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下的印尼】面對中資環評不透明,民眾不看好高鐵改變他們的未來

【一帶一路下的印尼】面對中資環評不透明,民眾不看好高鐵改變他們的未來
印尼總統佐科威任內積極推動工程建設,圖為佐科威在雅萬高鐵動工典禮。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2015年取得雅加達至西爪哇省萬隆縣全長142.3公里的高鐵工程,與印尼合組印中高鐵公司,工程約在2018年的年中動工,目前仍在興建中,由於與沿線居民的環評溝通不足,已對民生造成問題。

(中央社)雅萬高鐵日夜趕工,這個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印尼的指標,是印尼爭取中資協助基礎建設之鑰,規劃用地約2500公頃,影響百萬家庭。民眾談著改變中的家園,想著不確定的未來。

雅萬高鐵全線142.3公里,自雅加達進入西爪哇省勿加西縣(Bekasi),通過印尼米倉卡拉旺縣(Karawang),再穿越群山,到西爪哇省首府萬隆縣(Bandung),共13座隧道,全長17公里,高架路段83公里,將成為東南亞第一條高鐵。

中國2015年取得標案後,中國中鐵等中資國營企業與印尼國企合組印尼中國高鐵公司(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KCIC),中資4成,當時宣布2019年完工。KCIC表示,目前工程進度約64%,預計明年完工。

印尼國家科學院(Indonesian Institute of Sciences,LIPI)政治學研究中心研究員莉迪雅(Lidya Christin Sinaga)接受中央社訪問指出,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將標案給中國,主要著眼吸引更多絲路基金(Silk Road Fund)投入印尼基礎建設,「雅萬高鐵被認為是爭取中國更多投資的先決條件」。

絲路基金是中國政府出資成立,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融資機構。

莉迪雅說,佐科威上任初宣示發展海洋國家、加強爪哇島以外的基礎建設等重點,雅萬高鐵其實不符這個藍圖。基於中國能提供建設資金的思考,儘管國內對雅萬高鐵的意見分歧,在考量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下,決定由中國承標。

最早有意在爪哇島興建高鐵的是日本,日本2009年提出雅加達至東爪哇省首府泗水(Surayaba)的計畫,也包括雅加達至萬隆段,全長730公里。佐科威2014年上任,隔年邀中國加入競標,中國提出印尼政府無須出資、無須擔保的方案,且兩邊採企業合作代替政府出資,可避免印尼壓縮舉債空間,獲得青睞。

中國當時提出的造價是55億美元(約新台幣1565億元),後來因土地問題調整相關規劃等因素,增加到60億美元,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 )貸款75%,還款期40年,寬限期10年,印尼中國高鐵公司籌措25%。

因土地收購等爭議,雅萬高鐵遲至2018年中才動工,相關工程造成各種環境問題,至今紛擾不斷。莉迪雅說,中國競標當時沒有提出完整的可行性報告以及成本模型,工程破壞環境、成本超支等,都是可預期的。

雅萬高鐵有4個車站,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提出車站週遭都市更新計畫,總面積約1800公頃。圖為百打拉冷鄉車站,攝於3月23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萬隆攝 110年4月15日

根據印尼中國高鐵公司資料,雅萬高鐵用地637公頃;此外,將在雅加達的哈里姆(Halim)總站、卡拉旺、西萬隆縣(West Bandung)的瓦利尼(Walini),以及萬隆縣德加魯爾村(Tegalluar)機廠這4個車站週邊推動都市更新,稱為運輸導向發展計畫(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TOD),總計超過1800公頃。

瓦利尼高鐵站的TOD計畫規劃佔地1270公頃,至今尚未取得開發許可,為免耽誤工程,車站目前改到西萬隆縣的百打拉冷鄉(Padalarang)。

印尼環保團體印尼環境討論會(Walhi West Java)執行長梅基(Meiki W Paendong)說,雅萬高鐵的環境影響評估草草通過,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更遲至2020年才提出TOD計畫的環評,TOD這個計畫將對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

根據雅萬高鐵的環評報告,超過103萬個家庭會受高鐵工程衝擊,包括生計減少等。梅基說,TOD計畫的環評報告沒有提出總共會影響多少人,僅預估已動工、要徵收340公頃土地的德加魯爾村站週邊超過2000戶家庭必須搬走。

