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三個步驟把自己拉出「問題心態」,朝「解答心態」邁進

《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三個步驟把自己拉出「問題心態」,朝「解答心態」邁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來說,事情進行得不順利時,我們會更注重「哪裡出了問題」,而不是「我們該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我們卡在「問題心態」當中,尋找我們能責怪的人事物。

文:伊芙・波普拉斯(Evy Poumpouras)

心理韌性

想練就出勇氣,途徑不是每天都享有開心的人際關係,而是熬過艱苦時期、克服萬難。——古希臘哲學家,伊比鳩魯

就算護盾失效,你還有心理韌性

我們雖然必須採取一切預防措施和積極行動,擋下來自這個世界的危險,但有些威脅終究會突破我們的護盾。無論計畫多麼縝密,無論我們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裹上多少層防禦,沒有什麼是百分之百萬無一失,總會有哪個始料未及的人事物令我們措手不及,而這時候就需要心理韌性。

與韌性有關的研究指出,這種能力不是人人天生就幸運擁有的天賦,而是後天習得,就像一座在心中慢慢架起的鷹架,能承受我們的情緒重擔。

心理韌性這項能力,是指我們遇到挫敗之後,能馬上分析、調整,並在精神上重新站起來。擁有這項能力,我們會明白問題就只是個問題,然後迅速並有效地找出解決方案。想培養這種能力,你需要一套可靠的策略基礎。

本章將賦予你所需工具,讓你在面對心理危機時強化自身韌性。

心理韌性有三個功能:

  1. 讓你在面對危機時保持冷靜。
  2. 幫助你有效、有條理地用理智來解決問題。
  3. 從任何心理困境中迅速恢復過來。

活在現實中

詹姆斯.史托戴爾中將是海軍飛行員,於一九六五年越戰執勤時遭到擊落,跳傘逃生後,在敵境遭到俘虜。在接下來的七年半,他被挾持者毆打折磨,直到一九七三年獲釋。史托戴爾雖然遭到北越共的虐待,但終究活了下來,他在那段期間目睹另外幾個戰俘死亡。

作家詹姆.柯林斯曾訪問史托戴爾,問到誰沒能活著離開戰俘營的時候,史托戴爾說那些樂觀主義者沒能離開,而是死於心碎。

擁有某種程度的樂觀心態儘管重要,但面對現實更是事關重大。如果你只專注於正面成果,而實際得到卻是負面的,你很可能無法適應。

我在保護總統的時候,態度固然樂觀,相信自己的保全計畫足以遏阻任何暗殺行動,但也絕對沒傲慢或愚蠢得以為這種事不會發生。我接受了這種可能,而這讓我得以維持清晰思路,並願意尋找解決方案,來應付沒預料到的問題或威脅。我是特勤局探員,我的責任是保護我的受護者、同事、民眾還有我自己,所以我懂得戴上眼鏡、看清楚事情真相,而不是經過美化的扭曲事實。

你如果能接受現實,這種能力遲早能協助你克服困境。意思就是,意料之外的麻煩事遲早會發生,而這時候你必須放下「我不敢相信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的態度,而是換上「這件事正發生在我身上」的心態。這就是我面對的現實,我現在該怎麼做?

了解真正的問題

試著解決問題時遇到的挑戰之一,是確保你要解決的是「真正的」問題。

你有沒有因為腳踝疼痛而去看整脊師,結果發現其實是骨盆歪掉?或是你突然頭痛,結果發現其實你需要配副新眼鏡?有時候我們以為某個問題就是癥結點,而完全沒考慮到其他可能性。

你如果無法解決某個煩惱,或許就該調整觀點,以判斷自己是否專注在真正的問題上。

在我發表關於「如何在工作場合處理衝突」的演講會後,一名女子向我請教一個問題。她在《財星》世界五百大公司的研發部門工作,她告訴我:「有個同事對我非常惡劣,拒絕跟我分享任何情報,就算我們明明應該合作,也不提供我需要的協助或指引。他真的很壞心眼。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對我好一點?」

我看著她。「妳認為問題是,他需要變得更友善?」

「是的。」她回話。

「妳在那家公司工作多久了?」

「我是新人。」她看起來二十五歲左右。

「他呢?」

「噢,他已經待了三十年左右,年紀比我大,大概五十多歲。」

「你們倆都在同一個單位,是同事?」

「是的。」她說。

「我覺得妳問錯了問題,」我說:「『讓他對妳更友善』並非解決方案。妳認定他就是小心眼、他的個性需要調整,但妳想想,這個人已經在公司待了三十年,結果妳出現了,比他年輕,比他新穎,而且薪水可能遠比他低。他會覺得妳可能有一天會取代他,所以他不願配合妳,大概因為他擔心妳如果學會他懂的東西,公司就不再需要他了。問題其實不是『我該如何讓他變得更友善?』,而是需要查明如何改變他對妳的觀點,好讓他不再把妳當成威脅。」

