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研院張珣:從地方小女神到天上聖母,探究兩岸「文化媽祖」

【專訪】中研院張珣:從地方小女神到天上聖母,探究兩岸「文化媽祖」
Photo Credit: 中央社(白沙屯拱天宮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不把媽祖當成信仰,將媽祖發展成觀光事業,以觀光的角度經營廟宇,漠視媽祖的宗教層面──靈驗經驗。但媽祖真的能從信仰脫殼,只有觀光符號嗎?祂又是如何從小女神變成媽祖的?

作者:人文.島嶼(採訪撰文:徐禎苓|編輯、攝影:張傑凱)

2020年,疫情險峻的時刻,媽祖登上新聞版面。

「三月肖媽祖」,是台灣行之有年的宗教盛事。每年百萬信徒浩浩蕩蕩,跨越縣市,為期九天的行腳,偏偏碰上肺炎疫情。媽祖繞境到底該如期舉辦,還是暫緩?網路上的民調將問題抽換詞面,轉問:人們要充滿信心虔信媽祖會保庇,還是不要讓媽祖擔心,中止大型聚會?

討論許久,2020年的繞境最終是延後舉行,但影響層面甚廣,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層面,更彰顯出媽祖信仰在台灣的重要性,彷彿榕樹下交纏的根,盤住整塊土地。

「多年下來,我們的媽祖信仰,不管是祭祀儀式,還是組織管理──管理委員會、廟產登記、內政部管理規範,已有一套法律規章。這是對岸沒有的,也是他們正在學習的榜樣。」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張珣長年研究「文化媽祖」,追著媽祖信仰的傳衍軌跡,腳蹤踏遍全台、中國沿海、港澳與東南亞。以下是她經過長期的田野調查後,提出的觀察。

1
長年研究「文化媽祖」的張珣|Photo Credit: 張傑凱

信仰有它的堅持

嚴格說起來,台灣的媽祖信仰能繁花盛開,並非一蹴可幾。張珣細數民間信仰曾遇過幾波變革:「明代轉清代是一波,日本現代化改造為其二,1949年國民政府來台灣,又有一次改造,媽祖信仰才逐漸擁有完備制度。」

我們或許能提出預想:台灣的香火從發源地福建分靈而來,當我們逆流回看本源,按理可找到媽祖信仰的脈絡。

然而,這個假設在現實中遇到了障礙。

「媽祖信仰的儀典、制度,一開始是清楚的。」張珣說:「中原宗教祀典源於禮部,中央會定期派地方官巡視,禁止淫祠淫祀。一直以來民間信仰都由中央治理。但民國以後,信仰不歸國家管理,加上文革徹底破壞,兩代記憶消失,現在的人已不知道那些典章制度,譬如籤詩也沒了。」

豈止籤詩,連媽祖神像都是新造,和台灣媽祖戴后冠、披朝服,予人雍容華貴的富態呈現極大差異。福建的媽祖像面貌年輕姣好,扮相不再如傳統士大夫婦人。

1
圖為湄洲媽祖群像|Photo Credit: 張珣

台灣神像出自泉州師傅之手,饒有文化底蘊。但也有其他個案。1980年代,北港朝天宮與湄洲祖廟締結姊妹廟時,廈門大學藝術研究所教授李維祀以少女形象創作媽祖,一尊供在朝天宮頂樓,一尊置於湄洲山邊的最高點。後來,李維祀又造了一尊,安於台南林默娘公園內。張珣說:「李教授按唐朝佛菩薩的造型,希望展現博愛的精神。他的創作比較符合西方現代美學,透過藝術、哲學取代民間信仰,屬於新中國思想。」

然而,林默娘公園的遊客不多,信眾也不太去。「民間信仰其實滿保守的,信徒仍習慣媽祖在廟宇裡面,那邊才有晨昏陰陽的轉化,這與五行的觀念有關,連帶影響這邊的媽祖靈驗不靈驗。」林默娘公園放不進傳統的五行架構,讓信徒難以信服。她接續道:「所以信仰有它的堅持,就算是流行的電音三太子、玻璃廟也一樣,信仰看似有變化,但變的是枝節末梢,核心不會變。」

台灣信仰的核心不變,但是歷經文革的中國,怎麼看待媽祖信仰呢?

