戰,協助信長清滅了淺井長政的勢力後,成為了城主,被賜姓「羽柴」,以匹配城主地位。

信長死後,羽柴秀吉繼承了信長的勢力和領地,一路征戰,終於一統天下,得到天皇賜姓「豐臣」,成為攝政關白,也就是說,這時候,豐臣秀吉才真正叫豐臣秀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