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下的印尼】雅萬高鐵工程切斷山泉,西爪哇民眾無法耕作、被迫買水度日2年

【一帶一路下的印尼】雅萬高鐵工程切斷山泉,西爪哇民眾無法耕作、被迫買水度日2年
雅萬高鐵正在開挖的6-3號隧道位在西爪哇西萬隆縣奇庫帕山泉的正下方,工程切斷泉水,引發民眾抱怨,工地不准外人進入。圖攝於3月23日。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2015年取得雅加達至西爪哇省萬隆縣全長142.3公里的高鐵工程,與印尼合組印中高鐵公司,工程約在2018年的年中動工,目前仍在興建中,由於與沿線居民的環評溝通不足,已對民生造成問題。

(中央社)雅萬高鐵6-3號隧道2年前開挖,西爪哇許多村落的泉水斷流,民眾只能向有私井者買水,每次獲供水一小時;而高鐵工程讓許多河川改道,影響灌溉用水、造成淹水,多年未解。

西爪哇省西萬隆縣(West Bandung)芝卡隆鄉(Cikalong)農民卡瑪魯丁(Kamaluddin)3月23日指著一個蓄水池向中央社記者說,奇庫帕山泉(Cikupa)過去是社區日常用水來源,水送過來後先存在蓄水池,「現在變這麼乾了」。

卡瑪魯丁說:「過去山泉的水從管線引過來,這個蓄水池已經使用17年,印中高鐵來了之後就沒有水,現在這個蓄水池也沒有功能了。」

indonesia-china16
Photo Credit:中央社
西爪哇省西萬隆縣芝卡隆鄉農民卡瑪魯丁(右)在3月23日指出,雅萬高鐵隧道工程開工後,泉水變得乾涸,蓄水池也失去功能。

中國2015年取得雅加達至西爪哇省萬隆縣(Bandung)全長142.3公里的高鐵工程,與印尼合組印中高鐵公司(KCIC),中國中鐵(CREC)等中國國營事業持股4成,6成由印尼國營企業合資,是中國「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指標工程。工程約在2018年的年中動工,目前仍在興建。

雅萬高鐵正在開挖的6-3號隧道(即6號隧道的中段)位在卡瑪魯丁居住的龐卡蘭村(Pangkalan)。隧道位置就在奇庫帕山泉的正下方,這個山泉水數十年來是龐卡蘭村及丹德爾村(Dangdeur)等民眾賴以維生的生活用水來源。

1280px-Java_High-speed_Rail_Indonesia_sv
Photo Credit:Gunawan KartapranataCC BY 4.0
全長142.3公里的雅萬高鐵是中國「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指標工程。圖中深紅色段為印尼高鐵第一階段雅加達至萬隆縣的路線。

卡瑪魯丁說,隧道工程切斷泉水,村民都必須買水,雨季時還有水可用,乾季就沒有水。灌溉用水主要來自河水,「乾季時河水不夠,就無法耕作」。居民向里辦公室反應,但里辦公室說,問題須由印中高鐵解決,「直到現在都沒有下文」。

當地里長阿古斯提安(Agustian Hidayat)帶記者前往山谷中的6-3號隧道工地附近。他說,缺水問題衍生成民怨,工地裝許多監視器,不准外人進入,即使里辦公室人員進入也不准拍照。記者從樹林間可看到隧道口的工程以及旁邊的宿舍。

阿古斯提安說,這個工地約有30多名中國勞工,少數印尼勞工。印中高鐵原本申請的宿舍土地使用執照為一年,如今已過期,現在是違法使用的狀態。

印中高鐵2015年表示將在2019年完工,但因土地徵收爭議、工程造成各種環境問題而一再延宕,去年3月工程導致高速公路淹水而遭停工,疫情也影響進度。印中高鐵近期宣示明年完工,對此,阿古斯提安直說,當地聽說的是最快也要2023年。

阿古斯提安再帶記者前往奇庫帕山泉。山泉所在的山谷有大片的水稻梯田以及其他作物,可以看到許多用紅色欄杆標示的雅萬高鐵隧道劃定用地,作物上也被掛上公告,禁止民眾在劃定的範圍種植作物或者興建房屋。