我看到她恍然大悟的那一刻。「噢,哇,」她說:「我完全沒想到這點。」

有時候我們被某個行為影響了情緒,或對某人的行為大為光火,結果扭曲了對真相的認知。

這名年輕女子太著重於自己的情緒,而且深信那個同事討厭她,所以沒能從對方的觀點來評估現況。她把自己說成整件事的主角,而她該做的,其實是走到問題之外,查明同事行為背後的原因,並尋找可行的解決方案。後來,我協助她找到辦法,讓那個同事覺得自己更有價值、不用擔心失業,而且她如何能在與他共事時獲得好處。

有時候,我們雖然盡力試著解決問題,卻還是可能陷入泥淖。發生這種狀況時,試著跟摯友或家人分享你面臨的煩惱。更好的做法是,試著跟你有些距離的人討論,就算你才剛認識對方也沒關係。「向外人尋求建議」看似莫名其妙,但有時候,跟你不熟的人也許能回饋給你更誠實、更不一樣的觀點。

問題心態 vs.解答心態

在找出解決問題的有效辦法之前,我們必須先明白,自己在問題發生時處於什麼心態。

當某件事發生,害你屈居劣勢時,你是不是很難繼續往前走?假設你是公司團隊的一分子,而某個同事就是拒絕做出貢獻,你會怎麼做?回家之後整晚對配偶抱怨,說那個同事害你工作量增加?隔天進辦公室後,找人埋怨這多麼不公平?接下來幾天只想著自己多麼委屈?

以上種種,你雖然確實有理由生氣,但真正的問題是,這麼做能幫助你完成工作嗎?

一般來說,事情進行得不順利時,我們會更注重「哪裡出了問題」,而不是「我們該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我們卡在「問題心態」當中,尋找我們能責怪的人事物。我們只專注於「某件事為什麼無法完成」的所有原因,而不是如何完成它。

研究指出,人類在解決問題時能運用的「心智頻寬」(mental bandwidth)是有限的。人類大腦的執行功能協助我們進行創意思考、專注於工作,並應付出乎意料的挑戰。而這項功能在承受一連串看似無比艱難的挑戰時,處理眼前問題的能力就會受到影響。這就是為什麼,當你被迫應付出乎意料的問題時,較為明智的做法是帶著「解答心態」來使用你有限的心智能量,專心找出解決方案,而不是只想著問題本身。

但我們該怎麼做?怎樣才能把自己從執著於問題的思考模式裡拉出來?答案是遵循以下步驟:

第一步:設定截止日期

有時候,在找出解決方案之前,你需要時間來釐清現況和自己的情緒。需要多少時間,端看問題有多難。

給自己充足的時間,來為你碰上的煩惱進行抱怨或哀悼,因為你如果前進得太快,很可能會壓抑而非接受你遇到的問題。

我因為某個令我氣惱的狀況,而對丈夫抱怨連連的時候,我會設定一個截止日期,可能是一小時、二十四小時或一星期,就看我的情緒波動有多大;時間到了,我就強迫自己放下,繼續往前走。

你需要設定截止日期,才能控制自己花多少時間在情緒波動上。人的行為通常在二十八天後就會變成習慣,所以你如果沉浸於憤怒、鬱悶或自憐太久,就會更難脫離這些情緒,而你絕不希望這成為你日後面對衝突的樣本。

重點是,你需要能夠適應並克服情緒波動,而不是讓苦悶或不必要的鬱悶來給自己增加重擔。就算沉浸在情緒當中,你也必須騰出一隻眼睛望向解決方案。

所以,當事情不順心時,像是收到惡言相向的電子郵件,或你處理的談判案子宣告破裂,或是你和伴侶之間的關係急轉直下,請先給自己時間消化情緒。

如果你消化情緒的方式是哭個淅瀝嘩啦、砸東西,或是對著Netflix嗑一大桶冰淇淋,那就這麼做吧。但在耽溺於情緒之前,你必須先設定截止日期。

第二步:接受

走出情緒波動之後,接受你目前所在的處境。別試著去想「你原本在什麼處境」或「你希望自己在什麼處境」,而是活在你的新現實裡,並帶著「這個問題要由你自己解決」的心態。

記住,心理強韌的特點,就是能坦然面對現況。別期望別人介入、幫你解決問題。我並不是說,如果事情明明不是你的錯,你還得接受別人的責怪或扛起責任。我的意思是,對你的問題主張「所有權」,如此一來,你也將對解決方案主張所有權。

第三步:朝解答心態邁進

解決方案需要創新和創意。走出你的心智和情感框架,俯瞰你的現況,把心態從「問題心態」移向「解答心態」。

你可能已經開始想出一些可能的改善之道,現在該開始把這些計畫付諸行動了。也許問題不會神奇地立即消失,但沒關係。這三個步驟的優點在於,你越是把它們應用在人生裡,你的韌性就會持續增強。

