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影展】看完這三部電影,讓人對「想像的金飯碗」完全幻滅

【五一勞動影展】看完這三部電影,讓人對「想像的金飯碗」完全幻滅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展的《不是金飯碗》專題,嚴選三部揭露白領勞工真實處境的作品:《機器人夢遊症》、《上學去》以及《醫死不償命》,帶觀眾一窺這些專業工作者的勞動現場。

文:林名哲(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秘書長)

還記得你小時候作文「我的志願」寫些什麼?在筆者小時候,各種「師」字輩仍是熱門志願。舉凡醫師、教師、工程師……等,這些職業在當年象徵高收入、高社會地位,是我們「想像的金飯碗」。時至今日,年輕人的熱門志願轉為網紅、社群小編,師字輩光芒不再。轉變的原因,除了網路新興產業崛起外,白領專業工作者背負的高壓力、長工時,恐怕也是令新世代青年卻步的原因。本次影展的《不是金飯碗》專題,嚴選三部揭露白領勞工真實處境的作品:《機器人夢遊症》、《上學去》以及《醫死不償命》,帶觀眾一窺這些專業工作者的勞動現場。

《機器人夢遊症》以2010年深圳富士康連環自殺,及台灣洋華光電工會幹部遭解雇、宏達電工程師疑過勞死等事件為背景,追蹤紀錄相關當事人,試著探究事件成因。片中海峽兩岸的年輕勞工困在產業鏈上下游的不同位置,從每7秒重複一次動作的流水線車間,到趕出貨拼命加班獎金卻減發的工廠,再到常常熬夜看日出的研發工作。印象深刻的是打開宏達電工程師臉書生前貼文,幾乎都在煩惱工作的進度;導演將他的工時紀錄拿給對岸富士康工程師看,對方都不禁直呼「太變態了!」

另一部《上學去》揭露台灣高等教育鮮為人知的重重問題。受制於少子化結構因素,大學陸續出現招生困難、縮編甚至被迫退場等現象。教育部為了管控,設計各種評鑑指標,大學為求生存也要求老師必須配合;但過度形式化、講究數字績效的評鑑方式,讓部分教師擔憂失去大學自主,進而影響學生的受教品質。另一方面,有些教師則面臨學校董事會無心經營,校長不斷更替,長期欠薪甚至惡性「關廠」,這種過往無人料想會發生在教師身上的問題。

《醫死不償命》是本專題唯一外語片,講述美國醫師面臨攸關性命的危機。導演以美國醫師自殺率高於平均兩倍這個驚人數據為問題意識,從醫師在醫學院的養成階段開始挖掘,發現這看似光鮮亮麗的工作背後晦暗陰鬱的另一面。我們看到,自醫學生開始,醫生就背負著高度自我期許及壓力,實習階段則要忍受長時間且日夜顛倒的輪值,還要面對病患死亡的情感衝擊和造成醫療疏失的風險。重重負荷造成許多醫師長期有憂鬱問題,需要依賴藥物,甚至最終走上絕路。

看過這三部影片,很難讓人不對「想像的金飯碗」完全幻滅。儘管相較一些低薪工作,師字輩職業仍有收入稍高的優勢;但綜合考量壓力、生活品質乃至自我實現,這些收入是否值得,恐怕也沒有絕對的答案。「想像的金飯碗」何以破碎?儘管三部片主題大異其趣,連時空背景也相去甚遠,但我們卻在這些專業工作者的困境中瞥見些許相似。例如數字導向的績效管理,被應用在科技產業、醫療產業甚至教育現場。當醫師也被要求每幾分鐘看一位病人,必須評估治療手段的利潤時,他們發現自己和流水線上重複機械動作的勞工並未相去太遠。

與此相關的,則是專業工作者的尊嚴,或者說「職人精神」受壓抑。有些醫生期望用充足的時間照顧病患,正如有些老師仍自許將開放、自主的大學精神傳承下去,甚至工程師也不乏以寫出藝術般程式碼或做出完美產品自豪者。可是出於各種原因,當今各專業領域,工作者的責任與負擔未減輕,允許發展職人精神的空間卻減少了。當我們緬懷已褪色的金飯碗時,或許更懷念的是專業工作者能憑己身技藝,不僅安身立命更能自我實現的那個時代吧!

活動資訊

  • 名稱:2021年五一勞動影展
  • 日期:4月23日至4月25日
  • 地點:「大我新村—OURs步入城市講堂」(台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559號2樓),免費入場
  • 欲知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