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營認同者剩19%?如何解讀游盈隆的民調說法

藍營認同者剩19%?如何解讀游盈隆的民調說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閱讀各家民調時,須注意其結果是否受到機構預設立場因素的干預而失真,如果僅關注一家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沒有橫向比較,難以看到真實民意,且容易被有心人帶風向,牽著鼻子走。

文:張正昀(中華民意研究協會研究員)

上個月月底,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最新民調,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語出驚人,表示根據該基金會做出的民調推估,台灣目前約43%認同綠營,但是藍營認同者僅剩19%,跌破兩成,為近五年最低,判斷這是國民黨崩盤徵兆。

游董事長的評語,相當聳動,也起到引人注目的效果,聞者不禁思索,國民黨真的要崩盤了嗎?不到兩成的認同度,確實不是最大在野黨應該有的表現,但是細究起來,這份調查結果真就符合民意現狀嗎?

如果稍微做個橫向比較,參考美麗島電子報同月公布的國政民調,可以讀到兩個不同世界。

看看民調時間點,游盈隆的解讀正不正確?

美麗島電子報國政民調,長期針對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正負向評價進行調查與追蹤,3月底發布的結果,國民黨得到35.4%正向評價,而負向評價為53.2%,乍看之下國民黨並沒有顯著崩盤跡象。

進一步觀察,比較過去一年的美麗島電子報國政民調走向,今年3月份國民黨正向評價創近一年新高,且負向評價也達近一年新低。除此之外,交叉分析呈現,政治立場偏向中立看人不看黨的樣本中,有40%左右對國民黨有好感,33.9%持反感。

說國民黨要「崩盤」的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報告,指出國民黨儘管在公投推進上取得進展,但是否可能受中國大陸宣布「鳳梨禁運」影響,值得探討。

這必須從時間點先後來看,宣布鳳梨禁運是2月26日,國民黨大動作送出公投第二階段連署是3月8日,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訪問期間是3月15日及16日,離鳳梨禁運事件已有一段時間,議題熱度不若3月初,且「鳳梨禁運」在前,大動作送出公投在後,兩者間隔近2周,理論上在台灣民意基金會訪問期間,已進入降溫中的鳳梨議題,不太可能強烈到蓋過後來居上的公投議題。至少從議題發酵的先後順序來看,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推斷有待商榷。

反之,公投議題可能對國民黨有加分作用,承前所言,根據美麗島電子報3月份國政民調中國民黨正向評價與負向評價,分別創下近一年新高與新低,其調查時間剛好落在公投議題進入理性討論階段,少部分民眾情緒降溫後,看到江啟臣帶領國民黨推動公投,進而提高對國民黨的評價。

江啟臣南下關注公投連署  盼號召更多民眾站出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若仔細比較以上數據,不難發現一個結論,國民黨沒有顯著的崩盤徵兆,反而看似正逐漸走出2020大選失敗與罷韓後的創傷,加上偏中立的樣本對國民黨並未出現壓倒性反感,說國民黨正恢復元氣,穩定收復失土,不是言過其實。

然而,同樣是調查民眾對於國民黨的偏好,為何兩相比對之下,有如此落差?一個數據被解讀為崩盤前兆,另一組數據顯示回歸穩定,何者較為真實?

取樣、受訪意願偏差,不容忽視的「機構效應」

前頭提到台灣民意基金會與美麗島電子報,同是針對政黨認同進行調查,得出的結果卻截然不同。造成這樣的歧異,多數可以用「機構效應」(House Effect)解釋。

機構效應」,簡單說,就是同一機構的民調結果有穩定性,但是不同機構間民調結果卻出現歧異。通常會造成機構效應的原因,在於某些機構因為偏好或預設立場等緣由,有意或無意地設計出造成可能偏誤的調查,因此調查結果遭操弄而無法準確反映真實民意狀況。

若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份民調受到「機構效應」,較可能發生在高拒訪率所造成的偏誤。由於該民調並未公布整體拒訪率,因此只能假設推估。

理論上,總體未回覆、拒訪或中途中斷訪問的比例或數量可能影響到最終樣本的組成,過高的未回覆或拒訪率,將增加樣本組成與母體組成間的誤差,導致民調結果偏誤。造成高拒訪率的原因不少,包含議題偏好,例如男性受訪者可能因為缺乏興趣而拒絕接受美容相關議題的意見調查;或是訪談技巧,例如採訪員僅會使用國語調查,降低非國語使用者的受訪意願或是直接拒絕受訪。

同樣地,機構效應也是造成拒訪率提高的主因之一,尤其在台灣這類長期兩大政治陣營對壘的政治環境下,某一陣營支持者拒絕接受帶有鮮明對立陣營色彩機構調查的可能性也隨之提高。

這類高拒訪率所造成偏誤,不會因為樣本數增加而有所減少,因為拒訪可能多為意見偏好相同的民眾,因此即便採訪到更多樣本數,也僅是重複相同偏誤而已。

RTX9TL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迥異的民調,迥異的導向

因此,如果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份民調是受「機構效應」影響的產物,則很可能在於有固定比例的泛藍群體,或因不信任,或因認同等原因,不願接受訪問所導致的樣本代表性失真。換言之,台灣民意基金會的調查低估了國民黨支持度。

這個偏誤或許並非刻意為之,但是從一些設計上可以看出,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或多或少帶有明確的政治色彩,進而可能造成偏誤。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在問到有關蔡政府採購新冠肺炎疫苗表現問題上,其公布的題目為「整體來講,您滿不滿意蔡政府在武漢肺炎疫苗採購的表現?」

從客觀來說,在這類問題中採用「武漢肺炎」而非「新冠病毒」或是「COVID-19」的用語時,本身便隱含訪問機構的意識形態或政治傾向,因此可能造成部分不認同此觀點的受訪者選擇拒絕接受訪問。

另一個對比是美麗島電子報在今年1月份做的國政民調,也調查了國人對於政府購買疫苗政策滿意度,問題中則用「新冠肺炎」疫苗,而非武漢肺炎,可見其問題設計者一定程度認識到用詞上所帶來潛在的偏誤問題。

本文並非指涉台灣民意基金會刻意操弄民調結果,而是提醒讀者在閱讀各家民調時,須注意其結果是否受到機構預設立場因素的干預而失真,如果僅關注一家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沒有橫向比較,難以看到真實民意,且容易被有心人帶風向,牽著鼻子走,失去對時事理性分析與判斷的能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