如果某種解決方案無法解決你的問題,那就換別的方法試試。堅持下去,而且發揮創意,別放棄。

原型思考(prototype thinking)是轉向解答心態的一個很棒的辦法。事實上,我在紐約市立大學擔任兼職教授時,也對刑事司法和犯罪學的學生傳授這套解方。

有一次上課時,我請學生想出解決方案,減少青少年罪犯的再犯率。我把他們分成好幾組,給每一組幾張黃色便利貼,給他們五分鐘時間寫下想到的每個點子,不管聽起來多麼愚蠢、昂貴或違法。重點不是「批評」點子,而是「想出」點子。到最後,學生通常能想出一百多個點子,雖然有些原型思考得出的解方看似天馬行空,但大多確實可能找到可行之道來解決的議題。

找到意義

有兩年的時間,我曾經是「頭條新聞頻道」《德魯博士隨你問》節目的執法分析師。德魯博士,全名德魯.平斯基,是電臺和電視臺主持人,藥物成癮的專家,也是我的好友。

某天晚上即將開播前,我和德魯博士討論為什麼有些人能克服創傷,但有些人做不到。他當時問我,我在經歷九一一事件後,是否很難回歸正常生活。

我思索片刻。「沒有,」我說:「那個事件雖然讓我非常難過,但沒有重創我。」

我告訴他,襲擊發生後,我立刻投入工作,自願幫忙搜救。我被分配到大樓倒塌處所在的特勤局指揮站,出一份心力。

我雖然為這場大悲劇感到難過,但我覺得自己當時在做的事更重要,因為我在幫助他人,做出貢獻,我協助那些失去得比我更多的人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在那團黑暗中找到了光明。

「這就是為什麼妳很快就恢復正常生活,」德魯博士說:「因為妳在那場悲劇中找到了意義。」

大約八十年前,精神科醫師維克多.弗蘭克也得出同樣的結論。一九四二年,弗蘭克被囚禁於奧斯威辛集中營,目睹並接觸了納粹的殘酷行徑。弗蘭克獲釋後,回到維也納,寫下《活出意義來》這本書,在書中描述他的觀察:人就是想「在自己的人生中找到意義」。他表示,這份意義能讓人克服痛苦和折磨,並維持初衷,就算承受重大苦難。

體驗過集中營後,弗蘭克做出結論:就算在最惡劣、最無人性的環境下,人生也有意義,而苦難和失落也能進而擁有意義。能否在痛苦中找到意義,將決定我們是否會情緒崩潰,還是能夠站起來、回歸正常生活。如果我們沒辦法在毫無意義的悲劇中找到意義,就沒有辦法活下去。

我當時不知道的是,我在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從事的志工活動,為我的身心健康帶來了正面影響。研究指出,我們主動協助他人時,大腦就會釋放「催產素」這種「快樂荷爾蒙」;研究也指出,志工活動能降低憂鬱,並提升整體活力。

我們如果能在個人悲劇中找到意義、善加運用來改善自己或他人的生活,就能變得更堅強、更強韌。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碰上悲劇,像是失去摯愛、被診斷出健康問題、或碰上殘酷的犯罪事件,可以盤點一下能怎麼做來幫助自己。如果有其他人也遭逢巨變,你可以試著盡力幫助他們。我知道經歷過重大創傷後想找到起床的理由有多難,但維持身心兩方面的活動至關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美國特勤局專家帶你提升心理素質,面對各種挑戰》,方智出版
作者:伊芙・波普拉斯(Evy Poumpouras)
譯者:甘鎮隴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美國911事件倖存者、美國特勤局專家,首度出書分享!
想擁有防彈心態,不再遇事總是恐懼逃避、遇人總是被欺受辱,
就向頂級特務學最強的心理素質、非凡韌性!

社會現實,人心險惡,
面對再大的打擊、再壞的時刻,
你永遠可以做最好的準備,化危機為轉機!

伊芙・波普拉斯曾參與保衛美國總統歐巴馬、小布希、柯林頓、老布希及其家人,更因911事件救人表現,獲頒美國公共安全官員最高榮譽英勇勳章,成為史上獲此殊榮的五位女性之一。她還擁有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位,能文能武的她首度出書現身說法,告訴你如何將專業特勤人員的心理素質訓練運用在日常生活中,在面臨工作生活危機或壓力事件時,做到身心防彈,無所畏懼!

擁有防彈心態,意味著你將變得更強大、更自信、更有力量主導人生。她以自身生活和工作上的經歷,以及所受的特勤專業訓練與你分享:如何克服生活遇劫、上臺演說、與人溝通起衝突等日常的大小恐懼或壓力;你甚至可以掌握情勢,影響他人,為意料之外的事做好準備,保護你自己與生命中重要的人。你會發現,看似專業的特務訓練方法,其實都能運用在生活中,讓你趨吉避凶,韌性十足。

打造防彈心態3要素:

  • 善用恐懼:從認識恐懼的本質,到辨識你的「戰鬥、逃跑、僵住不動」反應模式,當恐懼再一次來襲,你將知道如何應對反擊。
  • 洞悉人心:分辨對方言行背後隱含的真意,看穿他人真正的想法,透過微妙的說服與誘導技巧來掌控情勢。
  • 影響他人:作者貼身觀察過多任美國總統及第一家庭成員,見證他們展現影響力,你也可以學會打造自己的影響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