他說,印中高鐵已買走奇庫帕山泉附近土地,每平方公尺約21萬4000印尼盾(約新台幣428元),有些村民已搬走。雅萬高鐵是政府計畫,作為里長,他也支持,但很遺憾工程造成民眾沒水可用,省道也因工程車頻繁而變得坑坑洞洞。

印尼還未真正進入乾季,阿古斯提安說,「現在水量只有這樣,可以想像乾季時怎麼辦」。用水是民生的基本需求,缺水問題已經2年,必須儘速解決,不應再拖了。印中高鐵曾承諾要開挖地下水井,但到現在還沒做到,他不知道何時能實現。

阿古斯提安說,不只奇庫帕山泉,附近離隧道只有100公尺的蘇木瀑山泉(Sumumput)等也受影響。沒有水的村民向有私自鑿井的人買水,供水者以「一小時給A戶,一小時給B戶」這樣的方式輪流供水。

indonesia-china18
Photo Credit:中央社
西爪哇西萬隆縣奇庫帕山泉位於雅萬高鐵6-3號隧道的正上方,隧道工程切斷泉水,連雨季的水源都非常稀少。圖攝於3月23日。
indonesia-china13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萬高鐵隧道工程影響西爪哇省西萬隆縣多個山泉水源,民眾挖地下水尋找水源。(西爪哇芝卡隆鄉里長阿古斯提安提供)

他說,里辦公室也有鑿井,但乾季的時候,地下水的水源也不夠所有人使用。以前遇到泉水少的時候,民眾會取用芝勒路易河(Cileuleuy)的水,河水主要是供給灌溉使用,但現在受到高鐵工程影響,河水量同樣也減少了。

印尼環保團體印尼環境討論會(Walhi West Java)執行長梅基(Meiki W Paendong)說,高鐵有13個隧道,印中高鐵用炸藥爆破方式開挖,破壞土壤結構、切斷泉水,也在多處造成山崩、土石流、民宅龜裂等災害,淹水更是常見。

雅萬高鐵將有4個車站,其中一個位於西爪哇西萬隆縣帕達拉朗鄉(Padalarang),奇哈里翁村(Cihaliwung)民眾馬儒立(Maruli)指出,高鐵工程迫使流經社區的河川改道,以前社區不會淹水,現在頻傳淹水災情。

馬儒立站在一座隔起河川與民宅的堤防旁說,高鐵工程開始後,實在太常造成淹水,才蓋這道牆,「河水原本是順著這個溝渠往前流,因為前面有工程,而被導向那邊。下雨時河水的流量太大,溝渠無法負荷,而氾濫淹水」。

西爪哇省萬隆縣蘭洽耶克鄉(Rancaekek)德加魯爾村(Tegalluar)的高鐵機廠、以及周邊車站的工程也讓這些社區成為淹水災區,除了因河川改道,高鐵工程廢土隨意棄置,阻塞排水系統,也是導致淹水原因。

indonesia-china15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萬高鐵位於西爪哇西萬隆縣帕達拉朗鄉的車站相關工程改變河川和道,導致淹水頻傳,居民今年初在河川和民宅間蓋起一道牆,減少淹水的傷害。圖攝於3月25日。

梅基說,去年初西爪哇卡拉旺縣(Karawang)普爾瓦卡塔村(Purwakarta)農地被當作高鐵工程廢土棄置場,農民無法耕作,農民向來訪官員陳情,至今也未改善。

梅基指出,印中高鐵提出環境影響評估前未充分與民眾溝通,相關工程對環境和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民眾受損的權益5年多來仍未獲得重視。印中高鐵都承諾要解決各項問題,這也是它的責任,但是,到現在都還沒解決。

記者3月26日聯絡印中高鐵並提供訪綱,4月7日赴印中高鐵詢問能否安排訪問,公關部門指出,仍待高層回應。記者至4月14日未取得回應。

indonesia-china17
Photo Credit:中央社
印尼環保團體印尼環境討論會執行長梅基指出,高鐵工程廢土自去年初起隨意棄置卡拉旺縣的農地,農民無法耕作,向官員陳情,至今沒有解決。(印尼環境討論會提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