梅基表示,這個衝擊令人憂心,德加魯爾村的機廠附近都是農地,農民沒有其他的職業技能,農地流失,發展為現代化都市,「農民被迫搬遷,生計無著」。

indonesia-china7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萬高鐵延線經過許多住宅區及農家,印尼中國高鐵公司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指出,受到工程影響而有生計損失的家庭超過百萬戶。圖攝於3月23日。
indonesia-china1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萬高鐵位於西爪哇省萬隆縣德加魯爾村的機廠附近都是稻田,除高鐵站,還將開發運輸導向發展計畫,超過2000戶將面臨迫遷。圖攝於3月24日。

百打拉冷鄉的高鐵車站工程施工後已有超過500戶搬遷。當地里長亞塞普(Asep Buchori)在3月25日受訪時表示,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沒有提供足夠的補償,很多人拒絕搬遷,「本來有個家,現在要被迫搬走,生活變差,難以過下去」。

協助居民組織自救會的馬儒立(Maruli)說,社區被迫搬遷,清真寺也拆掉,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承諾蓋新的清真寺,「蓋到一半因沒有經費而停工」。

馬儒立指出,印尼中國高鐵公司以不合常理的方式收購土地,要求民眾搬走,卻只願意補償被拆除的房屋,「不願購買土地,只願意租的」。

他說,「土地明明都已經變成高鐵用地,為什麼只用租的呢?」印尼中國高鐵公司從今年初才開始付土地租金,「一個月一個月付,也沒有保證會付多久。」另外,民眾私有的道路被當工程用地,民眾不得使用,也沒有獲得補償。

indonesia-china4
Photo Credit:中央社
位於西爪哇西萬隆縣的百打拉冷鄉的雅萬高鐵工程出現收購土地怪象,印尼中國高鐵公司補償居民搬遷的房屋費,不願購買土地,只願付月租。攝於3月25日。

雅加達與萬隆的交通目前以火車、客運運輸為主,火車約需要3小時,票價約1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00元)。客運方面,過去票價6萬印尼盾(約新台幣120元),疫情後因防疫需求限制乘客人數而漲到10萬印尼盾。

雅萬高鐵將使兩地交通縮短為約36分鐘至44分鐘間。印尼媒體曾報導,印尼中國高鐵公司2015年提出預估票價為2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元),因造價增加,2019年提出票價可能是50萬印尼盾,後來又說可以壓低到30萬印尼盾。

商業與政治經濟期刊(Journal of Business and Political Economy)去年5月刊登一篇日本東京大學的學者評論雅萬高鐵財務風險的文章。

文章說,印尼中國高鐵以票價35美元(約新台幣1050元)、每天乘客量13.5萬人預估,2050年可獲利622億美元(約新台幣1.7兆元),但目前使用各種交通工具往來雅加達與萬隆的人數每天僅1.9萬人,且其中絕大多數選擇便宜的客運。

indonesia-china
Photo Credit:中央社
中國2015年承標雅萬高鐵後,原訂2019年完工,工程遲至2018年才動工,目前正在加緊趕工。圖為運送高架路面的運輸車,攝於3月23日。

在高鐵機廠附近經營小雜貨店的民眾賈斯瓦拉(Kaswara)受訪指出,高鐵的興建或許能加速經濟發展,對趕時間的商業人士可能有必要,但對他這樣的小市民來說,「不太有用」,一般人的收入都很微薄,「無法負擔高鐵」。

至於高鐵、車站週邊的都市更新工程是否帶來就業機會等好處,在高鐵機廠附近務農並且經營小吃店的維拉(Wira)說,「高鐵一開始有說要用在地人,實際上卻忽略我們」,勞工都來自外地,很多是華裔印尼人,從中國來的約300人。

維拉說,政府說高鐵會促進地方發展,「沒有,實際上對我們是傷害」,工地的工頭和他的小吃店、雜貨店等商家協商,允許工人吃飯、抽菸記帳,工頭說每1至2個月會付款,實際上都是謊言,打電話也催討不到,很多商家都受害。

他說,土地被買走,也包括他過去住的地方,最初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每一平方公尺只願意付12.5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50元),民眾抗議後,2017年提高到90萬印尼盾,民眾仍不接受,再協商2年,最後是135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700元),環境都被破壞了,河川被切斷導致灌溉缺水、淹水,「我也在想要不要搬走」。

indonesia-china3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萬高鐵機廠附近的農夫維拉說,雅萬高鐵機廠工程已經造成許多民迫遷,社區環境遭到嚴重破壞,他也在想要搬離。圖攝於3月23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