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大軍集結烏克蘭邊境:拜登與普亭通話,盼在第三國召開峰會「建立穩定關係」

俄大軍集結烏克蘭邊境:拜登與普亭通話,盼在第三國召開峰會「建立穩定關係」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在今年已在烏克蘭邊境集結了大軍,數量創下自2014年俄羅斯發動軍事行動併吞烏克蘭東部領土克里米亞以來的新高。4月13日,俄羅斯警告北約不該介入烏克蘭問題,指控北約將把該國變成一觸即發的「火藥桶」。

編譯:吳宗宜

烏克蘭問題一觸即發,美盼與俄進行談判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在4月13日周二,進行拜登上任以來的第二次首長電話通聯會議,會中美方指出希望在第三國召開高峰會以討論烏克蘭問題。

白宮聲明指出拜登在會中「表達了我們對於俄軍在其烏克蘭佔領區克里米亞及烏克蘭邊境集結的憂心,也呼籲俄羅斯降溫俄烏衝突。美國將會堅定的捍衛其國家利益、回應俄羅斯的行動,例如網路攻擊及介入美國大選之行為。」而拜登也在會中表達希望在第三國召開高峰會的想法,試圖與俄羅斯建立「穩定與可預測的關係」(stable and predictable relationship)。

克林姆林宮則聲明「雙方都展現了願意就全球安全重要議題持續進行對話的意願。」但沒有寫明普亭是否正面回應拜登的邀請。

俄羅斯今年已在烏克蘭邊境集結了大軍,數量創下自2014年俄羅斯發動軍事行動,併吞烏克蘭東部領土克里米亞以來的新高,烏克蘭情報機構告訴《BBC》,俄羅斯額外派出了近16個營、約1萬4千人的軍隊前往邊境,使得烏克蘭東邊境軍和克里米亞駐軍的人數分別都來到約4萬人。這幾個月以來烏克蘭政府與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在烏克蘭東邊境的交火越來越頻繁,自2021年以來烏克蘭已有雙位數的士兵在邊境遭到俄羅斯擊殺。

拜登與普亭通聯的同時,烏克蘭外長克雷巴(Dmytro Kuleba)在同日到布魯塞爾面見北約(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秘書長史托騰博格(Jens Stoltenberg)、各國高階官員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克雷巴指出,「俄羅斯軍隊集結到烏克蘭的邊境,也是集結到民主世界的邊境,這是民主世界與獨裁政體間的衝突。」他也說不能排除俄羅斯近日就會對烏克蘭發動戰爭。

史托騰博格在推特上寫道,「俄羅斯必須停止在烏克蘭周邊集結軍隊,停止挑釁行為並即刻降溫局勢。」而布林肯則表示「美國堅定的支持烏克蘭的主權獨立與領土完整」。但事實上,烏克蘭並沒有得到北約會軍事介入的承諾。

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聲稱,聚集在烏克蘭邊境的軍隊是為了執行軍事訓練活動(combat training exercises),這些訓練將在2周內結束。

4月13日,俄羅斯警告北約不該介入烏克蘭問題,指控北約將把該國變成一觸即發的「火藥桶」(powder keg)。紹伊古指控北約的行動具有威脅性,並以增軍和派出空降部隊前往烏克蘭邊境進行演習作為回應,但他未表明增派軍隊的數量。史托騰博格則指俄羅斯的增軍「沒有正當性並引人憂心,是俄羅斯非法併吞克里米亞以來最大規模的軍隊集結行動。」

烏克蘭與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恩怨情仇

近年來,美國向烏克蘭出售了標槍反坦克飛彈(Javelin anti-tank missiles),提升烏克蘭軍隊的軍事嚇阻能力,而烏克蘭也積極加強訓練其軍隊,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派法(Steve Pifer)指出,俄羅斯現在在攻擊烏克蘭前需要捫心自問更長期、更血腥,需要犧牲大量軍人性命的戰爭是否是他們想要的,這是否會造成國內民眾的反彈等評估。

但情況並非一直如此。2014年3月初,在克里米亞分離主義者的合作下,俄軍進駐克里米亞、封鎖港口以阻止烏克蘭軍隊進駐,烏克蘭政府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抗議,但在3月17日克里米亞民眾公投通過願加入俄羅斯聯邦(該地區在1955年前屬於俄羅斯領土)後,俄羅斯通過讓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聯邦,俄羅斯前後只花了不到一個月就幾乎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克里米亞。

拿下克里米亞使普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從60%提高到80%以上,鞏固了其在國內的政治地位,俄羅斯專家稱這為「克里米亞效應」(Crimea effect)。

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的教授彼得羅夫(Nikolay Petrov)表示,「一波普亭狂熱席捲了整個國家。早在2014年,人們就感到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被允許。俄羅斯人為自己的國家領土擴大感到興奮,這讓俄羅斯人忘記了他們國內的其他問題。」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加斯(Konstantin Gaase)也說,「這種『克里米亞效應』是史無前例的,俄羅斯歷史上的任何事件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列瓦達-芝加哥研究中心(Levada-Chicago Council)調查顯示,自2014年普亭輕易得到克里米亞以來,其支持率先顯著上升,一年後的2015年3月,有70%的俄羅斯人認為併吞克里米亞對國家有利。

然而在大部分的國家皆不承認此次併吞下,聯合國通過決議支持烏克蘭的領土完整,西方國家也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但在沒有國家願意直接採取軍事行動支持烏克蘭,俄烏兩軍也一直在烏克蘭邊境如頓巴斯(Donbass)地區(說俄語的人口為主)進行零星軍事衝突。

由於美國與歐盟的經濟制裁加上國際原油價格下滑,使俄羅斯經濟發展停滯、外資銳減,經濟甚至轉為負成長。俄羅斯的經濟惡化反映在民調上,2015年8月,普亭的支持率下滑跌至59%,人民開始怪罪普亭,認為是他的決定導致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行經濟制裁,使經濟大受打擊。

另一方面,無法促使俄羅斯退兵的烏克蘭前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2019年4月輸給了毫無政治經驗的喜劇演員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而在歐盟,以法德兩國為主的斡旋下,俄烏才終於在2019年12月簽署停火協議,撤出烏克蘭東部邊境衝突地區、交換戰俘。

但俄羅斯依然沒有放棄對烏東地區分離主義者的支持,甚至要求烏克蘭修憲給予分離主義者武裝佔據的烏東區域特殊地位,以及免除分離主義者的刑責。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