張珣直指文革破壞後,那些被手下留情的廟宇神像,都是經過民俗學界調查,認為具有民俗學價值的,才得以保留。許多媽祖廟在文革時期權充辦公處,只存建築空殼,裡面沒有供奉神像。1989年兩岸開放,台灣的媽祖信仰抵達對岸,看見賢良港媽祖故居殘破不堪,信徒們紛紛捐錢重修土木。

她回憶道:「中國嚴格控管宗教活動,官方僅承認五大合法宗教,有佛教道教,卻無民間信仰,許多媽祖廟未向行政部門登記,遭政府取締。當兩岸要進行媽祖信仰交流時,問題浮出檯面。」

思量多時,對岸提出折衷方法,將媽祖視為「習俗文化」,而非「信仰」。也就是說,官方不把媽祖當成宗教信仰,而視為民俗學,隸屬文化部門。因此,2009年,媽祖信俗成為第一個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以「媽祖文化」來登記。

既然不把媽祖當成信仰,對岸將媽祖發展成觀光事業,以觀光的角度經營廟宇,漠視媽祖的宗教層面──靈驗經驗。但媽祖真的能從信仰脫殼,只有觀光符號嗎?

截至2019年,張珣多次前往福建,發現自1987年兩岸交流以來,大甲鎮瀾宮的媽祖回娘家,將信仰儀式帶回中國,修補對岸已遭毀的信仰記憶,時間累積,加上中國經濟起飛,人們祈神拜佛,對岸的信徒又恢復祭祀。

1
Photo Credit: Yan Yan Chen

與台灣相比,張珣形容目前中國的媽祖廟宇、供品、紙錢、香火實在過猶不及。「他們真的過度狂熱地拜。我才理解歷代政府為什麼會管束民間信仰,否則什麼亂象都有。你問信徒拜的是什麼神,他們也不一定知道。」

福建和海南島有著不一樣的媽祖

縱然媽祖原鄉福建與傳統產生斷裂,但媽祖原鄉的意義依然存在。

原鄉認同放在台灣,指的必然是莆田媽祖。可是在東南亞,「海南媽祖」可謂獨樹一幟,對於這群海南島移民的信眾,媽祖的原鄉是海南島。

張珣早在90年代便注意到海南島的媽祖信仰,但礙於對岸尚未開放,遲遲未成行。過了十年,「當時有一個國科會『兩岸人類學比較研究』的計劃,我原來打算做台灣、福建民間信仰比較,想說何不趁機去海南島?」不過,一切也不是那麼容易。

「中國仍將信仰視為迷信,不可能讓台灣學者隨意進行田野調查,必須和當地大學建立合作平台,才有辦法進山、進部落。」她說:「剛好和中國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取得聯繫,也碰巧有位大陸學者前一年才去海南島蒐集資料,便委由他協助介紹當地道教協會人士。」

連絡多時,終於在2012年,她整裝出發到海南島。

抵達海南島省會海口,道教協會安排了副會長林國權先生擔任地陪,張珣費時兩周,環島一圈,考察數十間廟宇,發現媽祖從湄洲到海南島,信仰文化充滿差異。

1
從高處鳥瞰湄洲媽祖廟|Photo Credit: 張珣

她說:「宗教信仰的傳播靠移民,由莆田到福建南方,經廣東,再到海南島,遷移的過程多少出現『在地化』的情況。在海南島,福建移民的後代稱呼媽祖,廣東移民後代則稱天后。」

另一個差異顯現在廟宇匾額上。明代稱媽祖為天妃,清代施琅收服台灣,康熙皇帝將媽祖升格為天后。海南島廟宇裡,清代在明代廟宇上進行修建,但當地人沒有將匾額去掉,造成前殿的匾額寫天后宮,後殿寫天妃廟不一致的情況。

「時間就像個三明治,一層一層保留下來,」張珣說:「政治改朝換代,過去的典章制度就表現在廟宇裡。廟碑、廟宇、民間信仰是歷史的活化石。」廟宇保存時間移動的軌跡,當地人未必懂,甚至還誤以為天妃、天后是兩姊妹。

類似的案例並非孤例,在黃龍港天后宮裡,媽祖神龕旁有一張「說麻姑化天妃記」的照片,將麻姑與媽祖視為同一人。

無獨有偶,海南三亞地區的廟宇常看見當地住民祭祀媽祖、洗夫人和水尾娘娘,合稱為「三姊妹」。從文獻考察,洗夫人是唐代協助中央政府平定海南島少數民族的巾幗英雄,水尾娘娘則是當地的小女神。張珣說明:「台灣沒有發現同樣案例。福建的媽祖廟只有一尊媽祖。當媽祖往外傳播,與當地信仰結合才能落地生根,這反映不同地區民間信仰在地化的表現。」

相異於上面的案例,海口市關聖廟廟裡華光大帝旁邊配祀千里眼、順風耳,明顯誤置。「大概是將文革後剩下的神像兜在一塊,不明所以就這樣祭拜。」她說:「當地道協表示會糾正錯誤。我不置可否。無論正確或錯誤,在人類學來說,都有意義。」

1
Photo Credit: (圖左)Yan Yan Chen;(圖右)張珣
媽祖配祀千里眼、順風耳在一般民間習俗中較為常見;海口市關聖廟廟裡則是華光大帝旁邊配祀千里眼、順風耳。

張珣認為,一個現象牽涉到很多當事人──道協、廟祝、本地人、外來學者、官員,不同行動者代表不同訊息。華人民間信仰不像基督教、伊斯蘭教有教會,有專門的神職人員,有主日學。「傳統上我們汲取神學知識都靠口傳,信仰知識比較混亂,這是華人民間信仰的特色。然而這些多元發展都有其意義,不必定於一尊。」

對於海南島,錯誤的意義在於那裡是邊疆地區。任何官方政策抵達,遠比中原地區還要慢,沒有緊密跟從中央信仰、知識系統,當地人只知道媽祖是民間信仰,拜就好,廟宇才會出現明清的廟額並存、配祀神錯誤。對他們來說,朝代更迭可能影響不那麼大。

準媽祖現象興起

考察媽祖信仰與媽祖文化時,張珣留意到地方小女神的興起,好比台灣的六房媽、玉二媽。她將這股逆勢看漲的潮流,稱為「準媽祖現象」。

她說準媽祖的現象在80年代外國學者華琛(James Watson)的「標準化理論」已有論述。華琛認為中國幅員廣大,由國家認可林默娘為正統媽祖,頒發官方的廟匾額,確立儀典,初一、十五地方官祭祀,藉著典章制度標準化整個中國境內的媽祖信仰。

標準化是由上而下的官方力量。宋元明清都是官方推動,但總有力有未逮之處,特別是國家、地方行政力量減弱,未標準化的地方小女神就會冒出來。

「我們還可以問一個問題:地方小女神是怎麼冒出來的?」張珣說:「華人民間信仰其實神人不分,人死後有靈,作祟地方或保佑地方,都會被當地人祭拜。好比姑娘廟,能夠顯靈一百年就變成小女神,和媽祖靠攏。」

張珣又以宋怡明(Michael Szonyi)的「堆疊理論」解釋媽祖由小女神而標準化的形象變遷。宋怡明以關公做例子,漢末三國時代的關雲長成為我們現今認識的神明形象,是過世之後,憑著後人的傳說、傳記所賦予的神格說法,時間累積之下不斷堆疊上去。

張珣援此來看媽祖。宋代以降,當地地方志、傳記、筆記小說,都記載蔡姑婆、錢四娘,福建仙遊縣還有三夫人廟,可知史料所言不假。「媽祖冒出來,將其他小女神掩蓋、收編,譬如錢四娘、蔡姑婆的神力變成媽祖的一部份,成為我們今天認識的媽祖。媽祖信仰就是一個集大成,這是堆疊的另外一種說法。」

由小女神到媽祖,由媽祖到準媽祖,信仰流動如水,澆灌在庶民文化裡,萬壑樹參天。

研究來源

  1. 張珣(2017)。全球脈絡下的台灣宗教:國族認同、宗教流動、文化跨界比較研究–(子計畫四)移民、移動與跨界:當代台灣民間信仰與其跨國廟際網絡的建立。專題研究計畫 (一般研究計畫)。
  2. 張珣(2011)。國家與地方社會:台灣與中國的人類學比較研究–總計畫暨子計畫二:國家、民間信仰與地方社會:媽祖信仰在海南島、福建與台灣的比較研究。專題研究計畫 (一般研究計畫)。

延伸閱讀

本文經人文.島嶼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標題:信仰流動如水,從小女神到媽祖──中研院張珣探究兩岸文化媽祖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